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9章 赐予的记忆-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089章 赐予的记忆

    就这两个最危险的地方,其实也都是最安全的。他明明就知道他们的密室就在这栋别墅内,却还敢给裴诗语安排了那间卧室居住,也正是因为知道,裴诗语再聪明也不会想到,在她所住的地方竟然会藏着一个大秘密。

    从密室出来的时候,迟浩月已经变了一个人。

    直接从楼上下来。

    胡珊珊还没有睡,这个时间点,主人们都不在家里。她们当佣人的其实早就已经可以去睡觉了,可是她总觉得这个房子里在晚上的时候特别的安静,越安静反而越让她觉得害怕。可能是因为房子确实是太大了,她住了那么久都没有习惯。

    独自坐在大厅的沙发上,只有主人不在的时候,她们敢坐在这里,主人在的时候,她们都不能在这个地方坐下的。抱着抱枕,胡珊珊听着电视的声音的同时,也听到了很轻很浅的脚步声。

    因为夜里足够安静,她又处于害怕的状态,就更加会注意周遭的情况。

    “年轻厨子,你这么晚了要出去吗?我刚才都看你睡下了,你怎么还起来啊?而且你怎么从楼上下来了?这么忽然出现,真是吓死人了。”听到了脚步声越来越真切,胡珊珊才猛然回过头去看了一眼。

    看到是年轻厨子,她才放心的拍了拍胸口。

    年轻厨子看了胡珊珊一眼,眼神异常的冰冷。没有以往那些年轻人充满的活力,反而像是在用冰冷的眼神警告她,不要多事。

    胡珊珊在接到这个眼神的时候,就愣住当场。张着的嘴巴也半天没有再合上,为什么她会觉得,这个年轻厨子和以往的不一样呢?看起来怪怪的。脑子里这么想,她也确实是被年轻厨子那个可怕的眼神给吓到了。

    看着年轻厨子穿着得体的衣服往外走,胡珊珊不由得多看了一眼他的背影。感觉年轻厨子夜里还长高了不少,难道是因为他穿着崭新的皮鞋的缘故吗?

    胡珊珊没敢多话,一个人坐在这里,她也觉得有一些慌了。特别是年轻厨子诡异的行为,让她更觉得这个大别墅可怕极了,浑身都不自在,也坐如针毡,很快就从沙发上起身,关了电视匆匆往自己的佣人房跑去。

    她没有将此事告诉路遥,她害怕路遥会笑话自己。而且年轻厨子平时都是对他们和颜悦色的,大家相识久了,也都是有说有笑的。路遥肯定不会相信她见过不一样的年轻厨子。

    所以她就不说了,躺在床上的她怎么都睡不着,满脑子都是那个眼神。导致她还做了噩梦了。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她就把自己见过年轻厨子的事情全给忘了。

    裴诗语给迟浩月发了这条短信之后,就觉得自己实在是过于敷衍了。迟浩月冒着那么大的风险,还不放弃她,还心心念念想着她,给她发短信,主动联系她。

    这些都是让她觉得感动的。可是她就只回了一个字给她,裴诗语怎么想都觉得自己做得有些过分了。

    可是她也很清楚,在她看到迟浩月的短信的那一刻,她确确实实的是感动的。而且热泪盈眶。可这一份感动,很快就消散了。就像是前一刻发生了,后一刻她就没有任何的感觉那样。也让她怀疑自己,对于迟浩月,她到底有没有感情?

    这个答案在裴诗语的中心是明确的,她对迟浩月没有特殊的情感。更多的是他给予她的那份感动,是恩情。

    她欠他的太多,因为对迟浩月感到有所亏欠。所以她很容易就被迟浩月的所作所为给感动了。

    抱着被子,裴诗语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思绪已经足够杂乱了,心中又隐隐觉得不安。

    卧室的灯已经被她全部熄灭,只有几缕清冷的月光从窗户外洒落在窗棂上,微风把纱帘吹得在空中舞动。

    为何她会觉得,今晚可能会有一些不好的事情发生?可能是自己近期想的事情太多了,过于焦虑了吧。裴诗语这样安慰着自己,并且劝说自己赶紧睡着吧。时间已经很晚,凌晨一点。就连昆虫都开始入眠了。

    裴诗语的困意也逐渐加重,双眼皮也变的沉重,慢慢的合上。

    就在她睡着的那一刻,她的窗台上一个黑影一闪闪过,速度极快。让人一点捕捉的时间和机会都没有。很快就没了影。

    等再仔细找的时候,黑影已经移步到了裴诗语的床头,站立着笔直的身躯,在看到床上睡熟的这个可人儿之后。他僵硬的脸也逐渐软化下来。

    “原来你一直就在我的身边,我还需要去哪里找?怎么办,看到你的时候我又会控制不了自己。我依然想要窥探你的想法。我可以这样做吗?现在能够醒来回答我吗?如果你现在能够回答得了我的问题,我可以答应你的。”

    轻柔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依然是低沉而温润的,语气之中少不了一丝怜爱。

    他失望了,回答他的没有任何声音。她也不会在这个时候从沉睡中说醒就醒,那也就代表着,他冒着危险过来,只为了看她一眼,却还是没能和她好好的说上一句话。

    小心的开启床头柜上的灯,没有发出声响。灯光照亮了她光洁的完美的脸庞。他心底里渴望见到的女人,看起来依然是如此的美好。

    而且此时的她看起来比和他在一起的那些天的状态更加好上一些,脸色更加红润了。皮肤也更加细腻了。

    微微低下头,迟浩月近距离的贴近裴诗语的脸庞。他的双眸紧紧的盯着她的小脸。

    “熟睡的你,真像是一只怎么吵都吵不醒的小猪。可是你越这样,我就越是忍不住想要知道你在想些什么。我想知道,我之前教你的,你是否都还记得,我赐予你的那些记忆,你可受用?小语,你说我该拿你怎么办呢?如果你不是他们的孩子,如果我们能够早一点相遇,或许我就不会像此刻那么纠结了吧。”

    抬手轻抚上她的脸庞,手感果然如想象之中的那般细腻光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