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先收点利息-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10章 先收点利息

    裴施语整个人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清澈的眼眸被迷茫混沌所代替,痴痴的望着眼前的男人。

    她微微张口,可声音好像卡在喉咙里一样,怎么也发不出来。

    “给我,好不好?”男人在她的颈间吮吸着,留下一个个印记。声音很温柔,手上的动作却霸道不容拒绝。

    裴施语整个人混混沌沌的,好像泡在温泉里沉沉浮浮,眼睛木讷的望着天花板,沉醉于男人的撩拨之中。

    男人的手从裙底探入,正打算更深一步裴施语突然惊醒了,眼睛猛的瞪大,高声拒绝:“不行!”

    封擎苍眉头微微皱起,目光里透着冷意。

    “因为余问渊?”

    “不,不是。”裴施语窘迫极了,恢复神智,她才反应过来刚才有多么危险。

    之前喝喝醉酒,酒后乱性就算了,在清醒的时候,她竟然半点反抗能力都没有,这也太出乎她的意料!

    她以为她想得很明白,没想到在男人面前,意志力轻易就崩盘。

    “还在想着你的平静生活?”男人的声音压得低低的,明显能感受到他的怒意。

    裴施语心底很想点头,可是口头完全不敢。

    她明显的感受到男人的**,他的额头布满着细汗,看得出在用极大的意志力压抑住直接扑向她的念头。

    男人的身份地位无需委屈自己,可他却尊重着她,在最后关头依然会听她的意见,这让她不是没有感动。

    但是,现在她绝对不能和男人发生关系。

    “我,我不想……”

    “我对你不好?”

    “不,不是。”裴施语的目光撇到一边,完全不敢看他的眼睛。

    “为什么?”男人咬牙切齿道,眼底透着挣扎。

    他心心念念这么久的人就在他的身下,只要他愿意就可以为所欲为。

    偏偏,他舍不得伤害她。

    他周身冷了下来,从她身上离开,直接站了起来,背对着裴施语扣上扣子。

    没有恼怒,没有指责,高大的背影有一种说不出的孤寂。

    好像被全世界抛弃,让裴施语心底不由一抽。

    “我,我还没做好准备。”裴施语喃喃开口,一边迅速整理自己的衣服。

    “虽然我不是……”她说道这句话耳朵不由红起来,“可我还是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封擎苍听到这句话,周身的冷意顿时散了不少。

    他明白,这是她目前最大的妥协。

    “我给你准备的时间,不过我没有太多耐性。”他很是霸道道,之前的温吞只会抓不住她。

    裴施语听到这句话,心底很是无语。

    这个男人也太霸道了!果然之前的绅士模样只是做做样子。

    一旦遇到忤逆,就原型暴露了,就不再掩饰。

    这句话分明就在霸道的宣布,他的主权。

    你可以出去晃悠两圈,思考一下人生,可最终还是得回到他的身边。

    霸道嚣张,却又让你觉得不被强迫,让你拥有一定的自由。

    “封总……”

    “叫我苍。”男人直接打断她的话。

    裴施语僵了僵,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不该是这个称呼,可除了这个又想不出应该是什么。

    一个模模糊糊的声音从脑中闪过,速度很快,让她根本抓不住。

    她微微张了张嘴,怎么也叫不出口。

    “今天的花是你送的吗?”

    男人冷冷的扫了她一眼:“不然呢?”

    “下次,可不可以不要这样?”裴施语弱弱开口。

    男人的脸果然黑了下来:“别人可以送,我就不行?”

    “当然不是!别人送的我也不想要,是同事直接给签收了,压根没法退,除非我重新买一束,可这又变成我送花了。”裴施语连忙解释。

    男人听到这话,脸色才好了些。

    “我记得你说过,让我做你的助理是因为我的能力,现在还是吗?”

    “当然。”

    “那我希望像当初说好的那样,利用我自己的能力爬上去。你这样做,会带给我困扰。”裴施语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弱得自己都快听不见了。

    虽然害怕,可她还是想要说。

    不管他们的结局是什么,她都不希望别人以为她是利用关系上去的。否则宁可不要做这个助理,免得最后落得人财两空的境地。

    她不知道男人看上了她什么,兴许是喜欢,兴许是其他。

    人的感情是最琢磨不透的,来的时候很浓烈,走的时候也可以很决绝。

    她想要相信男人,可是曾经的伤害,让她望而却步,让她想要为自己打算。

    男人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静静的看了她一眼:“好。”

    裴施语心底舒了一口气,她不知道男人对她的兴趣会维持多久。

    一个月,一年,或是更长一些。

    也许等不到她做好准备就转移目标,也许能更长久一些。

    可终究有一天会褪色,就像乔祁对她一样。

    两个人的世界完全不同,一时新鲜可以蒙蔽双眼,却难以持久。

    兴许有人能够突破这个障碍,可她却没有信心。

    “不过……”男人眯着眼缓缓开口。

    “什么?”

    裴施语抬眼望他。

    男人转走走到床边,居高临下形成强大的压迫力。

    “我得先收回一点利息。”

    男人压下身体,勾着她的下巴,唇直接覆上吸取里面的甜蜜,直到气喘吁吁才松开。

    封擎苍压抑的粗喘息,在她的腰间捏了一把,话中有话的警告:“别让我等太久,否则别怪到时候我狠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