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1章 祸事降临-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071章 祸事降临

    施怡分明是看到了,却忽略了她的不对劲。因为她来的时候凌悦睡得很死,看到红肿的眼眶,她就是心疼了一会儿。觉得是她无法忍受自己如此这副模样,所以才会伤心欲绝的。

    好在是没有做出傻事。她带来的人是直接进到病房里面的,小心的把凌悦移到了另外一张病床推车上的时候,凌悦都还没有苏醒,睡得果然是非常的沉的。

    临走的时候,施怡才开始觉得有一些不对劲的地方。可是为了能尽快转移凌悦不被媒体发现,她就忘了那些忽略掉的细节,跟着凌悦的推车一路小跑着。

    “小姐已经上了前面的车,你在后面跟上就行了。”

    施怡在后座椅坐好了之后,才让司机开车。司机说了一声:“好的,夫人。”

    车子跟着前车一路行驶,到了一家富人区,不偏僻,却隐蔽。救护车进了医院都没有引起周围的居民一点点侧目。

    等一切都安排好了之后,施怡也让凌悦的新主治医生为凌悦检查了身体。得到的是和在华医生父亲的那家医院的主治医生给出的病情诊断结果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但是这位主治医生说的却更加严重一些,说凌悦的腿以后有可能都不会再好了。因为昨天做的手术,因为碰撞,手术算是彻底失败了。

    “夫人,由于凌小姐的脚已经受损严重,昨天也是刚做好的手术。今天又再次撞击到,伤到了根本了,怕是很难再痊愈。往后能否正常行走,都是一个严肃的问题。”

    主治医师丝毫都没有隐瞒的告诉了施怡这些。

    施怡怎都不敢相信,她替凌悦转院了,却让她的病情变得比昨天更加严重了!到底是哪个环节出现了问题?她刚才一路都是看着的,从她换病床开始,她在一边都是亲力亲为的,一点都不敢忽略细节。

    她都没有发现凌悦是什么时候碰到的!怎么会病情加重呢?

    “你是不是看错了?昨天的时候,悦儿的主治医生还说过,以后只要康复治疗做得好的话,都是有可能能够痊愈的,怎的一晚上没见她,就变得愈加严重了呢?”

    “昨天或许是没错,但是今天情况不同了。而且我们必须要再给贵千金做一次腿部的手术,将之前的线都拆开。”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之前的医院没有做好?为什么我忽然听不懂你想对我说什么了?!我不管你们怎么做!我的要求很简单,悦儿的脸上不能留疤,不能毁容!腿也不能变瘸!一定要恢复如初,不管花多少钱都没有关系,只要能够还我一个好好的悦儿就好!”

    施怡的头很懵,她听到了医生说要再次给凌悦动手术的时候,她的心底其实是知道事情变严重了的。

    但是她也在这个瞬间想到了凌悦在得知自己受伤的那一刻哭得是有多么的伤心欲绝,甚至起了轻生的想法的时候,她就知道不能让凌悦发生意外了。

    不然她一定会做出让全家人都难过的事情的。为了她往后的生活,也为了全家人的生活,她都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脸上的伤可以痊愈,可是腿上的,我只能抱歉的和您说一声,我们会尽力。我们的团队也都是专业的,有权威的,会给贵千金做最好的治疗,可是却不能给您一个百分百的保证她能够正常行走。如果您对此还有其他的意见的话,我们只能再商讨。但是手术最好是越快安排越好。”

    “怎么可以这样?我一直信赖你们!你们却给我说,只能做到尽力?难道我的悦儿往后一辈子都要变成一个残废吗?她骄傲了一生,这样的事情她又怎么能够接受得了?这个结果我是万不可能答应的!”

    “那就请我们权威团队再和夫人进行详细的会议,和您谈谈细节吧。”

    凌悦的主治医生也是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很多时候人都不可能有太大的能力去改变已经成为定局的事情。可是却偏偏有人想要逆天而行。

    他们只是一个医生,能够做的也是有限的。并不是什么都能够恢复最初的模样,面对施怡的撒泼,他也是无可奈何。

    这一位的身份太过于至高无上了,无人敢惹。主治医生只能退一步,让团队的人去给她解释清楚利弊。人多力量大,多几张口或许就能够慢慢的说服她了呢。

    会议过后,施怡果真是被人说动了。

    她没有再坚持下去,因为一个人说是这样,或许又不是这样。可是所有人都对你说同样的话的时候,你就会以为,本该是这样的,无力改变就是真的无力改变了,不能强求。

    她双目擎着泪走出了会议室,所有人都比她先一步离开,在征得她的同意之后,他们已经要去准备凌悦接下来的手术了。

    施怡不想现在就去凌悦的病房里看望她,她害怕此时的凌悦是醒着的,她害怕凌悦会拉着她的手哭泣着对她说:“妈妈,为什么悦儿又要做手术?你不是说过悦儿的腿以后会康复的吗?为什么又变了呢?”

    这些问题,她没有办法像医生对她解释的那样去对凌悦说出口。

    凌悦是她的骄傲,她不想看到凌悦失魂落魄的样子。那样不仅仅是自己受不了,也会有可能改变她的决定。从而再影响了凌悦往后的一生。

    双手扶着墙施怡痛哭出声。这个时候她多么希望凌非岩能够在她的身边,能给她一个肩膀靠靠。能包容她的泪流不止。

    可是凌非岩从昨晚和她吵过之后,一大早连餐点都没有吃就已经离开了家。具体是几点走的,她出门得急,也未来得及过问。可是她却知,凌非岩并没有到医院关心问候过凌悦。

    这一点就足以让她伤心难过很久的了。

    “为何受苦的都是我的女儿?上天啊,你就不能公平一点,不要让所有的祸事都降临到我的女儿们身上吗?有什么都冲着我来好了!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