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6.第2076章 注意身份-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2076.第2076章 注意身份

    凌悦的头更歪了一些,整个侧脸都看向窗外,不愿意再多看施怡一眼,不愿意再回答她一句。

    嘴角勾起的嘲讽的笑,看起来实则是失望透顶了。让施怡觉得自己真的是委屈了凌悦了。她这个模样,分明是想和她断绝关系,再也不想理会她了。

    以前的她再闹脾气也不曾这样过。没有一个当妈妈的愿意看到自己的女儿不开心,都希望看到女儿能够开开心心的,两个人可以说说笑笑的。

    若一直这样下去不解决了这个问题。凌悦怕是一辈子都不会再肯叫她一声妈妈了。为难的流下了泪水。

    此时医院的工作人员也在门外开始敲门。叩叩的声音传来,施怡更是着急了。

    医护人员这个时候过来,怕是要带凌悦去手术室了。可是她现在才和自己吵过一架。连自己要重新做一次手术的事情都还不知晓,忽然再告诉她这件事,那她还能受的了那么大的打击吗?

    敲门声不停,施怡还是擦干了眼泪,让自己看起来尽量没有那么狼狈不堪,她站起身去给开了门。

    “夫人,凌小姐该进手术室了。”主治医师是一起跟着过来的,他先是看了一眼病床的凌悦,再仔细看了一下施怡。

    每一个当母亲的都不容易,年过半百了,只要儿女遇到一点小问题,当父母的都会操碎了心。好在施怡没有之前见的那么失态了。那好。

    “好。”点了下头,施怡说得很小声。

    “凌小姐,您好,我是您的主治医生。您以后的病情都需要我来跟进治疗。稍后我们会带您到手术室里给您进行新的手术,您的脚昨天做好了手术,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再次出现了问题。”

    “你们是谁?我怎么没有见过你们?”冷眼扫了过去,目光之透露出少有的凌厉。

    凌悦看向这位新的主治医生,她有些莫名的没有听懂这个人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她是见过自己的主治医生的,不是眼前这个人。

    “悦儿。我早刚替你换了一家医院。在你还没有醒来之前,到这里来了。这一位是张医生,他以后会负责为你做治疗的。”

    “为什么要忽然换医院,为什么不告诉我?还有,刚才他说的我的脚怎么了?为什么还要再做一次手术?”凌悦一下问出好几个问题,。这些问题对她而言都是非常重要的。

    她被偷偷带到了这个地方,难道她的妈妈不能叫醒她吗?到底是为了她好,还是想要害了她?

    凌悦这才发现,窗外的老树已经不是昨天看到的那棵,病房也不再是那个病房。因为之前醒来没有注意到细节,一直和施怡聊个不停。现在才开始注意周边的环境。

    “换到这里自然是有我的理由的,你的身份特殊,不能在那些鱼龙混杂的医院里诊。若是被媒体发现了,那些新闻又会胡编乱造的发布出不利于你的谣言,对咱们家也不好。所以出于各方面考虑,我做了这个决定。”

    “那你事先为什么不能提前告诉我?如果你能提前告诉我,我会更容易接受。难道现在做什么都不需要考虑我的感受了吗?妈妈,你还是那个我最爱的妈妈了吗?自从裴诗语出现之后,你变了,你变得陌生,我完全不认识眼前这个你了!你知道吗?!”

    凌悦忽然对施怡发难,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提起裴诗语的名字,也是让施怡吓得花容失色。

    “悦儿!休得胡说!注意你的身份,在话说出口之前。你都必须要三思!有些话怎么能胡乱说呢?!”

    “我胡说了吗?我说的可都是大实话!如果不是你偏爱她,你怎么会这样对待我?!我再也不相信你了!我要”

    施怡害怕凌悦再说出什么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来,再暴料下去,他们凌家都要被凌悦给毁了!快步冲到她的跟前,她捂住了凌悦的嘴巴,也挡住了众人的视线。

    带着恳求的眼神,施怡看着凌悦,对着她摇摇头,她希望凌悦能够懂得。不要再乱了分寸了。

    “一会儿医生会再帮你做手术,要乖乖的,做了手术之后脚会慢慢康复了。一切都不需要担心。你说的事情,我也会认真考虑,给你一个满意的结果。我知道这次是委屈你,苦了你了。但是你也是我的女儿,不要再让我为你担心了好吗?我只想要你好好的,健健康康的。妈妈很爱你。”

    施怡情真意切的对着凌悦说出这些话,说完之后放开了捂着她嘴巴的手将她拥进了怀里。如果凌悦这还不懂的话,白费自己这番话语的苦心了。

    主治医生和手底下的人招下手,给她们做了先出去等的手势。而他却自己在病房里面看着这两位母女情深的相拥在一起。

    “你知道了。妈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太难过了,因为我感觉到了被最相信的人背叛。那种感觉实在是太过难以接受了,所以我才会发作的。是我不好,说了不该说的话,我以后也不会让你担心了。你不要难过了好吗。”

    听得施怡说了这些话,凌悦又忽然变成了之前那个懂事的乖女儿。非常的善解人意的样子。

    施怡也倍感欣慰,抱着她不断的点头。她为凌悦的改变感到高兴,同时也为她的懂事感到难过。

    凌悦这么懂事,又怎么会对她说谎呢?凌悦说得非常的对,她先是被裴诗语暗害不成,之后又面对了她这个当妈妈的不信任,这是凌悦而言其实是双重的背叛,她难以接受也没有什么说不过去的地方。

    换做是任何一个人都会有和她差不多的反应吧。看起来虽然非常的过激,但是这也和她这两天经历过的事情息息相关,若是没有前因,怎么会又她的性情大变呢?

    她怎么会怪凌悦呢?她疼她都还来不及。所以她刚才对凌悦说的那些话已经不再是敷衍,而是真的下定主意要去找裴诗语问个究竟的。若是裴诗语不承认的话,那她绑也是要绑她到凌悦的病床前来,让她亲自和凌悦说一声:“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