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0章 与你何干-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100章 与你何干

    带着迷茫,裴诗语走出了击剑室。出去之后,她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向左,一个向右。左走是回到自己的卧室,右走是去封擎苍的卧室的方向。

    封擎苍先离开的,他离开所走过的地方,也留下了斑斑血迹。看着这一滴一滴的鲜红,裴诗语的双脚就像是被双面胶粘住了一样。

    想回自己的卧室,却又在心中担心着封擎苍的情况。毕竟是她害得他受伤的,她是否该去慰问一下?可是看封擎苍那样离开了,并不愿意和自己多说的样子。

    犹豫,思想的左右摇摆。让裴诗语无法做出一个正确的决定。

    最后她闭上了双眼深呼吸一口气。因为出于不安和担忧内疚,她告诉自己:“还是去看看吧。就去看看他死了没死,如果死了也省的我自己再出手了。这样也挺好的。”

    对自己这样说了之后,裴诗语迈开了脚步,跟着血迹来到了封擎苍的卧室门口前停下。微弱的灯光从开着一条细缝的门射出来,裴诗语的从门缝由外看到内。很遗憾,她什么都没有看到。

    她也没有主动来过封擎苍的卧室,因为这是他们第二晚在这个地方留宿。也就是这第二晚就发生了这样意料之外的事情。

    卧室内透出来的灯光把裴诗语的身影打在了墙上,她的影子也折了一道。显得有些局促不安。既然来都来了,鼓起勇气,裴诗语敲响了封擎苍的卧室门。

    “叩叩。”

    “是我,可以进来吗?”

    裴诗语问道。却没有人回答她。再问了一声,裴诗语的心咯噔一下跳了起来。

    “该不会是人已经死了吧?不会那么快吧?这才几分钟?伤也没有太重。难道真的就这么短命?这么快就翘辫子了?!”喃喃自语,裴诗语不知道里面的情况到底是什么样的。但是封擎苍没有回答她,就让她感到格外的担忧。

    不再犹豫,裴诗语重重的推开门,大步走了进去,进门之后就四处张望。并没有看到封擎苍在卧室里。

    她刚才不过是想了数分钟,就这么短的时间他能去了哪里?而且她是跟着他留下的血迹过来的。难道是自己找错地方了吗?封擎苍不在这里?还是说

    心中升起了不好的预感,裴诗语怀疑在这里找不到封擎苍,是因为封擎苍食言了,趁着迟浩月身受重伤,而她一时大意,封擎苍或许已经出去最迟浩月了!当这个想法在她的脑海里形成的时候,裴诗语就跑到了阳台上。

    双眼看向远处。让她感到失望的是,她什么都没有见到。没有了迟浩月,没有了封擎苍。就单单只剩下一个人在这里。

    “在找什么?是看我有没有追出去?”封擎苍不知道从何处忽然出现,光裸着上半身,手里还拿着一**酒和一个杯子。

    裴诗语听到了声音就回头看去。封擎苍已经脱掉了上半身的衣服,他的伤口也就暴露在了视野之中。鲜血并没有止住,还在源源不断的往外流淌。格外的扎眼。

    再看到封擎苍大大咧咧的给自己倒了一杯洋酒,仰头一饮而尽。裴诗语紧皱起了眉头。

    “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是在担心我会食言跑出去找他吗?就这么的不相信我?”封擎苍喝了一杯没觉得好受,又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

    又是一整杯下肚,才感觉火辣辣的感觉在肚子里面逐渐有了暖意。刚才那种全身冰凉的感觉,也渐渐被驱散了一些。

    可能是因为烈酒能够让他暂时的忘记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他反而更愿意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拿着酒,他找了一个地方随意的坐下。

    脚抬起搭在了茶几上,封擎苍也没了以往优雅的姿态。给人一种自暴自弃的感觉。

    “我是来找你的,我想看看你是死了还是活了。看到你好好的,我就放心了。”被封擎苍一语道中了心事,裴诗语有一丝尴尬划过脸上,最后又把自己来的初衷说出来。

    “太美丽的爱情,总会因为一些无法解释的事情而变得让人痛苦不堪。很遗憾的告诉你,我没死,是让你失望了吗?”

    这话说得实在是过于伤感了。

    裴诗语诧异的看像封擎苍的时候,他正被忧郁包裹着全身。他悲哀的目光,看着她。

    不,不是看着她的。或许是正在看着她,而他真正想要看到的却是藏在她记忆深处的那个她。

    “没有。”

    “是吗。那我该感到高兴的。这酒不错,虽然很烈,却不苦涩,想要来一杯吗?”

    封擎苍举着手里的酒杯,从盛满了酒的玻璃杯看向站在阳台处的她。看她一步步接近他,越来越近,他笑了。

    “别喝了!你不要这样一幅要死不活的样子行不行?你这个样子装给谁看?你不过是受了一点小伤而已!至于变成这个样子吗?你觉得会有人可怜你吗?!”

    裴诗语不知道为何自己会忽然冒起那么大的火气,看到一杯接着一杯的酒往肚子里面灌的封擎苍比迟浩月更让她来气。

    为什么这两个男人,就没有一个能够让她稍微省心一点的呢?为什么都是要这样子,轻而易举的就让她揪心?

    害得她会觉得只有她才是一个坏女人,是因为她的关系,才害了这两个人!可她也从来没有亏欠过他们的什么啊。她也曾在事情还没有发生之前就劝说过他们不要那样做的啊!是他们一意孤行,为什么要用道德绑架了来为难自己?

    “我喝我的,与你何干?你不是心心念念想着那个男人吗?你既然想他的话,就去找他啊!何必来管我是死是活?现在你也已经见到了,我活着,好好的,就算是被你伤了心,就算是心里痛得要死,我都还是好好的。我可以继续喝着美酒,我可以满不在乎的样子。我已经如此了。是想要得到你的怜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