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0.第2060章 欲言又止-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2060.第2060章 欲言又止

    他并不是有意一直想要盯着裴诗语看的,而是她坐在他的对面。能和如此佳人共用午餐,沈喻清的内心莫名的有些激动。也忍不住多瞄了裴诗语一眼。

    也没有封擎苍说的那么直白,是偷瞄而已,不是直勾勾的一直盯着她看。不过沈喻清并没有反驳封擎苍的话。桌摆放着各自的餐点。

    虽然是同一个餐桌用餐。但是封擎苍是不愿意和沈喻清共同食用同一份餐的。他能够做出的最大的容忍,是借四分之一的桌子给沈喻清吃一顿饭而已。

    如果他识相的话,最好是吃完走人。不要当着裴诗语的面说一下没用的废话。

    “不知道沈先生找封擎苍到底什么事,这么唐突的拦着我们的路。现在这里也没有别人,你当说无妨。”

    裴诗语优雅的用餐到一半,也刚好吃了个半饱。因为饿久了所以开始吃美食的时候却不见得可以全部消灭掉。

    “他是闲的。你别管他这么无聊的人。乖乖吃饭,多吃一点,下午的时候还要消耗体力。”封擎苍边说边往裴诗语的餐碟里放食物。

    他和裴诗语两人点了不少食物,因为裴诗语可能会想要吃的,封擎苍尽可能的满足她。不过也没有达到铺张浪费的地步。只是平常多了一些。

    想到自己平时过于忙碌了,封擎苍内心对裴诗语也有一丝亏欠,所以想在各个方面都尽量的满足她。这些生活的琐事,他是不想委屈她的。

    “你吃吧,天气太热,胃口不是特别好。吃了这些已经够了。”见封擎苍如此照顾自己,裴诗语是想要发作叫他不要再往自己的餐碟里添加食物了,她真的不想吃他的筷子夹的东西。

    算是再美味的食物是他夹到自己碗里来的,她都觉得如嚼蜡一样淡而无味。

    “那喝点果汁,尝一些甜点。这里的甜点还不错,是你喜欢的口味,以前你也时常来吃的。”封擎苍又补充道。

    招呼了侍者,很快有人过来了。

    “点的餐后甜点现在可以了,不要太冰,也不能过于常温。”封擎苍和侍者说了一声。

    “好的。请稍等。三位的甜点很快会齐。请问还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侍者非常有礼貌的在桌边等待封擎苍的吩咐。

    封擎苍对他淡淡说了一声,“暂时没有。先这样吧。”

    “好的,请先生女士慢用。”

    甜点很快来了,也是几分钟左右。而这期间,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沈喻清很想说点什么,但是当他亲眼看到了封擎苍对这个女人无微不至的呵护的时候,他那些本来想要说出口的话,不知为何又卡在了喉头,久久都发不出声。

    这一顿午餐吃得非常的不给力,他是寻仇来的。却感觉自己变成了一个超高瓦数的电灯泡。而且,他还该死的觉得,封擎苍和这个女人非常的般配。

    当这个想法出现在脑海里的时候,沈喻清在心里开始咒骂自己。如果他们两个人在一起了,那他的妹妹沈水月岂不是白瞎了?

    看了封擎苍这个三心二意的男人罢了,现在怀了身孕,天天在家里寻死觅活的是要家里人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要帮她把封擎苍给拿下!沈家全家的人都被沈水月折磨得受不了,连最最疼爱她的沈父都被折磨得去外面住了一晚。

    沈喻清知道这件事要是不解决的话,沈水月一定会没完没了的闹下去。但是想要解决这个问题,最大的关键是封擎苍。

    “沈先生到底想说什么?为何几次欲言又止呢?是因为我在这里所以觉得不方便说话。想要我借故去个洗手间什么的吗?”

    裴诗语胃口不好的原因还是因为沈喻清。她很想快些弄明白这位沈喻清气势汹汹的来找封擎苍到底所为何事。而他迟迟不开口,她想要知道都没有办法。

    “那倒不是。”

    “小语,你是我的女人。老关心别的男人不担心我会吃醋吗?”封擎苍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了起来,一脸不满还有些委屈的看着裴诗语。

    之前他已经打断了两人的交谈,但是谁也不是傻子,又怎么看不出来裴诗语是想要找沈喻清搭话呢?

    他知道,算是沈喻清当着裴诗语的面污蔑他和沈水月之间有不纯的关系,那裴诗语也不会关心。反而可能会取笑或者讥讽他,最大的可能性是让他去找沈水月什么的。

    总而言之,裴诗语不会关心他和哪个女人有没有暧昧的关系。她只关心他是不是缠着她。

    如果裴诗语能够有一点点在乎他的话,封擎苍也不介意沈喻清当着面说出沈水月的事情,可正因为封擎苍心里非常的清楚,他才懒得听沈喻清废话。

    “是这样的,我找封总是想要和他谈谈,封总与我妹妹之间的事情。”

    “你妹妹?她和封擎苍能有什么事情?难道你妹妹也是封擎苍的红颜知己吗?我见过吗?”裴诗语揶揄的笑了。

    说最后一句的时候还双眼冒着精光的看着封擎苍的脸,两人四目相对。裴诗语很快收回了自己带着浓浓笑意的双眸,弯弯的月牙儿也变回原样。

    感觉到封擎苍好像生气了,而且看起来还气得不轻。裴诗语也不敢和他对视太久。

    “我妹妹”

    “你妹妹到底怎么了?你有话直说呗,干嘛吞吞吐吐的,吊人胃口。”裴诗语听的有些累,想要从他的口挖出几个字,怎么都感觉登天还要难些?

    “沈先生,如果你想要在我的未婚妻面前乱说话毁我的形象的话,那封某劝你一声,最好是有了真凭实据再开口。没有经过确认的事情不考虑后果的说出来,你也知道后果会有多么严重吧。”

    放下手里的餐具,封擎苍靠在了沙发,同时也换了一个略微舒适的坐姿。

    沈喻清这个时候正好是看着封擎苍的脸说的。如果是在没有坐下来之前,又因为他在封擎苍的公司门口等了太久,他那个时候是冲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