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1章 封擎苍落泪-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101章 封擎苍落泪

    封擎苍笑看着裴诗语,那笑远不达眼底。被这一句句话问得裴诗语吞了一下口水,扯了一下唇角。她无法回答得了封擎苍。

    她才发现自己,总会因为他的一些问题变得哑口无言。他说的确实没错,看到他活着,让她感到难受又庆幸。

    她才是纠结的那个人。他还可以继续喝酒,还可以嘲笑她,那她来这里又是为了什么?

    可是

    他这么对待自己,让她觉得难受极了啊。不是她真的想来,而是她无法控制自己。

    “你的伤也算是我我造成的,我来帮你包扎。算是补偿对你的损失。”艰难的说出这一句话,裴诗语已经在房间里面开始四处翻找了。

    她找的是医药包,这个家里应该会备有这些东西的。可是她四处都找过了,也没有找到医疗包,找得有些烦躁。

    “很晚了,你去睡吧。我的伤并不碍事。明天自己就会好了。”

    “你不消毒,不上药,不包扎。你还相信伤会自己好得了吗?我看你今天不死,明晚也差不多了!”裴诗语没好气的瞪了封擎苍一眼。

    为什么他也要像迟浩月一样,那么的不懂得爱惜自己的身体?而且她都说了要给他包扎了,为什么还要说这样的话来让她觉得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她只是想要为他做一点什么,换来一些她自己的安心好受。难道这样他也不愿意成全她吗?

    “活着或许还没死了快活不是吗?”轻轻的低喃,封擎苍低下头嘲笑了一声自己。喝了一口苦涩的酒,这口酒却格外的难以下咽。

    呛得他猛咳了起来。“咳咳咳,咳咳。”

    裴诗语看他咳得满脸通红,才有些担忧的跑到他的身边,温热的手在他的背上轻轻的拍打,抚顺。

    “你这个人,能不能让人省心一点?明明知道自己受伤了还要喝酒!”

    嘴里叨叨着,她看封擎苍也没有刚才咳得那么厉害了,可是他的脸依然是红彤彤的。感觉很奇怪,裴诗语又问:“现在好一些了吗?”

    封擎苍却忽然拿下她的手,握在自己的手心里。紧接着就把她的手心摊开,放在他受伤的伤口上。

    他问:“你摸也摸到了,你觉得它会好受一些吗?”

    “你!”受伤周边的血液已经变得有些凝结了,黏糊糊的沾在裴诗语的手上,她的手掌瞬间被鲜血给染红了。离着他很近,血腥的味道也刺激着自己的感官。

    “我很感谢你是来了我这里,而不是跟着他离开。不然我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做出什么后悔的事情来,小语,谢谢你。”

    看着裴诗语,封擎苍就这样流下了泪水。

    晶莹剔透的泪珠,从这个男人的眼尾滑落。裴诗语怔住了,她无法理解这一刻,这一刻封擎苍为什么会变得那么感性?他是怎么了?

    难道就是因为像他说的那样,因为她没有去找迟浩月,而是来看他,就让他感动得热泪盈眶吗?

    不是说好的男儿有泪不轻弹吗?不是说好的,这是一个残暴不仁的总裁先生吗?不是说好了,他不过是一直在利用她吗?可是现在算什么呢?

    是爱吗?是感激吗?

    “你怎么了?”尽管难以启齿,裴诗语还是含着复杂的情感问了出声。她很难忽略,她的喉咙也有一些难受,她的鼻子也有一些酸涩。

    看到那么感伤的封擎苍,她也觉得自己被悲伤笼罩住了。

    “高兴的。”

    “仅仅是因为高兴就要哭吗?封擎苍,你能不能不要再演了呢?你到底想要装到什么时候?你以为你这样,我就会喜欢上你吗?!”

    忽然变了一个态度,裴诗语推开封擎苍的手。动作太大,导致她没坐稳,身体向后靠去。沾满了鲜血的手也按在了封擎苍的沙发上。灰色的沙发沾了血的地方,瞬间就变得暗红了。

    “不会,我也不会这么想。若是这么简单就能让你重新喜欢我,你就不是我熟悉的小语了。很晚了,去睡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去就去!你以为我很喜欢多管闲事吗?你既然不想活了,我也不会管你的!你爱怎么就怎么吧!”裴诗语赌气一般的说出这些站起身就要走。

    在临走之前,她还是停了一下。就这样离开了,感觉自己是害怕了封擎苍,裴诗语越想越觉得自己不该这样走掉。

    他越不想自己做什么,她就越要去做,和他对着干,才会让她觉得是在报复这个人!

    封擎苍也不会理裴诗语是走了,还是没走。好像已经不重要了,在今天并不是那么的重要了。

    她能够到他这里,没跟着迟浩月离开。就已经足够让他意外了。所以他应该多喝几杯庆祝。庆祝自己的女人没有跟着野男人走吗?真是可笑

    “喝喝喝!第一天你就是在喝酒!喝得醉醺醺的,时常就看到你喝酒!你现在还在喝!你就是天生的酒鬼!我看早晚喝死你得了!”眼见封擎苍这么折磨自己,裴诗语就来气。

    抢过封擎苍手里的酒**子,就给他倒了满满第一杯酒水。然后看着他喝下去。

    封擎苍却没有如她愿的继续喝,而是有些呆愣的看着忽然有些暴走的裴诗语。表情非常的无辜,他都不知道裴诗语是怎么了。

    难道她不喜欢他,他多喝两杯麻痹一下自己都是错了吗?

    “那你想怎样?”放下手中的杯子,封擎苍无奈的看着裴诗语。是不是,不管他做什么都是错的呢?

    “我说了,你的伤是我造成的。那我就要替你把伤口清理干净,这样就不算是欠你的了!我不喜欢亏欠你的。这会让我不舒服!”裴诗语不满的道,小嘴高高的嘟起来,可以看得出来她也是非常的纠结。

    “好,那你动手吧。”封擎苍相当的配合张开自己的双臂,给裴诗语腾出了一个大大的空间。一副。你随意,我无所谓的样子,等着裴诗语过来给他包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