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0章 一生都不再完整-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070章 一生都不再完整

    这个和封擎苍比起来,是否有过之而无不及呢?裴诗语在这个时候只想到了迟浩月的话,还拿迟浩月的好来和封擎苍的不好做了一个鲜明的对比,当然就是迟浩月完胜了。

    而封擎苍这一次败得也是非常的窝火的,要是知道裴诗语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还满心满脑的想着迟浩月,还觉得自己没有迟浩月那么好的话,也一定会变得疯狂。

    “你不会,我也不会让你成为那样没有生气的东西。你会越来越好的。”封擎苍一边启动着车子,一边和裴诗语说道。

    “只要还呆在你的身边一天,我都有可能会变成你口中说的没有生气的人!我很笃定的告诉你,我不想被你成天控制着做这个做那个!我想要自由。请你给我自由!”

    “有了自由然后呢?你想怎么做?离开我之后,你觉得你就会可以过得很自由自在的,一点忧愁的没有了吗?你以为你离开我之后,迟浩月不会再找上你,再给你洗脑让你更痛恨我一些吗?!”

    封擎苍真的是真相了这一次。在情急之下,他竟然说出了这些话!或许是他早就想到的那些问题,不过没有直白的说出来。

    当在说出来的时候,裴诗语瞪大了双目,瞠目结舌的。她被封擎苍这炮语连珠的气得哑口无言。

    他总是在觉得迟浩月是在害他!难道她就没有自己的思想,就不知道到底是谁想害他吗?迟浩月从来就没有和她说过封擎苍会害她的话!一切都是她自己找到的线索,都是她慢慢恢复的记忆知道的过去的那些不堪的往事!

    她是凭着自己的本事发现了过去,发现了是封擎苍想要利用她的!这些怎么能赖在迟浩月的身上呢?他是那么的美好,是在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愿意为她付出生命,也想要她放下仇恨好好的生活下去的男人啊!

    封擎苍怎么可以当着她的面诋毁迟浩月呢?他的心到底是有多黑才能够理直气壮的说出这些?!

    裴诗语沉默了,她不愿意再和封擎苍争执下去,他们这样下去是无休无止的。她选择沉默的原因还有很大的因素,就是害怕她会死于非命。

    迟浩月一心想要她好好的活着,她让他受到了那么大的伤害。在他不在她的身边的时候,她应该想办法保护好自己的生命安全,不能让正游走在死亡边缘的迟浩月还为她担心。她想,迟浩月一定不想看到她和封擎苍这么激烈的争吵,最后受苦的一定会是她。

    她想明白了之后开始缄默不言。扭头看向窗外。

    这个模样就和当天封擎苍从迟浩月家里将她接回家中的时候的样子是一模一样的,不过是像是录像一样重放了一遍。着装不同,他所有的感受都没有变过。

    一股淡淡的忧伤在车厢内弥漫开来,封擎苍知道自己对裴诗语说的话太重了一些,她一时之间还难以接受。就让她先自己静下心来想想,总会有想明白的时候的。

    踩下油门,封擎苍的车就缓缓开了出去。就算是两个人开始较劲了,封擎苍也没有失去对她的耐心,他愿意守候着她。

    再说凌悦那一天晚上被封擎苍,裴诗语先后掐了脖子之后,她又撵走了凌管家。病房里面除了她就只有安静陪伴。

    当一切归于平静之后,凌悦才彻底的抱头痛哭出声。在之前她是可以撕心裂肺的指着裴诗语的脑袋骂她不要脸。

    可是看着她口中的不要脸的女人跟着自己最心爱的男人离开的时候,她的整个心都空了。哭着哭着,她累了,她想要寻求一丝安稳,想要一点点温暖。

    然后她想到了施怡,想到了凌非岩。这是她的姨妈还有姨父,并非她的亲身父母。可是当她受到了伤害之后,她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家的温暖。她想一切都能够回到过去,希望一切都在裴诗语没有出现之前一样美好幸福。

    是什么让裴诗语出现了?她破坏了她的幸福啊!所以她该怎么去报复裴诗语呢?她此时此刻是怒意横生,她的恨如绵绵长江水,没有尽头一样涌进了她的胸膛里。她的身体已经装满了仇恨的血水。

    她的脸毁了,她的脚也废了。她的这一生都不再完整了。

    而将她变成了如今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的女人却活得逍遥自在,和她心爱的男人在一起,他们联手对付她,看她笑话,给她难堪。

    这些都是天大的耻辱,她凌悦不会就这样算了的。

    当晚她就想到了应该怎么去报复裴诗语的方法,她知道裴诗语这辈子最在乎的是什么,所以她就是要毁了裴诗语最在乎的东西!

    由于被送到医院的时候非常的充满,凌悦的包包和手机都还放在裴诗语的家中没有一起跟着医院过来。所以这个下着天大的暴雨的夜晚,她孤独的忍着疼痛,什么都没有干,

    她很想给施怡打一个电话让她过来,很想告诉施怡,裴诗语和封擎苍来找过她,想当着施怡的面指出这两个狗男女人不是!可她却拉不下脸去找护士进来借给她电话,或者是帮她打一个电话,这些她都不敢。她只能躲在被子里哭泣。

    次日清晨,施怡就从总统公馆来了医院。凌悦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但是她却不能再继续呆在这家医院里。所以她大早就赶了过来,就是为了帮凌悦转移医院的。

    她要让凌悦转移到她联系好的私人医院里继续做接下来的治疗。这样就不会被人发现他们的身份了,也不会引起媒体的关注。

    这些都必须要做得很隐秘,在一大早的时候最适合。

    因为昨晚的时候和凌非岩大吵了一架,是凌非岩第一个对她摆出难看的脸色,也让施怡觉得事态非常的眼中。所以她也没有提前征询凌悦的同意。当她来到医院的时候,凌悦都还在熟睡之中。哭了一整晚的她,熟睡的时候,双眼都还红肿得像两个核桃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