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学霸的碾压-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06章 学霸的碾压

    裴施语吃了这么大的亏,心底窝火极了,心底琢磨着该怎么反击回去。

    她之前还是低估了一些人的无耻程度,所以才会吃这么大的亏。原本想着都是同事,在同一屋檐下工作,再怎么也会给彼此留点余地,没想到别人却不是这么想!

    她要是不做点什么,真是在牢里白混了。

    中午午休的时候,大家正打算去用餐,一个身穿黑色燕尾服,手上还带着白色的手套,看着很有英国管家范儿的高大男人站到门口。

    “这不是l&l花坊的送花使者吗?这是给谁送花啊?”

    “l&l?就是那个贵死人,几朵花就能让普通人一个月吃土的花坊?我去,谁的追求者这么壕,竟然在这家花店订花!”

    大家的目光下意识的投到了陶悦的身上,在裴施语没来之前,她一直是办公室之花,拥有众多的追求者。

    而她只收来自l&l的花,其他全都不屑一顾。

    陶悦也心底默认是有追求者给她送花,得意的走到那个高大男人面前,微微挑着下巴,那神态叫个得意。

    “是找我的吧?真是烦死了,那些人就知道送花,一点创意都没有。”陶悦表情那叫个嫌弃,可眼底的光亮却暴露了她真正的想法,一副恨不得所有人都来跪舔的模样。

    送花使者朝着她微微鞠了一躬:“请问您是裴施语小姐吗?”

    陶悦嘴边的‘是’差点吐出来,又给生生咽了回去。

    “裴施语?!”

    “受一位绅士所托,让我们花坊为裴小姐送上最美丽的祝福。”送花使者礼貌道。

    话落,所以人的目光顿时全都投到裴施语身上,裴施语这时已经想好如何应对,就感受到身上投来各种目光。

    又闹什么事?!

    裴施语第一反应就是又有人要故意整她。

    “施语姐,有人在l&l订花送给你!”周安安一脸羡慕道。

    看到专属l&l花坊的制服,裴施语也怔了怔,谁会给她送花?不会又是那个保安吧!

    “你好,我就是裴施语。很抱歉,请帮我把花退回去。”

    送花使者确定来人,扬起一抹礼貌又真切的笑容:“裴小姐您好,请您不要辜负那位绅士的心意。鲜花赠美人,本就是应当。我们花坊的花已经送出,绝不收回。”

    说完,他朝着另一个方向招了招手,于是就看到一群穿着女仆装的漂亮女孩手里捧着一大束香水百合走了过来,顿时整个走廊都被花给淹没了。

    香水百合发出淡淡的香味,芬芳怡人,让人为之心醉。

    “哇!好多啊,这都有上千朵了吧!”

    “这得花多少钱啊!我记得之前谁订过最普通的玫瑰,十几朵就要上千块呢,那里的花贵得吓人。”

    “这是最顶级的香水百合,每一支都特别昂贵!乖乖,这么多花也太奢侈了吧!”

    不仅仅是秘书处,整个顶楼都被震惊了,纷纷赶过来围观,这也太壕了吧!简直闪瞎眼啊!

    “我记得陶悦收过最多的也就是其中一捧吧,好像还没这大。”人群中不知道谁在嘀咕,陶悦听到差点咬碎了一口银牙,精致的面孔都有些狰狞了。

    “哇,你未婚夫是要过来求婚吗?好浪漫啊!”周安安瞪圆眼,一脸羡慕道。

    众人一听,才想起这件事来。

    “不会吧,一个保安也有这么多钱买花?”

    “你别小看保安,你没看到之前新闻有说清洁工开着超跑上班的。这年头很多人有钱人很低调,做保安根本不是为了挣钱就是为了打发时间而已。”

    陶悦瞪向王姐,表情恼怒极了。

    王姐一脸莫名:“这不可能啊,他怎么舍得花这么多钱买这么多花!”

    裴施语也诧异极了,如果不是那个保安,谁会送花给她?而且还是她最喜欢的香水百合?

    是巧合,还是特意调查安排的?

    “你好,请问是谁给我送的花?”

    送花使者双手将精美的卡片递了过来:“请您查收。”

    裴施语打开卡片,上面只印有两个刚劲有力的笔迹:收下。

    这笔锋这简洁霸道的画风,一个熟悉的身影立刻出现在裴施语的眼前。

    是……他?!

    瞬间,她的脸开始烧了起来。

    男人到底想要干嘛!怎么突然闹出这么大阵仗?!这完全不像是男人的风格啊。

    那天的拒绝,她还以为男人不会再提起这件事。

    毕竟男人这样身份的人,多的是人投怀送抱。且他性格霸道,被人拒绝没有恼羞成怒都是修养好,不太可能还会拉下脸继续追。

    又或者,她猜错了,送花的并不是那个男人?

    除了他还有谁?

    “你藏什么啊,让大家看看到底是谁!不会是你为了虚荣自己送给自己吧?”陶悦拿不到卡片,皮笑肉不笑嘲讽。

    “不可能吧,这些花那么贵,她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钱,她又不像你是个富二代。”汪莉直接否定。

    王姐恼怒道:“裴施语,你都是有男人的人了,怎么还到处勾三搭四的!也太不知检点了吧!”

    “怪不得不愿意承认,原来还有更有钱的在钓着!”陶悦觉得自己真相了,那叫个得意,语气里包含着浓浓的轻蔑。

    两人一唱一和,让许多人对裴施语都开始微妙起来。

    “我跟那个人一点关系都没有,如果你们继续污蔑我,我不介意冒着被开除的风险去调监控证明清白!那里是公司大门,布满了监控,昨天发生了什么,你们脑子记不住,监控可不会忘记!”裴施语冷冷开口。

    “不就是一点小事,你至于这么威胁我吗!”王姐恼怒道,心里不由咯噔了一下。

    她敢这么做就是想着这是私事,裴施语就算再硬气也不敢闹大。公司最忌讳这种事,平时没人吭气也就没什么,真要闹起来谁也落不得好。

    “对你来说是小事,对我来说,我不介意为了真相鱼死网破!我在哪里都可以生存,可你们离开了封氏,就不一定能这么舒坦了。”裴施语傲然道,一副自信的样子。

    大家这时候才想起,裴施语可是精通五国语言的人,就算你不在秘书处,也能活得风生水起!完全不受威胁。

    这就是学霸的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