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4章 你依然相信她是无辜的-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074章 你依然相信她是无辜的

    “哈哈哈,呵呵呵,我就知道,你不会信,枉我还在奢求着你会相信我,我以为你也是爱我的。可是呢,到头来,都是我以为!口口声声说的会相信我,会帮我,现在却是如此这般,世间冷暖,唯有自知。”

    施怡没有开口,她不知道此时自己该说些什么了,她已经失去了凌悦对她的信任。可是就是知道她失去了什么,心隐隐作痛,却不愿意去怀疑她的另外一个女儿。

    特别是昨晚在凌非岩质问她为什么不先去看看裴诗语的时候,她才觉得自己忽略和亏欠了裴诗语太多太多了。到头来,她没有真正的关爱过裴诗语一天,去是先开始怀疑她的话,那她这个当妈妈i的也太失败了。

    “你走吧,以后我都不需要再由你管我了。是生是死,一切皆听天命。我凌悦,不在乎这烂命一条。死了就当白走一遭,也能够尽快了结此生,或许下辈子还能投胎到能够真正的爱我的人家呢?”

    施怡听得愕然,她到这个时候都还不明白凌悦为什么一定要把这件事闹得那么大。她觉得裴诗语不会做出伤害凌悦的事情。

    可是若果裴诗语真的什么都没有做的话,凌悦又怎么会对她说出这番话来呢?这分明就像是死前的告别。

    悲凉凄惨,是她最后的结局。

    施怡看到凌悦如此的不争气,遇到事情就想要死,其实她也开始有些生气了。却不敢怒斥凌悦,叫她闭嘴。

    “凌悦,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胡话呢?就算是有再大的气,咱们也不能乱说话不是吗?你说是语儿伤害了你,我会去说她,会找她来向你道歉,可是你不能对生活失去希望不是吗?”

    语气已然是变得重了一些,她的眉头紧皱着。就是不想再听到凌悦这么消极的声音。

    “不必了,你若是因为看着我可怜想要施舍才说出这些话的话。那真的不必了,妈妈。我了解你,小语是你的亲生女儿,或许我还该唤你一声姨妈。你可知我叫出这两个字的时候,我的心又多么的痛吗?我叫了你一辈子的妈妈,我骨子里都将你当成我最重要的人。可是……”

    “你这个傻孩子,真的是病糊涂了,我就是你的妈妈,不要乱讲话。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难道你都没有一点分寸了吗?若是让外人听到了怎了得?!”

    施怡这次是真的生气了,对着凌悦说了很重的话。她的身份不能被外人知道,至少现在不能。因为这是家丑,在凌非岩没有退休之前,这些都是不为人知的秘密。

    是不能公开的,不然是会影响到凌非岩和凌家的一生的命运的。

    “好,我不说,我就不说,那你且看看,我到底是不是骗你的!你自己看看!”

    凌悦忽然一把扯下绕着脖子上的那些绷带,一圈圈的,她扯得很急,很乱。当她的皙白的脖子裸露在外,上面还有不少红痕暴露在外的时候,施怡的眸子瞪得铜铃那般大。

    “你的脖子怎么?”

    “现在你看也看了!你不会觉得这是我自己弄的了吧?在昨天的时候是没有的,为什么偏偏今天你却看到了呢?这一切的一切都已经证明了我说的话是真的,你总该相信我了吧?!”

    凌悦紧紧的攥着手里的绷带,这是她昨晚发现的,在裴诗语和封擎苍两个人都对她实施了暴力之后,她细嫩的脖子非常争气的留下了他们犯罪的证据!

    所以她为了能够在施怡的面前给她表现出足够的震撼力,她晚上就用绷带把自己的脖子薄薄的缠上了一圈。

    她这么做,也就是在等待这一刻!因为她知道施怡一定不会相信她的口说无凭的。她一定会为她的亲生女儿推脱罪责!

    所以她想要证据吗?那她就让她亲眼看看,她的宝贝女儿都做了什么?这么恶毒的时候,不是只有她凌悦一个人能够做得出来的,是她的亲生女儿裴诗语也一样能够做出来的!

    “现在你看清楚了吗?这红痕都还没有变成黑紫,确实是新伤不假。你以为我会用自己的性命来制造误会,来污蔑小语妹妹吗?这些都是真实发生的事情,所以我才能说的出来!可是你却不相信我,真的太让我心寒了,我亲爱的妈妈,到这个时候了,你还能说自己不是偏心吗?我受伤了,你没有说她一句,我现在命差点都交代在她的手上了,我很想原谅她,可是每当我闭上眼的时候就想到了夜幕降临,那双恶毒的双手掐在了我雪白的脖子上,我无法呼吸,我拼命叫着救命。”

    “别说了,别说了……”

    “你现在依然相信她是无辜,是这个世界上最善良的孩子吧?我曾经也是这么认为的,在没有发生这些事情之前,我不会想她是一个坏人,可是我现在不得不承认,她所做的事情给我带来了身心的创伤,这伤已经在我的身上烙印下了,这辈子我都不可能会忘记的!”

    “悦儿!够了!别再说了!”施怡摇着头,不断的捂着自己的耳朵,她不想再听下去了。一点都不想听了。

    她现在非常的后悔,为什么要问凌悦这些?为什么一定要去找一个真相?

    现在凌悦说出来了,自己却又是那么的害怕,如此的难以接受,她怎么都不敢想象昨晚到底是怎么个情景。可是凌悦却非常残忍的不断在的出声在她的耳边进行描述,她是描述是那么的生动,就像是一切都重新发生了一遍,在她的脑海里,在她的眼前再次重演一次。

    她都能够想象得到,那双纤细的双手掐在凌悦的脖子上,凌悦瞪大了双眸无助的求救,她瞳孔涣散的时候又是另一幅模样!她不能再听下去了,她会做噩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