第2105章 多变的凌悦-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105章 多变的凌悦

    感情就是这样的。相处久了感情都会加深,特别是女人,都是感性的。像施怡这样心肠容易软,耳根子软的人更加好把控。

    “不会的,爸爸妈妈一直都会爱你。你别乱是胡思乱想的。等爸爸回来了,妈妈一定会让他来看你,他要是不来,咱娘两儿就不理他了,让他一个人爱干嘛干嘛去。到时候他自己就会知道咱两娘两儿的重要了。”

    “您说的都是真的吗?”

    “这次一定是真的,妈妈知道之前是让悦儿失望了。但是以后会尽量改正的。所以悦儿也要早日康复哦。”

    凌悦悲伤的点了点头。然后又痛苦的皱起了眉头,一脸的痛苦难耐。

    施怡看了立即就问道:“悦儿,你怎么了?哪里痛?告诉妈妈,妈妈给你叫医生来看看!”

    “不用了,我没事,就是昨天重新手术感觉更痛了一些。有妈妈陪在身边已经感觉好多了。悦儿真的希望妈妈能够一直陪着我,哪里都不要去。妈妈就是悦儿在这个世界上最最重要,最爱的人了。”

    “傻孩子,忽然说那么感性的话,让妈妈心疼死了。”施怡难得听到凌悦说出那么懂事的话。今天的她看起来情况也不是很好,可是她的情绪却明显的有改善。

    昨天的时候,凌悦一生气就像着了魔一样疯疯癫癫的。嘴里不断的嚷嚷着死不死的,今天看着确实平静了很多。

    可是这会不会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奏?施怡有些不安。这么乖巧顺从的凌悦反而还让她感到有些不适应了。可不适应归不适应,她能够这样总归是好的,施怡更愿意往好的方向去想想,而不是往坏处想。

    “如果妈妈真的心疼悦儿的话,就帮悦儿主持一下公道吧。小语的事情始终是我扎在我心尖上的一根刺。不拔掉的话,我总感觉我随时都可能会死掉。总是折磨得我夜不能寐。妈妈,您能理解我这样的痛苦吗?”

    “”

    施怡哑了,她什么都没说。连头也没有点一下。她似懂非懂,她有些明白凌悦想要她做的事情,又有些不明白,凌悦口中说的心中那根刺不拔掉是什么意思。

    “妈妈,您能回答我吗?”

    “我一直都没有联系上语儿,你和她之间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是谁对谁错。妈妈不会偏袒任何一方,你们都是我的女儿。有错就该正确的引导,她让走对的路。这件事,妈妈会亲自办好的。”

    胸口觉得很闷。施怡的双手也有些局促不安的放在自己的双膝上不断的握上又放开。开着空调的病房,却让她觉得有些热,鬓角也热出了细细的汗。

    “那就好。我不是在为难妈妈吧?如果妈妈觉得太为难的话,就算了。反正悦儿受过的委屈也不止这一点。妈妈不想做的事情,悦儿一定不会让妈妈感到为难,就算是委屈,悦儿也能够咽下去。”

    “怎么会为难呢?语儿是妹妹,你当姐姐的知道妹妹做错了什么也是有资格去引导她的。这件事还是由妈妈出面去问清楚吧。你不要什么苦闷都要藏在心里,人会憋坏的。”施怡十分的心疼凌悦。

    总感觉,凌悦受到的刺激越大,就越懂事。

    原来刚才还是她想多了,凌悦说的那话的意思。就是想要自己承受一些。

    “谢谢妈妈,您对悦儿实在是太好了。虽然是这样,我还是要说。语儿妹妹还小,难免会做出一些伤害家人的事情。但是她确实是我们家里年龄最小的孩子,不管她做错了什么,我都认真的想过了。我选择原谅她。”

    “你真的是这样想的?悦儿?”施怡有些不确定的问凌悦。她看到凌悦一脸的认真对她点着头。

    有些掩饰不住的欣喜,施怡笑得很欣慰。双手放在凌悦的右手上,轻轻的握着她的说对着凌悦说道:“果然是我的乖孩子,已经长大了。妈妈没白疼你这么多年。从小到大你都是妈妈的骄傲。现在也是。你是一个好女儿,也是一个好姐姐。妈妈为你感到骄傲。”

    “妈妈言重了,这都是悦儿该做的。以前不懂事,有些事情明白得太晚了。这几天经历了那么多,也看透了很多事情。深思之后,觉得自己有些地方做得也不够完美。变成今天这样其实我谁都不想责怪,可是我也知道,语儿是我的好妹妹。作为她的姐姐,既然是做错了事情,总该去承担该承担的责任的。可是妈妈也非常的重要,不想妈妈因为妹妹的错误而觉得为难。不想你夹在我们的中间,里外不是人。”

    “怎么会呢?你是个懂事的孩子。语儿也是,我想其中肯定是有误会的,到时候妈妈做个局,让你们姐妹两好好聊聊,也把这件事彻底放下。”

    感到非常的欣慰。施怡在今天来之前都还犹豫不决,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够淡定的面对凌悦。可是这个时候她觉得自己没有白来这一趟。

    反而觉得这次来得是对了。太对了!

    “还是算了吧。我现在这个样子,人不人,鬼不鬼的。我出去会吓到别人的。我也不想让语儿看到我这个样子而让她觉得不自在。”

    “悦儿,你看你是不是想多了?虽然是有一些变化,可是你在妈妈的心里依然是最漂亮的女孩子。不要说一些看不起自己的话,更不要觉得自卑。你是我施怡,是凌非岩的女儿。怎么能够没有自信呢?”

    “我现在自己什么样子,我很有自知之明。妈妈你就别安慰我了,我知道我永远都不可能变成一个正常人了。我好恨好恨,可是我知道,这是语儿妹妹造成的!她是我的妹妹,就算我再恨又能怎样呢?为了一家人的和睦,我只能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可是这会让我生不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