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4章 重伤而归-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104章 重伤而归

    “让老秦看一下系统,就知道安全不安全了。我去的时候只和封擎苍正面交锋。没看到他这次有带其他人在身边。出来的时候应该没有被跟踪。”

    “老秦,你快看看去。都不好好干活,让人心慌的。”阿海其实不是害怕自己会怎样,就凭他的身手。随便都可以安全撤离。可是迟浩月目前的情况不妙,若真的被封擎苍盯上了,想要换个更安全的地方就困难一些了。

    “怎么样了?”

    看老秦在电脑前飞速操作着系统,而阿海却是看不懂这些。所以在旁边着急的催促着老秦尽快。

    “马上。从上面看,我们的这个地方还很安全。没有被人发现,也没有被系统跟踪。浩月这次出去确实是没有多大的问题。但却不能完全确认,他没有被其他人看到。”

    “一个女佣发现我的异常,出去的时候,我易容成了厨子的样子。”

    “那这个问题还需要尽快处理。阿海你去吧。浩月现在需要休息,不能再乱跑了。还不歇一会儿,我怕他的小命难保。”

    “你也太小看他了吧。我一点都没有看出来他有何不妥的地方,出去一趟才多久,回来就感觉整个人红光满面的,更像是思春了一样。”

    “胡说什么呢!快去办正事。”老秦也注意看了一眼迟浩月,被迟浩月回瞪了一眼,有些悻悻然的收回了目光,也瞪了阿海一眼。

    “就你说得,我还说不得了。”边说边往外走。等人到门边的时候,已经一点声响都没有了。

    “阿耀的事情,还需想另外的途径,今晚我已经与封擎苍交谈过,他不愿意放人。不过听他的口气,阿耀可能还没有生命危险。就不知道封擎苍会把人藏在何处。他最近所去的地方都没有跟踪到吗?”

    “我也想跟踪下来,可是他最近实在是太滑头了。每次安排了人手想要接近他都被他先发现了。咱们现在手上可以用的人已经是越来越少。如果再这么下去的话,可能很快就要全军覆没了。”

    “看能不能再调派些人回来。此事不解决,决不离开。”迟浩月说这句话的时候目光非常的狠。

    点了点头,老秦也非常的理解迟浩月。不管他做什么决定,他们都会一直跟着迟浩月。他们也相信迟浩月,不会做出错的决定。

    跟着他那么久了,谁都没有见迟浩月出错过,他就是那么的完美。能够用他自身的实力去征服他们哥几个。

    “再给封擎苍制造一点小麻烦。最好是能够和他提出相等的要求。先把阿耀换回来再说吧。”

    会走到今天的这一步,迟浩月一边欣赏着封擎苍,一边又深深的叹口气。

    是有些累了吧。身体上的伤以及胸闷的感觉,都让他觉得脑子的思路没有以往那么清晰了。眼皮变得很重,迟浩月再也顶不住身体所带来的压力沉沉的睡了去。

    等阿海回来的时候就见老秦一个人在忙。这种码农就是如此的,一忙起来就没日没夜的。他是看不懂了,干脆也去做自己的事情。

    次日,依旧是阳光明媚。

    施怡答应了凌悦的事情始终没有办到。因为她晚上在等着凌非岩回家,等了一整晚,到了早上却等来了凌非岩已经出国的消息。

    而且跟着凌非岩一起去的竟然还有凌管家。难怪她怎么等着凌管家回来,都没有等着他人。竟然是跟着凌非岩出国了。那么他是否在凌非岩的跟前乱嚼了舌根呢?会不会说一些不利于凌悦的话?

    心里对凌悦有些过意不去,因为答应她的事情没有办到。早上到了凌悦的病房的时候,她还在睡觉。

    不过这次她好像睡得并不安稳,手术后的疼痛让她不时的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施怡坐在一旁心疼的看着她。护工也被施怡给支了出去了。

    “妈妈,妈妈。你别走、别走”

    忽然凌悦喊道,吓得施怡瞬间变得紧张。挨近了凌悦她小声的问,“悦儿,怎么了吗?是不是做噩梦了?妈妈在呢,没有走,没有走。”

    小声的安稳着凌悦,像儿时一样,在凌悦睡不安稳的时候拍拍她的手背。

    凌悦听到了声音才悠悠转醒,睁眼就看到了施怡在身边。

    “妈妈,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没有叫醒我?”

    “看你睡得熟,就让你多睡一会儿。我听说你昨晚一夜都没睡好。现在感觉好些了吗?伤口还痛得厉害吗?”

    “已经好多了,不过还是有一些痛。”说话的时候,凌悦像是想起了什么,目光在房子里面扫过,让她失望的是,她想要看到的人一个都没有见到。

    裴诗语那个贱人,没有被施怡带过来。而凌非岩也没有来探望生病的她。心中自嘲的对自己说:“爸爸现在都想着裴诗语那个贱人,怎么可能会还记得我?来医院看我就更加不可能的了吧!别做梦了,快醒醒吧。”

    “悦儿,妈妈很抱歉。答应你的事情一件都没有办成。不过你别生气,我往后会好好想办法的。”

    “我只想知道爸爸为什么没有来?”

    “你爸爸他昨晚就已经出差了,现在人已经在国。等你晚些打开电视就可以看到了。这不能怪他不来看你,你也知道他实在是太忙了根本就抽不开身的。等他回来了我一定会好好说他,让他抽个时间来看你好吗?”施怡又对凌悦许下承诺,为了安抚住凌悦,不让她情绪过于激动。

    “我怎么会不知道呢。我能够理解。可是,妈妈,我真的很想爸爸。很想见到他,很想和他说说话。打电话他也不接。你说我是不是变成了没人疼没人爱的孩子了?”一大早的,凌悦就觉得情绪非常的低落。

    或者是真的低落,更多的是想要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让施怡心里难受才是真的吧。她现在已经能够很好的拿捏施怡这个人的心软程度。只要当着施怡的面,随便挤出几颗眼泪来,就能够让施怡心疼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