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1章 为什么房间里面会有血腥味-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091章 为什么房间里面会有血腥味

    脚下的水蛭又如流水一样倒流慢慢的回到了那个男人的体内,一点点爬着回去。有规律的。那个男人显然还不知道这一点。裴诗语忽然看到自己的手上发出了一丝绿光,很弱很弱。

    这丝弱小的绿光,不足以让她看清楚男人的脸。

    终于裴诗语深呼吸一口气,勇敢的踏出了第一步。当她踏出第一步的时候,脚边的水蛭也害怕的退去,没有再围绕她过来的。

    发现了这个情况,裴诗语的心忽然紧了一下。双手紧紧的握成拳,她说:“你在哪里?”

    之前这一句能够像一个魔咒一样,让那个男人忽然变了一个人似的,此时裴诗语觉得这句话应该依然有用。

    “白,白,一片白,两片白,三片白”

    男人双目无神的在四周张望,他的嘴唇轻启,一只水蛭竟然从他的嘴巴钻了出来,裴诗语此时都已经离男人大概有三步的距离那么远了。当她亲眼看到这个男人嘴里爬出这些恶心的东西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尖叫了出声。

    而可能正是因为受到的惊吓太大了,她发出这声尖叫的时候,也成功让她从梦中惊醒。

    一身冷汗的坐了起身,裴诗语如受了惊的小白兔一样,抱着自己的双臂瑟瑟发抖。

    “为什么?为什么每一次做的噩梦都像是真的一样!为什么”喃喃自语,裴诗语还没有从哪个可怕的噩梦之中回过神。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有些事情只要不去想,就不会再梦到了。小语,我不在你的身边,你的情况看起来非常的糟糕。”

    “谁?!是谁!谁在那里?!”受了惊吓的裴诗语,刚刚醒来,还没有彻底回魂,听不出这个男人的声音是谁。

    可是她却可以看得到纱帘后那个忽明忽暗的影子,纱帘被吹起,他的影子也时大时小的。

    “你觉得会出现在这里的还能有谁呢?”

    再听到声音响起的时候,男人的声音已经变得有些低沉沙哑。裴诗语的头皮开始发麻,说真的她根本就分不清楚那个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打开床头的灯光,她依然看不清楚那个人的身影。

    可是她就是觉得这个人的身形和封擎苍的很像,不知道为何,忽然来了很大的火气。她对着那个暗影,大骂一声:“封擎苍?你神经病啊!三更半夜不睡觉,跑来我房间吓唬人干嘛?你脑子是不是又坏掉了!?给我滚出去!”

    “原来你只能想得到他?真是让人伤心呢。不过几日不见,我已然一点存在感都没有了。”

    “叩叩。”

    男人语带难过的说道,此时门外也传出来敲门的声音。裴诗语不知道为什么忽然闭上了嘴,耳朵竖起,认真的听人敲门的声音。

    “叩叩”

    “咔”门把手被人扭动的声音。裴诗语扭头看向门的方向。一个人影走了进来,床头上的灯光虽然很微弱,却足够让裴诗语看清楚了,从门外进来的人正是封擎苍。

    那么,进来的人是封擎苍,在窗户边的那个身影又是谁呢?快速的扭头去看刚才那个男人藏身的地方。

    可是再看的时候,哪里还有人影?就连一点鬼影都没有了吧!为何会忽然消失不见了?裴诗语惊得发不出声来,二话不说从床上光着脚跳了下去,快速跑到刚才男人藏身的地方探个究竟。

    “小语?是我吵醒你了吗?”封擎苍看到裴诗语从床上跑了下来去了窗边,他的目光也跟着她娇小的身影一起移动。看到她好像是在寻找什么,封擎苍才觉得情况不妙。

    开了卧室里的大灯,他快速走到裴诗语的身边。走到了阳台上,看向窗外,月光很足,正是月儿最圆最亮的时候,借着月光,他能够看得清楚屋外的一切。

    裴诗语看到封擎苍也过来了,她也没说话。忽然直接,她好像明白了什么。可是想到如果真的是那个人的话,又太扯淡了。

    他还受着重伤,怎么可能会出现在她的卧室里?而且她的卧室还是在二楼。虽然不算太高,可是楼层也不矮,那人是怎么爬上的阳台,又是怎么知道她人在这里的呢?

    这一切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所以裴诗语摇了摇头。对着自己说,不可能是那个人的。

    “怎么了?是有什么事吗?为什么跑到这里来。”封擎苍也找遍了,没有察觉出什么异样。可是他却能够从空气之中嗅到一丝的不同寻常。

    是血腥味!

    “我”裴诗语欲言又止的看着封擎苍。她不知道该不该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封擎苍。她知道,她的卧室里出现了一个陌生人,这个人,却能叫出自己的名字。

    而且说话的时候的语气,也很怪异。像是与自己相识的。可是为什么与自己相识,却又不敢出面和自己对视?为什么要做偷偷摸摸见不得光的事情?

    “怎么了?告诉我。”封擎苍鼓励裴诗语。他察觉到了裴诗语有些不一样,她的眼神闪烁游移,就证明了,她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而且这和她忽然从床上下来有关。

    封擎苍再看向阳台,此时他已经走出了阳台。裴诗语依然避而不言,不知道为何,突然之间她感到了一丝害怕。这个害怕是小心翼翼的,她害怕封擎苍会发现一些什么。

    “小语,为什么你的房间里面会有血腥味?是你受伤了吗?”封擎苍的目光在外寻找着可疑的一切,嘴上也不忘记询问裴诗语。

    “有吗?我怎么没有闻到。是你的嗅觉出现了问题了吧?我的房间怎么可能会有血腥的味道。”裴诗语听到封擎苍这么说的时候,血腥味也窜进了她的鼻腔里。虽然气味很淡,可是却还是能够分辨得出来的!

    “哦?是我的嗅觉出问题了,还是太灵敏了呢?要不你再仔细感受一下,你确定没有受伤的人到过这里吗?”封擎苍似笑非笑的回过头看了裴诗语一眼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