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3章 善良的孩子-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073章 善良的孩子

    “悦儿,现在可以告诉妈妈了吗?”再为她小心的擦掉泪水,她看得都想落泪了,好好的女孩子,怎么就弄成如今这般模样呢?

    “我说了,你也不会相信我的。没人会相信我的,最后还是得我自己咽下这份苦楚。所以说了又有什么用呢。不过是浪费口水罢了。”

    这样的凌悦安静下来反而更让施怡觉得可怕,她甚至都想到自己若是一不注意,凌悦或许就会轻生了!真是要做出什么傻事来那还了得?

    她这个当妈i的哪里还能够承受得了那么多呢?

    “凌管家呢?他去了哪里?我早上来的时候怎么就没有见着他的人?”施怡看着自己是没有办法从凌悦的口中问出什么来了,也就想到了凌管家。

    她还说早上的时候就有不对劲的地方,这会儿幡然醒悟过来,原来是凌管家一早上都没有见人。她在医院里为凌悦转移地方,凌管家本该是在病房里面伺候凌悦的才是。可是这会儿却不见人。

    就是之前没有见到,也该得到消息找来了。时间都过去那么久了,凌管家一点消息都没有,怎的如此不负责任呢?

    难道是觉得自己在凌家太久了,所以就开始骑到主人的头上来了吗?

    “凌管家?呵呵呵……”

    一串非常有魔性的冷笑,凌悦从哭到笑,完全是变了两个人样,这让施怡在一旁看的又出了一身的冷汗。

    “悦儿你这到底是怎么了?受了什么刺激了?凌管家怎么没有在你身边伺候你?他去了哪里了?是不是他欺负了你,才让你一早就那么失控的?”

    “何止是他!”

    “你的意思是?除了凌管家还有别人也欺负了你?到底是谁那么大胆子敢欺负到我女儿的头上来了!简直就是欺人太甚了,告诉妈妈,是谁欺负了你,我让你爸爸去找他算账!”施怡此时也是火冒三丈!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导致凌悦失控的人竟然会是凌管家联合了外人来欺负了凌悦,所以才会让她性情大变,而且还要寻死觅活的。

    “你真的想知道吗?不,你不会想要知道的,就算知道,你也不会帮我的。”凌悦面如死灰,好像不愿意再相信任何人的样子。

    当她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施怡就觉得自己可能要失去这个女儿了。

    “不管是谁,妈妈站在你这一边。”

    “裴诗语。”

    “语儿?”施怡瞪大了眼睛望进了凌悦的眼中,她不确定凌悦说的是不是真的。可是从她点头的动作来看,应该是裴诗语没错。

    “语儿好端端的,怎么会跑去欺负你呢?况且她不是这样的人啊。”

    “我刚刚就已经知道了,就算是我说出来了,你也不会相信我。所以我才会不说的,果然是如此。都被我料中了,既然妈妈不愿意相信女儿的话,那女儿也没有必要再说下去了。说多错多,就让我自己承受这一切好了。”

    “悦儿,你别这样好吗?有误会的话咱们还是要好好说出来一起想办法解决掉。”

    “如果我告诉你!她昨晚来了是想要我的命,这件事能够怎么解决?”凌悦如一只野兽一样低吼出声,从她这声吼中,施怡听到了她浓重的恨意!

    她在问这件事怎么解决的时候,让施怡感受到了凌悦的杀意!

    “悦儿,你别吓妈妈。你和语儿无冤无仇的,她又怎么会对你起了杀心呢?你别乱想,可能是你生病产生了幻觉了。现在还是先睡一觉起来,咱们再好好谈吧。”

    施怡果然是不愿意面对凌悦所指控的,她不会相信凌悦说的话的!裴诗语也是她的女儿,还是亲生女儿,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的对凌悦做出那么可怕的事情呢?

    真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施怡不断的摇头,表示自己不相信凌悦所说的,也不想再深入这个话题,甚至觉得是凌悦烧坏了脑子了,才会说出这个糊涂话!

    “我就知道你不信!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偏袒她的!你既然这么爱她,为什么不去找她?为什么还要来管我?我被她欺负成如今这个样子,我之前都以为是误会,我以为是她不小心的!可当昨晚她忽然出现在我的病房里面的掐着我的脖子,对我说,你去死吧!这样的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怎么会拿这么严肃的事情与您开玩笑呢?我亲爱的妈妈!你能不能不要那么偏心?!”

    凌悦忽然歇斯底里的呐喊出声,好在是病房的门是关着的。而且这间病房也是医院里最好的之一,所以隔音效果更是好得不了得。

    看到凌悦如此的抓狂,施怡被她吼得一点声音都不敢再发出来了。

    她是被她震慑到了,被她的女儿的熊熊怒火给吓到了!

    “我没有偏心,悦儿,你别胡思乱想的。这件事,现在还不清楚,光凭你说,妈妈没有办法相信,你知道,你们两个都是我的命根子,你们姐妹两个的关系不好的话,我也不会开心的。”

    “妈妈,现在是要出人命的事情啊!哪里能先轮的了你开心不开心这一说?!她把我弄进了医院里来,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我觉得是她还小,不知道家庭的重要性。为了我们家好,所以我愿意独自承担,我把错都揽在了我自己身上。可是呢?你能想象得到吗?昨晚发生了什么,是你一辈子都想不到的可怕!”

    凌悦瞪大着猩红的双目,她的眼睛因为睡眠不好,外加上现在怒火高起不下,双眸的像是充血一样通红的。

    她一声更比一声还要大的质问,让施怡渐渐松开了她环抱着凌悦的手。

    她确实是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又是有多么的可怕,她也不知道。可是现在从凌悦可怕的目光来看,昨晚或许是真的发生了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吧。

    就算是如此,她还是不愿意相信凌悦说的就是真的,裴诗语是她的女儿,是善良的孩子。她始终都坚信这一点,所以当凌悦受伤的时候,她就先忽略了她的亲生女儿裴诗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