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7章 迟浩月的短信-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087章 迟浩月的短信

    裴诗语这么对她,就应该想到,她不是善类。虽然她曾经可能是,如今就一定不是了。就算她可以对待一个外人好,却绝对不会放过伤害过她的裴诗语!

    如果不是裴诗语用非正常的手段勾引了封擎苍的话,封擎苍又怎么会被她迷了心智?又怎么会为了她而出手伤自己性命呢?这才是凌悦一直都放不下的!

    夜深的时候,裴诗语因为吃得太饱了,怎么都睡不着。躺在床上辗转难免的她,脑子又开始乱想了。

    先是整理了一下她这些天的所经历的事情,所见到的事情。她都在脑子里面滤了一遍。最后她的脑子之中还是出现了那个在华医生医院里面的重症病人的影像。

    可能是因为过于神秘,可能是因为她的目光和那个男人对视在一起过。所以才让她觉得那么的难忘。

    华医生的手机,她已经还给了华医生。可是那张相片已经深深的如烙印一样的刻在了她的心里深处。

    见到了真人的时候她是震撼的。导致她现在都没有办法入睡。

    夜更深,裴诗语迷迷糊糊间就快要睡着了。压在枕头底下的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让她又立刻变得清醒异常。

    先是睁开眼看了一眼房间内是否有其他的人在,是否有陌生的气息出现。确定安全没有外人在的时候,她才极快的拿起手机将自己的头埋在了被子里。

    她等到了,是迟浩月的信息。

    “小语儿,今天让你为我担心了吧。别担心,我的身体很好,手术也很好。再过不久,我就可以去找你了。今天想了一整天,脑子里都是你想和我解除婚约的事情。有一些慌乱,可是我还是鼓起勇气再次找你,告诉你,我不会和你解除婚约的。我不同意,”

    看着这条有些长的短信。裴诗语的心暖暖的。

    屏幕很亮,刚刚睁开眼的她,就被强光刺到了双眼。感动的泪水默默的度眶而出。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面对迟浩月的时候越来越感到无力。

    是他对她太好了,还是自己对迟浩月的感情变深了?那是因为他们曾经美好的情感,才会有这样的体会吗?

    颤抖着手,她回了一条非常简短的信息过去。

    “嗯。”

    就这么一个字,她回了过去。

    迟浩月这边收到了短信,却皱起了眉头。感觉裴诗语的反应非常的不对劲。他现在扮演的角色和她是未婚夫妻,在他对她说了那么感人至深的话之后,她不应该即刻打一个电话过来吗?

    难道说是封擎苍此刻正在她的身边,所以她有些不方便呢?若是不方便,裴诗语也不会看这个短信。很快这个想法就被迟浩月推翻了。

    但是又马上衍生了另外一个可怕的想法,那就是,裴诗语的手机或许已经到了封擎苍的手机,给他回短信的人不是裴诗语,有可能是封擎苍本人?!

    越想越觉得不可能。迟浩月此刻安坐着,看着桌面上的手机有些发呆。

    “浩月,你能不能行啊?一个小妞也需要花那么大的气力去对付她吗?实在不行就让兄弟们出马好了!看你把自己搞得那么狼狈的样子,真是给兄弟们丢脸呐!”

    已经是深夜了,迟浩月此时又是在什么地方呢?在他身边如此亲昵的叫他的人又是谁呢?能与迟浩月称兄道弟,还敢取笑他能力不足的人又是何人?

    “此事不需要你管!我看你最好是将你手上的事情办好再去说别人。让你监视封擎苍的一举一动,你都办不到。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那是我没办到吗?阿海不行!他手底下的都是些什么人。一点小事都没有办好,还让人给跟上了,要不是我足够聪明拦住了封擎苍手下的人,咱们早都要被一窝端了!”

    “阿海,这事确实是你失算了。咱们一队人马回国,都没有快速搞定封擎苍。传出去,怕是要没脸回去了吧。”迟浩月冷嗖嗖的看了一眼那个叫阿海的人。

    阿海的头顶上有一块很大的伤疤,看着像是被刀砍的。从耳后一直斜着到脖子处。除了这道伤疤,他裸露在外的胳膊还有一副很大的纹身,纹身很有深意,因为乱七八糟的,无人能看得懂上面纹的都是些什么。好像是一幅接着一幅纹上去的。杂乱之中有带着一丝美感。

    “啊耀还在封擎苍的手上,老秦不是也没找到阿耀的下落吗?怎么不抓紧找找阿耀的下落?”

    “这我就无能为力了,我的能力已经受限。只要是没有互联网的地方,我都没有办法找到阿耀。你也是知道的。”原来这位刚开始就挖苦迟浩月的人就叫老秦。

    这个地方,任谁都不可能想得到是何地。迟浩月从受伤的时候就一直在这个地方。在这里治疗身上的伤,也在这里工作,更在这里监视着他所能看到,他想看到的一切的一切。

    封擎苍家里还有他公司里面之前被装的监视器,实则都是出自这位叫老秦的手。他们所使用的监视器都是微型的,国内还没有。并且这种微型监视器也是出自老秦亲自发明的。

    所以封擎苍想叫顾墨去查探这款监视器的商家多把监视器卖给了何人,其实也非常的困难。因为查来查去,老板就是和迟浩月呆在一起的老秦。顾墨和封擎苍的一举一动最后也都还是被迟浩月给知道了。

    “你们觉得都过了这么久了,阿耀在封擎苍的手上,还活着吗?我感觉生还的希望不大,可能已经被……”老秦做了一个手势。将自己的手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

    “你且闭上你的乌鸦嘴。阿耀怎么会那么容易就被人做了。封擎苍为人谨慎,他可能觉得留着阿耀还有用处。应该还没有那么快就对阿耀动手,要动手也得等阿耀没有价值的那一天。”阿海白了一眼老秦,并鄙视他的智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