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0章 一定是梦-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090章 一定是梦

    “如果将来的有一天,你会恨我的话。我也不会去寻求你的谅解,我们立场不同。”迟浩月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手上多了一样东西。

    散发着淡蓝色的光晕的球体,不是很大。直径也是七八公分这样。越显露出来,蓝光就越强。

    而当这个球体出现的时候,裴诗语手上也微微发出了绿光,像是在和迟浩月的这颗球体相呼应一样。蓝光越强,裴诗语手上的纹身所散发出来的光芒也就越强。

    这两道光在卧室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也成功的照亮了整个房间的角角落落。当迟浩月把这颗球体放在裴诗语的眉心上的时候,裴诗语手上所散发出来的绿光就逐渐弱了下去,像是被压制了那般。

    最后变得暗淡。卧室里也被这球体的蓝光所覆盖到每个角落。慢慢的蓝光消失,归于平静。

    睡梦中的裴诗语,再一次开始做起了噩梦。

    这次的噩梦内容是关于她在华医生的小医院看到的那个身患重病的男人的。她看不到那个男人的正脸。只能看到一条条鲜活浑身是血的水蛭。从男人的体内爬进爬出的,好不恶心。

    而那些从男人的肚子里爬出来的水蛭一条条的非常有秩序的全部都向她的这个方向而来。封闭的空间内,她和男人各站一角。

    他嘴角噙着嗜血的笑容直勾勾的看着她,好像是在对她发出挑衅,又好像是在对她说:“你已经在我的手中,无处可逃,是你让我沦为这些低等物种的血容器。现在我也让你尝尝被这些玩意儿折磨的快感!”

    “不,不,不要!不是我害的你。你让它们走开!不要再过来了!”

    “原来阿耀还没死,小语,问他在何处。只要你问他在哪里,这些可怕的东西就不会再攻击你!”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在哪里!”裴诗语在梦中急哭了,她能够听得到一个声音在和自己说话,可是她看着封闭的空间,除了和她对视的男人之外,再无其他人在此处。

    水蛭像长了脚一般,也像是灵活的蛇,可是看起来却比蛇更加恶心百倍千倍。裴诗语强忍着自己想要呕吐的冲动。这些东西靠近她,让她看得更加清楚,毛骨悚然的感觉让她浑身都竖起了汗毛。

    “若是你不问,那这些东西是怎么对待他的,就会怎么对待你!告诉我,他在哪里?!你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陌生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裴诗语在梦中的封闭空间之中不断的后退。直到她退无可退,背后被看不清摸不着的东西挡住了去路,她逃也不是。

    “去吧,她已经成为你们的俘虏,现在就去尽情的享用你们亲自俘获到的美食吧。你们已经很久没有美餐一顿了,现在就敞开肚子的吃,将她的血通通喝光。”

    “不要,我什么都没有做过。我也不认识你!你不能这样对我!”

    那些水蛭已经扭着肥胖的身子,到了裴诗语的脚边。足有数百只那么多,每一条从男人的肚子里钻出来都带着血丝的。这些血渍随着水蛭的爬行留下了一道道血路。

    裴诗语的眼睛都红了,瞳孔放得极大,她不敢置信的看着男人的肚子,再看看这一片会动的血红。好像是没完没了一样。

    脑子里依然在不断的出现一个声音,让她问,他在哪里!他在哪里!裴诗语终于是忍受不了这份恐惧,脱口大喊出声道:“你在哪里!”

    “你在哪里?你在哪里!你在哪里!”

    迟浩月看着裴诗语的身体全身都紧的收缩起来,蜷缩成了一个婴儿还在母亲的腹中的形状。他就知道,裴诗语现在在梦中承受着多么大的恐惧。

    这是自然反应。看着热汗从她的额头不断的冒出。他有些于心不忍。

    在她问出这一句的时候,时间就像是静止了一般。那些都已经爬上她的脚踝的水蛭也一动不动的。就像是中了魔咒一样。

    裴诗语害怕的看着和她同处一室的男人。她已经吓得全脸发白,唇无血色。可是那个男人却像是一个傀儡一样,忽然之间也没了灵魂,充满迷茫的看着她。

    又如念咒一样,裴诗语说出那句话:“你在哪里?”

    迟浩月也在静静聆听,他的手按压在裴诗语的眉心上。那颗蓝色的球已经无所踪。

    “我、我、我在哪里?我在哪里??我是谁”

    裴诗语有些错愕的看着那个刚才还很霸气侧漏的男人,此时他竟然像一个没有心智的三岁小孩一样拍打着自己的头。重复着这两句话,像是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忽然之间,他的手伸到了自己穿了一个窟窿的小腹上。一把就抓出了一手的水蛭,拿到眼前一看,他的脸瞬间变得狰狞,然后破裂。

    “啊啊啊啊!滚开滚开!滚开!从我身体里出去!滚开!”男人的手不断的掏自己的腹中,那些水蛭也越掏越多。而他就像是陷入了自己制造的深渊之中再也出不来。

    瞪大着双眼看着这一幕,裴诗语显然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剧情为何转变得这么快?她此时又在哪里?看着封闭的空间,裴诗语开始想要找一个出口。

    她不能在这里,这个地方不是人呆的。她应该是在睡觉,为什么会忽然出现到这个地方?

    “对的,一定是梦!我不可能会出现在这个地方的!是梦!我要醒来,我要醒来!”梦境中的裴诗语不断的对自己说这一句话。她也时刻在提醒着自己,这个梦不能持续下去。她会受不了的。

    可是这个封闭的地方,没有一个可以出去的出口,裴诗语的目光最后放在了那个有些发狂的男人身上。

    所有的地方都找了,唯独那个男人的身后,她没有去找过。他的身后会不会藏着一道门呢?她不知,可是她也没有足够的勇气去靠近这个男人!可是为了生存下去,有些事情就算是不敢做,她也要勇于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