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7章 别多管闲事-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057章 别多管闲事

    “正好,可以达到我想要的效果。”

    “你这个人的心思怎么可以这么坏?你不要脸了,我还要呢!我一点都不想和你扯上关系!什么关系都不想沾上!放开我!”裴诗语真的当着封擎苍的面发怒了。

    重重的甩开封擎苍的手,她却因为重心不稳身子向后仰去,在后脑着地之前,还是亏得封擎苍先她一步的揽住了她的腰肢,才让她幸免于难。

    “小语,不要再胡闹。我们的关系早晚都是要公开的。现在不过是早一点公开,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更不会有什么误会。”封擎苍在她的耳边小声的解释道。

    此时围观他们的人也越来越多了。

    站稳了脚步,裴诗语再次想要挣脱他的手的时候,却怎么都挣脱不开了,他确实是用了一些力气来控制住了她乱扭乱动的身子,而她也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在他的怀里高高的抬着头怒瞪着他。

    “鬼才和你订婚了!我说了,一点都不想和你有关系。你应该去找凌悦,她才是最适合你的人,而且她那么爱你,为了你还能够动手杀人!不管是横看竖看,你们都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所以你最该找的人是她,而不是我!快放开我!”

    封擎苍此时被裴诗语气得差点出了内伤,他对她的感情是日月可鉴,却唯独她一人不愿意相信。简直是要气死他了!

    “周围看的人已经越来越多,如果你不想更多的人知道的话,就站好,跟着我走。有事我们可以再慢慢协商。”

    “我和你还有什么好协商的。你今天就是故意带我来毁我名声的!我要你当着所有人的面承认,我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我要你澄清你今天对我的所作所为。”裴诗语此时却不愿意走了。

    看了一眼四周的人都对她指指点点的,不时的掩嘴偷笑。好像是在取笑她不自量力那样的,又或许在说一些难听的话。她离得远,也听不清楚。

    封擎苍慢慢低下头,嘴唇已经摩擦到了她的耳垂边上,敏感如裴诗语,全身都紧张得动不敢动的,但是却没有忘记,她是谁,她在哪里。

    “你想干嘛?我告诉你,别乱来!你要是再弄出更大的误会,我一定不会原谅你的!并且让你后悔这么做!”裴诗语紧张的用双手搁在封擎苍的和她的身体之间。

    就算是迫于他的淫威之下,她不得不屈服,那她也不想就这样被人误会他和她之间有关系。

    感觉到了她全身都紧绷在一起,封擎苍想笑却忍着,邪魅的勾着唇角,他在她的耳边呼出温热的气体,让她紧张得更是忘记了反抗。

    她的反应或许是让他觉得愉悦了一些,这个小女人。就该用一些非正常的手段来惩罚她的不乖,他说:“你觉得我现在就算是说了,还会有人相信吗?”

    “就算、就算是没人相信!你也该这样做!而且你都没有这样做,你又怎么知道没有人相信呢?”裴诗语气鼓鼓的反问道。

    她现在特别的后悔自己早上为什么没有穿一双细跟的高跟鞋出门,而是穿了平底鞋,若她穿的是高跟鞋的话,保准一脚踩上他的皮鞋,让他的皮鞋都破一个洞!届时都不需要她反抗,他吃疼之后就知道她不是好招惹的主,也自然就会让开她了。

    忽然有人朝着封擎苍和裴诗语走来,看着封擎苍又看看他怀里娇小的身影,用着打趣的声音在两人的身后大声的道:“哟呵,这不是封总吗?怎么有这么好的闲情逸致在这里和小姑娘打情骂俏呢?”

    这大嗓门喊的,生怕没人听见他说了什么似的。

    封擎苍侧脸看向来人,这不是昨天才和他有过一面之缘的沈喻清又是谁?

    “与你无关,别多管闲事!”封擎苍冷冷丢下这一句话就想带着裴诗语离开。

    这个男人嘴巴欠得很,第一次见面,虽然看起来衣冠楚楚的。不过也是一个没有脑子的家伙。当着裴诗语的面,他可不想和沈喻清有什么牵扯。

    况且,他忽然出现,又特意假装认识自己,就让他觉得他有不纯的目的。否则不会出现在此的,来人不善。封擎苍不想和这个人在此纠缠。

    “怎么我才来,招呼也不和我打一个就急着走?这个小姑娘看着和封总的关系不浅,怎么不介绍一下再走。这么急着去哪儿啊?是害怕我说些什么吗?”沈喻清今天来此就是为了要找封擎苍的,在这里见到了也不会就这么轻易让他走了。

    他来了封擎苍的公司等了整整一个早上,就是亮出了自己是沈氏未来的继承人的身份,封氏的员工还是拦着他不给他进去找封擎苍。偏说什么,没有预约不能见他。这就让沈喻清觉得丢面了。

    当然他平时也不是这样的。今天这样也算是失礼了,可是为了他的宝贝妹妹,他不得不这样去做。就算心里知道,这是一件丢人的事情,他为了自己唯一的妹妹也豁出去了。

    “沈家兄妹想来都是如此吗?不懂看人脸色,看不出别人的喜恶吗?”封擎苍头也不回的道。

    裴诗语看着像是被封擎苍拥着肩膀走的,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脚板底基本上都是离地的。她压根就是被封擎苍抱着走的!而他是怎么做到的,她竟然不知道!就这么环着她的双肩,她就像是不由自主的跟着他的步子走那样。

    “你放开我啊!到底是吃错什么药了!一整天都在做那么无厘头的事情。”是被封擎苍弄得有些难受了,肩膀也吃疼,裴诗语才加重了一些声音道。

    此时都已经走出了几十米远了,沈喻清依然跟在封擎苍的身后。

    其实本该是要直接去停车场取车,然后去订好的餐厅吃饭的。但是在一楼的时候,裴诗语自己跑出了电梯,所以他才跟着一起出来的。

    若没有跟着出来的话,就不会碰到这个讨人厌的沈喻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