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1.第2061章 寻死觅活-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2061.第2061章 寻死觅活

    可是这个时候他却已经冷静了下来,用餐的过程,他的脑子已经想了很多很多。而且正是因为当着封擎苍的面,他才能思考清楚一些他在家里面对沈水月的哭闹的时候想不明白的。

    握紧了手里的刀叉,沈喻清吞了一下口水,也悄然换了一口气。他最后开口对着封擎苍道:“我妹妹次说了你次在医院救了她,而且你为人不错,想要和你进一步发展。”

    “当着我未婚妻的面说这样的话,是想要给我难堪,还是想要挑拨我们之间的感情?我不知道你和你妹妹打的什么歪主意,但是我现在也明确的拒绝你!不可能!也请转告你妹妹一声,以后不要再没事出现在我的面前,避免让我未婚妻产生不必要的误会。”

    “你那么看不水月儿吗?她到底有哪点是配不你的?我们沈家虽说没有封家如此有钱有势,但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家!”

    “亏得沈大少爷还是在外国那么多年,你的思想竟然如此的老顽固。爱是爱,我封擎苍这辈子都只会爱身边的这个女人,除了她,不会再多看别的女人一眼!次话已经和你说的恨清楚了,何必这样纠缠不休?你时间很多吗?”

    封擎苍拿起桌的凉白开微微抿了一口,水珠沾在他的唇瓣之,晶莹透亮的。

    裴诗语听到封擎苍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有些错愕的看向他。她没想过,封擎苍当着外人的面,也会说出这样的话。

    她还以为,这样肉麻兮兮,让人脸红心跳的情话,他只会当着她的面说出来,只是为了哄她开心,哄她多看他一眼。

    真正的感受到了,他对她的真心。可是她却越加的疑惑,他嘴巴说的只会娶她,那又该怎么证明他对她的感情不是偏激的??为了她,他真的愿意放弃外面的那些莺莺燕燕吗?

    “确实,是我的思想老旧了。可是为了水月的幸福,我不得不再一次找你。自那天从医院回来之后,水月每天吵吵闹闹的嚷嚷着要见你。已经有两天滴米未进了。”

    “所以因为她的胡闹,给你们家里带来了麻烦。你们要让我来为她的胡闹买单吗?难道你不知道,你这样的行为也给我带来了麻烦?造成了我极大的困扰?”封擎苍勾唇笑看着沈喻清道。

    他本以为沈喻清是一个商业对手,现在看来,还是他高看了他一眼。不过是一个宠妹狂魔。

    都已经亲眼看到了他有未婚妻了。还想当着小语的面儿挖他的墙角。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裴诗语也沉默了,这是封擎苍自己的事情,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她不适合插嘴。不过是英雄救美,美女动心的童话故事。

    她不知道之前还以为这两个人真是有什么必须要解决的仇怨呢。现在真是白费自己心机一场。还让沈喻清坐下来和她一起吃饭。被他看着的时候,感觉全身都毛毛的,一点都不舒服,也导致她的胃口降低了不少。

    “我知道。可是也请封总能够看在你和我妹妹相识一场的份,出面去和她说清楚。让她彻底对你死了这一条心,也好让她回归新的生活。”沈喻清的声音越说越小声。

    这会儿他才知道自己到底是有多么的强人所难。

    封擎苍的条件那么优越,若是真的看沈水月的话,又怎么会不承认呢?而对面坐着的这位女子,虽然他不知道她的身份几何,可是也能从她的言谈举止看得出来,她也是一个大家闺秀。

    而他又怎么能因为自己的妹妹的幸福而去要求封擎苍为沈水月做什么什么呢?他的未婚妻在这里,当着别人的未婚妻提出这样的要求确实是太过分了。

    小心的抬眸看了一眼裴诗语,沈喻清却怔住了。

    这件事如果是一个正常的女人,也应该起一些波澜。可是她却好像是事不关己的那般坐得好好的,手搅动着果汁,表现出一点都不在乎的样子。

    难道是与她从小的礼教有关吗?是过于大度了,还是过分相信封擎苍不会做对不起她的事情呢?

    也是,封擎苍刚才说了,这辈子不会再看别的女人多一眼。非她不娶的誓言当着外人的面,他也能够许下。

    若是他自己,沈喻清不能确定,他这辈子是否会为了一个女人而做出那么大胆的决定。

    “封擎苍,你看人家的妹妹也不容易。都为了你寻死觅活的了,你怎么不能去安慰一下人家呢?沈先生的出发点也确实一点错都没有,不过是想要挽回一条他在乎的人的性命,不想看到如花的少女因爱做出傻事,我觉得他是一个很好的哥哥。你觉得呢?”

    说完之后,大大的喝了一口饮料,裴诗语嘴里鼓囊囊的看着封擎苍,冲着他眨眼卖萌。别提有多可爱了。

    在她自己的眼是可爱,在封擎苍的眼却变成了可恶!

    他知道,当沈喻清说出什么不利于他的话的时候,这个该死的小女人一定不会在乎他,反而是把他往别的女人身边推的!

    他的话都已经说得那么清楚了,难道她不能长点心,不能表现出稍微在乎他的样子吗?真是叫人心碎了一地,却又拿她无可奈何!

    “喝那么大口,小心呛着,慢慢咽下去!”封擎苍话里的意思是,你刚才的话,还能够收回尽快收回,他不会当真的!当什么都没有听到过。

    裴诗语左右摇摆着头,一脸我乐意的样子,顿时恨得封擎苍牙痒痒的。

    “谢谢裴小姐帮我说话。你说的没错,我确实是太在乎我这个妹妹了,也是我唯一的妹妹,由于家族关系,我常年在国外一个人打拼,也很少有机会能够和家人团聚。这一次回来却碰到了我妹妹的感情大事,我本不想出面多管此事的。若不是看她真的是太可怜了,才会来叨扰封总的。还请见谅。”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