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2章 解决不了-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072章 解决不了

    在施怡哭得不能自已的时候,一张洁白的面巾递到了她的跟前,模糊着双眼,她看着面巾,终究是接了过去把自己的眼泪擦干净。

    她还没有忘这是什么场合,她刚才确实是有些失控了。当反应过来的时候才知道自己不该在外面如此的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会让人看了笑话。被有心人到外宣传更会闹出大事。

    “谢谢。”

    “夫人,会没事的,您还是不要过于伤心了。要是总统先生知道的话,一定会很心疼您的。还是要注意一些情绪比较好。”

    主治医生见施怡哭得如此悲惨,好像是凌悦已经死了那般。让他见了都汗颜。这样的人他见过太多,而且只是变成瘸子,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再难以接受也不至于哭得那么厉害的吧。

    “我知道,是一时有些失控了。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很快就能平复。悦儿就麻烦你多帮忙了。无论如何都要给她最好的医疗条件。”

    “就算夫人不说,我们也会这样做的。请您放心。”

    “好,谢谢。”施怡转过身去,走到了凌悦的病房里面。此时都已经是早上九点多,她折腾了一整晚。醒来的时候也是被痛醒的。

    因为在睡觉的时候向来都不是很安分,喜欢翻身,各种姿势都喜欢变换。正是因为她的这个习惯,导致她在睡觉的时候抬起自己的腿,也碰到了伤口上。

    这不动还好,是隐隐的痛,在睡眠里面不会有太大的感觉。当碰到了,那个痛却是刺骨的,毕竟是重伤。

    “悦儿,你怎么醒了呢?”

    施怡看到凌悦醒了,小脸都紧紧的皱在一起,又因为脸上也有伤,顿时痛得龇牙咧嘴的。听到施怡的声音,她半天都没有回神。

    “妈妈,呜呜,妈妈你怎么才来啊?悦儿等你一晚上了,呜呜呜。”

    “乖孩子,别哭。别哭,我回家的时候不是告诉你晚上不会过去了吗?怎么还等了我一夜呢?”施怡不忍心看到她的宝贝女儿哭得那么伤心。

    从包里拿出一条干净的手帕小心的擦拭掉她不断往外淌的泪水。不过却已经有些晚了,她的脸毕竟是有伤口的,再被微咸的泪水给碰到伤口上一会儿就开始泛红了。而且这个泛红也有一些严重。

    想来凌悦昨晚是哭了一整晚,导致自己都忘了她脸上的伤口不能碰水了。

    “你这个孩子,怎么就那么的不听话?妈妈让你不要哭了,快止住。再哭下去你的伤口都要发炎了,到时候你的这张漂亮的脸蛋还想不想要了?”施怡心疼啊,但是同时又非常的无助和无奈,她看到凌悦如此,真是揪心得紧。

    女儿就是她的小棉袄,纵然她不是那么的贴心,可也是她心头的一块肉儿。所以凌悦是她从小疼到大的。

    “你都不知道昨晚我一个人在医院里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你怎么能叫我不要再哭了?我……”话没有说半句,凌悦哭得更加伤心了。

    哽咽着,想要继续说未完的话,施怡看她这么难受就帮她拍了下背。

    “发生了什么事让你这么难过?有什么事都可以和妈妈说,别憋在心里一个人承受着。不管有什么,妈妈都会和你在一起为你分担的。”

    “可是这件事不行啊!你知道吗?这件事我想说,可是我说了就会引起误会。我不想在妈妈i的面前说出来,算了吧,不管发生什么,都让我自己承受好了。反正这些都是我该承担的,都是我的错。”

    凌悦一脸灰暗的看向窗外,抽泣的声音还是不时的发出来。这倒是让施怡觉得难受极了。

    她到底发生了什么,凌悦自己不说,她都没有办法安慰她不是?

    “没关系,孩子,妈妈会保护你的。你大胆的说出来,若是有误会咱们就想办法去解决掉。你不说出来老是憋在心里,是会病上加病的。”

    “可是那又如何呢?连活着都不想了,还怕生病吗?我这个样子,谁都能欺负到我的头上来,我还有什么脸面活下去。我还活着干吗?还不如死了算了吧,这么窝囊的我,连自己都看不起我自己了,妈妈,你能理解得了我这种生不如死的感觉吗?”捶着自己的胸口,凌悦再次哭得撕心裂肺的。

    她一下下的用力捶在自己的胸口上的手,发出沉闷的响声。施怡怎么都没有想到,昨晚她已经安抚好的凌悦怎么会忽然之间变得这么的激动,还要寻死觅活的。

    “悦儿,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告诉妈妈,妈妈才能想办法帮你解决啊!”

    “这件事你解决不了!你解决不了!你解决不了!谁都不可以!”忽然怒吼出来,带着悲切,她一脸的狰狞,再加上满脸的创伤。

    看得施怡吓得不浅,怔怔的看着接近发狂的凌悦,施怡觉得凌悦不是那么不懂事的人。一定是在她的身上发生了什么她无法接受又让她痛苦不堪的事情了!

    “好好好,你别激动,先把情绪稳下来。不然伤口要裂开了,有话咱们慢慢说好吗?心平气和的。”

    “妈妈,我没有办法做到,我现在……”

    “孩子,相信妈妈,相信我,我是你的母亲,你解决不了的问题,妈妈一定会帮助你。从小到大都是如此不是吗?你难道都忘了吗?妈妈不是一个无能的人,怎么可能会解决不了你的问题呢?说出来,妈妈会帮你的。”

    施怡依然没有放弃,想要说服凌悦能够和她倘开心扉的聊一聊。可是按照目前这个情况,或许很困难做到让她平心静气的。

    一手拥抱着凌悦,施怡小心的拍打着她的背,就像是小时候无数次对她做过的那般。果然这一招还算有一点效果,凌悦从刚开始的痛哭再到小声的哽咽,变成了静静流泪。施怡成功的安抚下了暴躁的凌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