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5章 会让她向你道歉-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075章 会让她向你道歉

    “为什么不让我继续说下去?这不是你求我说的吗?这不是一直渴望知道的吗?我知道你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其实我到现在都还不愿意相信!可是事实就是事实,已经发生过的,我怎么能欺骗得了自己?!”

    凌悦看到施怡懦弱的一面,她不愿意为自己说一句话,她没有问自己一句:你还好吗?还疼吗?

    她只是因为害怕,因为不敢接受她的亲生女儿变成了一个恶毒的女人的事实。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会不敢往下听。

    “我已经知道了,悦儿,别再说了。不管昨晚发生了什么,都让一切归于平静,过了今天我们都不要再提起了好吗?我会去找语儿的,我会问清楚她为什么这样对你的。但是你不能告诉除了妈妈之外的任何一个人,知道吗?”

    忽然上前抱住凌悦,施怡真的是害怕极了。她真的不该去问这些的,她的两个女儿不和,还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

    若是她们两人中的任何一个人出现了意外,她今天都没有办法接受得了。一定会悲伤过度一病不起的。

    所以,为了保证两个女儿都不出事,她觉得自己非常的有必要去找裴诗语一起坐下来谈谈关于凌悦的事情。

    “这种事情,你以为我会往外说吗?你把我当成了什么人?而且你就算是去找了小语妹妹,你以为她又会承认她对我的所作所为吗?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会心甘情愿的承认自己的犯罪事实!每一个杀人犯在被抓到的时候,都会被录口供,然后都会说自己从来没有做过!难道您不知道吗?”

    “悦儿!”重重的呵斥一声,施怡顿时怒气横生。凌悦怎么能够说裴诗语是杀人犯呢?她不是!

    “怎么了?她做的事情,我还不能说一句吗?这个时候了你都还护着她,等你真正的和她坐下来喝上一杯咖啡,再问起我的事情的时候,你觉得她还会承认吗?我亲爱的妈妈,你可千万不要那么天真了。骗骗我还可以,可是你却拿不了小语妹妹怎样的。因为你从来就没有养育过她,更不了解她的真实本质!”

    “你够了!这话怎是你能说的?妈妈可以原谅你现在是病了,所以才会胡言乱语的。但是这样伤了一家人和气的话,以后都不能再说了!”施怡开始头痛不已。她嘴里是怒斥着凌悦,可是心里却不受控制的将她说的话藏到了心底。

    她的话在她的心海上惊起了涟漪。她知道自己从来没有养育过裴诗语,她一定和她不亲,可是她却不是完全不了解裴诗语的,她真的就是一个好孩子,是善良的本质。并没有像凌悦说的那般的话。

    “是,我说不得,可是她却做的!请您出去吧!我不想再见到您!您不会再爱我了,你的心里就只有小语妹妹一个人,就是我已经重伤了,你也会觉得一切都是我在中伤她,是我胡说八道!好吧!既然如此,你们都走吧,离我远远的!”

    凌悦再次红着眼看着施怡,她咬牙切齿的充满了恨意和绝望。这并不是在表演,而是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她的脖子上的证据都已经亮出来了,施怡依然不愿意相信她说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这让她忽然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可以让她依靠的肩膀了。她就变成了一个妈不疼,爹不爱的没人要的孩子了。

    她是多么的可怜啊!多么的可悲啊!

    这一刻,凌悦是真的想到了死!爱的男人得不到,还跟着最讨厌的女人跑了!而她最亲的家人也在慢慢离她远去,她活在这个世界上,一点牵挂都没有了。

    “悦儿,妈妈错了,你别生气。妈妈向你道歉,是妈妈刚才说话的语气太重了,没有想过后果就对你说了那么重的话,是妈妈i的不对,请你不要这样,不要这个样子。妈妈会害怕的。”

    施怡忽然又变得心软了,摇摆不定的,此时的她不是完全不相信凌悦的话,此刻她已经开始动摇了自己坚信的了。

    她开始慢慢的被凌悦所表现出来的决绝吓懵了,也就开始慢慢的相信她说的那些都是真的。心里不愿意承认,可是她却不想失去凌悦这个孩子。她的心头宝,不能对她如此的失望。

    “一切都是我的错,如果你这样想的话。那我不想再多说什么,就当是我的错。是我不该出生在这个家里,是我从出生开始就错了,可是这并不是我所能选择得了的?如果我可以选择得了的话,我想在出生的那一刻就夭折,这样我就不需要再承受这些。我很累,你走吧。”

    浑身的重心都没了,凌悦随着身体的放纵,沉重的靠在了床头上。因为背部也有伤口,当她这么靠下去的事实,又被床头的菱角给磕到了。

    鲜血顿时往外流出来,很快就染红了她的病号服。而她浑然不知道痛那般,木然的看着窗外。

    她看到了一张微黄的叶子,随着一阵风吹过,慢慢的从枝干上被吹下。有随着风,黄叶落在了地上。

    或许那张黄叶的命运,就是她最后该走的路吧。谁都曾经辉煌过,绿叶也曾从鲜嫩的绿到翠绿的青色再快速的变黄。这些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施怡此时已经看不出凌悦的脑子都在想什么了,只看得到她一脸的忧伤还有失望,她或许是对她这个当妈妈i的真的感到了失望了吧。

    若是在此时,再告诉凌悦她的腿受了重创,以后都不可能会恢复正常了的话,那她是否会更加绝望得想要轻生呢?

    “悦儿,没有谁的出生是能够选择得了的。你是我的孩子,这一辈子都会是我捧在手心里的宝贝。你是独一无二的,我知道你现在暂时对妈妈产生了失望,但是这件事我也会给你一个交代,我会去问清楚,若真是语儿错了,我会让她向你道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