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3.第2083章 巨大伤害-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2083.第2083章 巨大伤害

    封擎苍这一次却是没有拦下她,放她离开。

    她走得干脆,却不知道他的心已经是千疮百孔。她的话,字字诛心,让他已经无言以对。她说得非常的对,她是那么的讨厌他。怎么会和他结婚呢?

    是他在异想天开,这样的想法,确实是很可笑。但是想要让他此打消这个念头!那他只会告诉她,这辈子都不可能!

    他,非她不娶。

    她,必嫁他不可!

    再坐了一会儿,那只捡到的小白狗不知道忽然从什么地方窜了出来,跑到他的脚边趴在他的鞋子,让他不由得低头多看了它一眼。

    这么可爱,却是一只小狗。眼神微眯,封擎苍任由它在自己的脚边转悠。他也不理会它,自己一只狗玩,一会儿觉得无趣的小白独自离开了。在这个房子里面,除了主人会让它觉得亲昵之外,那当然还有一个苗嫂让它觉得亲近了。

    经查,小白其实是一只熊犬。而且从它的外形来看,是非常典型的名宠,不知道它怎么会遗落在公路,还差点丧了狗命。

    小白灰溜溜的走了,封擎苍也回到自己的书房。在这边住着,也越来越有一种家的感觉。虽然别墅很大。有一位长者,有一个爱人,有一只宠物,这些看起来都不错。

    可以暂时让这个空大的别墅增加一丝人情味,家的味道也变得公寓那边浓了一些。虽然是远离市区,想做的一些事情都不方便。但是若裴诗语喜欢这个地方,想要在这里安居的话,那他也愿意陪着她。

    施怡一整天都没有等得封擎苍的电话,这时候她也确定了一件事是。封擎苍和裴诗语是故意不想理会她的。

    这也更加证明了凌悦话语的真伪。她的心忽然变得凉了起来。她怎么都想不到,自己的亲女儿,会是一个心思恶毒的人,她为什么会容不下凌悦呢?

    封擎苍以前是凌悦的男人,现在也已经和她在一起了。他们凌家也一直都欢迎裴诗语回家。没有人表现出任何对她不喜的样子,那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地方呢?

    为什么要对凌悦下狠手,她怎么都想不明白。

    施怡没有去医院陪伴凌悦,她知道这个医院有优秀的团队,凌悦也不会受到安全的威胁,更不会在这个医院里面受到委屈。而且她还给凌悦请了很好的护工,这些人也都是专业培训过的,会她更能照顾好凌悦。

    她头疼了一个下午,在家里也休息了一个下午,躺在床的她,满脑子都是乱七八糟的事情堆得她的脑子都乱完了。最后也没有想明白,裴诗语伤害凌悦的具体原因又是为什么。

    可是如今,不管是出于什么缘由,她的逃避最后让施怡选择了相信凌悦的话。

    下午六点多的时候,凌悦也已经休息好了,一醒来开始大吵大闹的。因为她已经在半睡半醒从护工两个的交谈得知了自己的脚伤永远都不可能恢复如初的消息了,这让她无法接受得了。

    她活生生的一个人,忽然之间变成了一个残废。让她也倍感羞辱。想到自己变成一个瘸子,那以后都不可能在她的姐妹面前抬得起头了。

    本来是一只骄傲的孔雀,怎么能受到别人的嘲讽背后议论呢?到时候谁都会指着她的残疾的腿在她的背后取笑她的。

    想想都觉得这是一件事死都还难受的事情。

    “凌小姐,你不能再闹下去了。你的腿才刚刚做好手术,若是再这么折腾下去的话,伤口又要碰到了,到时候更加难好了!”

    一位护工用自己的双手抱着不断扭动的凌悦,她已然是进入了崩溃的状态之。

    “你们给我滚开!我让你们放开我,难道都聋了吗?我怎么样是我自己的事情。我都已经变成了一个残废了,难道你们也来欺负我,笑话我吗?好好!我知道你们一个个都看不起我,觉得我是一个废人了,这样控制着我是吗?!”

    “凌小姐,你这么说言重了!我们真的不是您想的那样的。我要是不抱着你的话,你再下了床乱蹦乱跳的,造成了更大的伤害那还怎么得了呢?您听我们一句劝在床躺着好好休养吧!”

    “哈哈哈哈!还叫我休养?都这个时候了!你们还要叫我怎么休养得了?我已经是一个废人了!我能好得了么?算是在这面躺一辈子都不可能还我一条健康的腿了!你们放开我!我要去找裴诗语这个贱女人报仇!都是她害我的,都是她!如果不是她的话,我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你们放开我!”

    “不放!死都不能放!您要是出了事的话,我们是需要负全责的,这个责任我们可担不起。求您不要再为难我们了!你这样,我们真的很难做啊!”

    “是啊!凌小姐,您不能再这么胡闹下去了。不管是有多很重要的事情,当务之急还是要先养好身子,您看您这么娇贵,这么出去了,被人看到了才是不好吧。您也应该不想被人看到您这个样子吧?再说了,您现在那么的虚弱,是下得了这个病床,您又走得到哪里去呢?你听外面一句劝,先歇一会儿吧!”

    另一位护工也帮忙劝凌悦。可是现在被怒气冲冠了的凌悦,怎么会听得进别人的话?她的满脑子想到的只有一点,是自己变成了一个废人。她的余生都需要借助别的东西行走,或者是可能需要一辈子都坐在丢人的轮椅之了。

    可是她怎么能够接受得了?她不能啊!让她变成了一个废人,真的不如让她去死算了。心如死灰的她,此刻除了想要找裴诗语报仇之外,是想着一死了之。

    父母的不宠,未婚夫的背叛,全都给她造成了巨大的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