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5.第2085章 偶尔能一起吃一顿饭-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2085.第2085章 偶尔能一起吃一顿饭

    “凌小姐,您要打电话,那打吧。这是您的电话,已经给您拿来了。呵呵”在房内的护工手脚麻利的给凌悦递手机,脸带着讨好的笑和凌悦说道。

    另外一边,护工一出去找了一个地方给施怡打了一个电话。电话很快接通了,这边把凌悦的大大小小的事情,事无巨细的全部都告诉了施怡。这个电话一打打了差不多五分钟之久。

    凌悦也在病房里面等施怡通话结束等了那么久。一次次的挂断电话,一次次的听到,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请不要挂机。这句话的时候,凌悦的火气都蹭蹭的多往冒一点。

    她不知道施怡到底在和谁打了这么久的电话,电话里又有什么是聊不完的?难道她打电话的时候,没有电话切进去吗?是施怡已经不在乎自己了?还是和她打电话的人是裴诗语呢?

    若真是和裴诗语聊了那么久的话,凌悦觉得自己时刻都可能会抓狂。她还剩下什么?什么都没有了!为什么裴诗语什么都要与她抢?

    越发觉得这两个护工说得很对!她不能死,她必须要好好的活着!她要活着让那些想让她死的人觉得不安!

    此时的凌悦心态完全暴走了,她也忘记了,是她先挑起的事端。更是她先对裴诗语出的手。裴诗语是有迫不得已的理由才会去找了她,在最后那一刻她完全可以直接取了凌悦的性命。可还是在最关键的时刻醒悟过来放了凌悦一命。

    若不是裴诗语手下留情的话,凌悦又怎么可能还有机会躺在这里呢?早该换个地方了吧?如停尸间?或者是灵堂?

    “你帮我打个电话给我妈妈,看看她到底是什么情况,为什么那么久都不接我的电话?”凌悦实在是等不了叻。她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施怡到底是在干嘛。

    是不是故意不接她的电话的?这些她都想弄清楚。让护工给施怡打个电话,也是为了测试施怡。护工犹豫了一下,在凌悦犀利的目光之下,她还是拿出了自己的手机给施怡打了个电话。

    因为在是施怡面试的时候,与她们签过保密协议。这位总统夫人大家都是识得的。初见她的时候都觉得格外的惊喜。可是当她们签下那份保密协议之后,觉得这位夫人非常的神秘了。

    同时,两个护工也得到了总统夫人千金难买的电话号码。

    电话播了过去,凌悦示意她是开启免提。电话响起了彩铃的声音,凌悦听到这里立即产生了误会。也在脑子里面立即脑补了施怡主动挂断她的电话的画面。

    “喂,夫人。您好,我是凌小姐的护工小刘。凌小姐已经醒了,想要与您联系,但是却一直都没打进您的电话,让我打了这个电话。抱歉打扰到您了。”

    “原来悦儿已经醒了,她情况如何了?好点了吗?晚饭你给她准备了吗?可有吃?”

    “凌小姐暂时还没有胃口进餐,晚点我再给她准备一些。会在吃药之前按时用餐的,请您放心。”

    “那好。我这女儿从小娇生惯养的。我不能陪在她的身边,让旁人照料,总是害怕会有什么闪失。我说这样的话,刘女士你也别往心里去,任何一个当妈妈的都会是这样想的。”

    “那是当然。您说的没错,我怎么会往心里去呢?”

    聊得差不多了,这位叫小刘的护工小心的抬眉看向凌悦。这个电话全程都是免提的。电话里面说了什么她自己也听得一清二楚的。

    而凌悦听到施怡还是如此的关心自己,她的心也是放下了一点。怒火也慢慢下降了,不再像刚才那么火大。

    “妈妈,您什么时候来看我?答应我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凌悦见施怡快要挂断电话了之后,也没再换自己的手机打过去,而是直接利用刘护工的手机继续和施怡聊下去。

    “等你爸爸回来了,我和他一起去。你先好好吃饭,等着我们。”

    “爸爸也来?你确定他会来看我吗?他每天那么忙,日理万机的大人物!能抽得出时间来看我吗?我都已经住院两天两夜了,他连一面都没有露过。我真的怀疑自己还是不是他的女儿了!难道我在爸爸的心里一点分量都没有吗?”

    “现在也不能确定,我也不敢在给你爸爸打电话,怕打扰到了他的工作。所以只能在家里等着,等他回来了,咱去。你爸爸那么疼你,怎么会忘了你呢?别总是胡思乱想的,这对病情康复没有好处。”

    施怡感觉自己再和凌悦这么聊下去,她的头痛病又要犯了。

    这么多年,她是怎么过来的,心里都很清楚。凌非岩经常要出席各种会议,有时候一天需要跑几个城市,或者今天早还在家里,明天已经在国外了。

    这些行程的安排,施怡也知之甚少,更多时候还是从新闻得知自己的这位丈夫,已经在各国开始工作了。她有时候也觉得自己很失败,明明是最亲近的人,自己的丈夫忙起来也时常会忘了自己。

    凌悦也是如此,她也时常会想到自己的父亲,一年都见不着几次。她生病了,他也很少会出现在她的病床前给她一丝安慰。

    “你觉得我是在胡思乱想,可是我却不是这样想的。从小到大都是如此,咱们什么时候又得他的工作重要?不管是你,还是我生病的时候,爸爸也无法抽身回一趟家陪伴在左右。每次我们都睡着了,他才会回来。偶尔能看到人,偶尔能一起吃一顿饭,也是弥足珍贵。”

    “我们的身份都不一样,有得必有失。不要想着小家的团聚,爸爸身肩负的重任是常人所不能的。孩子,别任性了。今晚你爸爸要是回来了,我和他说说好吗?”施怡语重心长的劝说凌悦要当一个听话不爱闹的好孩子。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