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2章 主动为封擎苍处理伤口-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102章 主动为封擎苍处理伤口

    不管她想做什么,只要她觉得开心就好。他已经足够压抑了,不想她再跟着自己一样那么压抑。

    收起眼泪,他不过是一个很容易就会在她眼前出丑的小丑。他就是傻傻的爱上了她的一个笑话。

    他越是挣扎,他就沦陷得越深。他明知道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会走出她的这个劫。却还会感到心痛。

    没人知道,她对他有多么的重要。偏偏他告诉她,她却不愿意相信他。不过是一个人心痛,一个人残忍的施虐罢了。那他就踏实一点承受她给的就好了。

    “你在这里,哪里都不要去了,酒也不要再喝了!我去找一下医疗包,很快就会回来了。”裴诗语交代了一声,三步一回头的看封擎苍是不是有乖乖听话。

    等她找了十分钟终于把医药包找到回来的时候,封擎苍已经坐在地上靠着沙发睡着了,而他的脚边还散落着几个酒**子。

    不敢想象,就这么短短的十分钟的时间。封擎苍竟然一个人搞定了这么多**酒,而且还全部都是四五十度左右的!太可怕了!打心底里裴诗语觉得这个男人真的是太可怕了。不是一般人啊。

    人家喝这么多酒,得酒精中毒立刻送去就医吧?而他,清浅均匀的呼吸,证明他确确实实是睡着了。

    所以,她是否需要送他去医院呢?想到封擎苍之前也有过醉酒的精力也就算了。

    细心的替封擎苍把伤口处理干净的同时,裴诗语还会被封擎苍的盛世美颜给吸引住目光。她会不由自主的看这个男人的侧脸,看这个男人绝美的睡颜。

    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个男人果然是睡着的时候最帅。最让人移不开眼。只要是他醒着的时候,不管是什么时候,都会让人恨得牙痒痒的,看到他就让她觉得浑身都不爽快!

    所以这个男人睡着的时候,也没有那么让人讨厌了呢。

    艰难的把封擎苍抬上了沙发,裴诗语已经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了。大床离这个地方实在是太远了,她也没有这么大的气力把这么大块头的封擎苍给移到床上。

    “把你弄到沙发上躺着,已经是够对得起你的了。你明儿醒来的时候也别和我叨叨,说我对你不好之类的话了。而且我也已经帮你把伤口处理好了,你就安心的睡吧。不管你是真的睡着了还是醒着的,反正该做的我都替你做了。不欠你的了。”

    裴诗语看着封擎苍的脸,表情非常的认真的道。

    说完之后,正要起身离开,居高临下的看了一眼封擎苍,又有一些不放心他在这里睡着了会着凉。毕竟喝了那么多酒,可能都已经失去了意识了。晚上的气温确实是比白天的时候要低很多。

    而且,再过两天就要入秋了,往后会越来越冷。现在晚上的凉意也不可忽略。

    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裴诗语还是不情不愿的先去了封擎苍的沐浴间拧了一块温热的毛巾过来,给他将身上沾了血的地方都擦了一遍。当然也仅限身上的。脏的裤子就只能让他继续穿着等他明儿醒来了自己换洗了。

    这件事她就无能为力,不能为他效劳了。

    一切都做完之后,裴诗语还好心的给他盖上了一张空调被才离开。

    等她回到自己的卧室里的时候,已经是满身大汗。她为封擎苍做了那么多,也是耗费了很大的气力的。浑身大汗黏糊糊的,她也没有心思马上就躺下睡觉。

    拿上干净的睡衣,裴诗语这才发现,原来自己的身上还穿着封擎苍的那一件睡衣。而他的睡衣上还有属于他的淡淡的薄荷的香气。

    清香扑鼻,让她忍不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是非常好闻的味道,看来封擎苍这个人的品位还是不错的。没有选择那些昂贵味道却又不好的奢饰品牌的古龙水。这味道就很好。

    冲着温水,裴诗语细细回想了一下今晚所发生的一切。

    这才让她觉得,今晚所发生的一切才是真正的梦境吧。到现在都还没有弄明白,为什么她一场噩梦醒来就会看到迟浩月在她的卧室里出现?

    更没有想,为什么迟浩月来了她的卧室,已经是三更半夜的时间了,封擎苍又会找来?又会这么巧的发现迟浩月也在呢?

    这如果真的是一场梦的话,裴诗语希望尽快醒来。这也太可怕了,她真的不想做那么长又那么复杂的噩梦了。严重的影响了她的睡眠质量。

    冲干净身子之后,裴诗语躺在了床上,怎么都睡不着了。整个人清醒异常。她知道今晚所发生的一切都不是梦。

    拿出手机,上面还有一条迟浩月的短信,这条还没有来得及删除的短信时刻在提醒着自己。迟浩月的出现太诡异了。

    可是她没有再问。因为迟浩月本就不是一个简单的人,她明确的知道这一点。

    在刚刚认识他的时候,裴诗语就知道了,迟浩月不是一般人。他有时候也会出现在她的卧室里,而且她的卧室还是由内反锁的。所以今晚迟浩月出现在这里的时候,也就显得不那么的奇怪了。

    同时,忘了是胡珊珊还是路遥和她说过,迟浩月也经常在凌晨的时候夜出,又会在天亮的时候回来。

    这些都不是一个正常人做得出来的事情。所以迟浩月的身上也一定隐藏着一些她所不知道的秘密。这些秘密,不知道是否与她相关。

    想到了迟浩月家里的那个极大的藏书房,裴诗语非常仔细的是回想,是不是自己错过了什么?她找到自己的身世,会不会过于简单了一些?

    在她没有找到她的身世之前,就一直都有向迟浩月追问,他也一直都没有开口告诉她。可是为什么偏偏让她在书房里发现了那些秘密?尽管那些不愿意让她的知道的秘密藏得有多么的好,可是此时却让裴诗语开始觉得疑点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