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1章 噩梦中惊醒-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041章 噩梦中惊醒

    经封擎苍提醒,裴诗语才知道自己已然一身的冷汗布满了背。在男人强而有力的怀抱之中微微点头,算是应答了。

    “小语,不管你做什么,我相信都是对的,你有自己的理由。你不想让我知道的,我都不会去探究。只盼着有一天你能和我解除误会,重新和好如初。”

    放开裴诗语,他低着头垂着眼帘认真的看着裴诗语道。

    裴诗语被迫看向封擎苍,他此时所表现出来的真诚,差点让她相信了他是一个善良的人,是一个只会为她考虑的好男人。

    脑袋忽然一痛,裴诗语痛苦的眨了下眼睛,也顺势移开了眼。

    “白天逛了一天,累了,我回去洗澡睡觉了。你也回吧。”挣脱了封擎苍的双手,她抱着小白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步伐比以往更快了三分。

    看着空空如也的双手,封擎苍失笑出声。

    “小语,就算是想要逃,也不需要做得那么明显吧。你可知你这样真的会伤到我的心。”右手轻轻的按压在自己的心脏处,封擎苍又自言自语的道:“这个地方,真的会痛。”

    仿佛是被伤得千疮百孔的封擎苍没有第一时间回到别墅里,而是裹着一条花白白的浴巾在别墅里随意的走了起来。

    走出了很远,裴诗语没有听到身后有人的脚步声,她才把屏住的那口气重重的吐了出来。

    刚才真的是紧张死她了。

    “该死的封擎苍!真是见鬼了!干嘛忽然那么善解人意?装成这个样子到底是想要干嘛?你以为你这样我就会相信你吗?我可不是单纯无知的小绵羊。你是什么样的人好在我早就一清二楚了,不然真是要被你这个深情体贴的样子给骗到了呢!”

    回头张望了一眼,已经远得足够和封擎苍完全失去了联系。

    不知道为何,她却升起了一股失落的感觉。这种感觉很怪异,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难道封擎苍没有跟着她却反而让她觉得失望吗?

    不是说好,她在哪里他都会在的吗?为什么这一次他没有跟上来。

    这是一个非常纠结的思维,裴诗语没有办法去控制自己的大脑不会去想这些。总觉得自己被封擎苍给抓回去了之后,就是应该和他形影不离的。因为他曾这样霸道的对她说过的。

    次日清晨。

    第一缕阳光透过玻璃折射进来的时候,裴诗语就醒来了。因为昨晚的事情,她现在都还有一些想不明。

    在熟睡的时候,忽然就做了一个噩梦,梦中自己再一次被封擎苍给囚禁了起来,一个密不透风的密室之中,除了她之外还有一个婴儿。她和那个婴儿没有办法交流,可是那个婴儿却一直大哭个不停。让她想不注意她都难。

    可是她却看不清楚婴儿的脸,是模糊的。只能看得到她小小的四肢因为大哭而不断的乱动。

    关的时间久了,密室里的氧气也变得稀缺,到最后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呼吸。而婴儿的哭声也越来越惨烈,渗人的很。

    裴诗语最后是想要接近她抱起她哄哄的。可是当她的手碰到那个婴儿的时候,却看清楚了婴儿的脸,她的双眸流着鲜红的血,对她露出一个非常诡异的笑,嘴角都渗出血。一滴滴的如真的一样滴在了她的手上。

    裴诗语是被吓了一大跳的,将她直接扔在了地上,然后那个小孩就带着那个诡异的笑最后化成了一摊血水,裴诗语也因为缺氧呼吸不过来,最后从梦中惊醒了。

    “怎么回事?为什么最近总会做这么可怕的梦?”拍拍自己的胸口,裴诗语还没有从哪个梦中回过神来。

    全身都被吓出了热汗。醒了之后也没有了睡意,看了床头上的时钟,不过是六点五十分。

    阳光已经暖暖的射进落地窗了,裴诗语光着脚下了床,修长白皙的双腿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着莹莹的光泽透亮。

    这是一双能够让男人或者女人看了一眼就鼻孔出血的超级美腿,虽然不是特别的长,但是比例比起那些超模的更加完美。

    轻轻的拉开窗帘,让被遮住的阳光全部都洒在她的身上,懒洋洋的伸了一个懒腰。裴诗语觉得在这个地方睡一觉起来人也感觉很清爽。

    如果能够忽略掉昨天晚上的那个噩梦的话就更加好了。可惜,她最近总是被噩梦缠身,睡得相当的不安稳,也是非常难受的一件事儿了。

    她今天算是起得非常早的了。最近身体不好,也病了,大病初愈总觉得有一些累,可能是身体素质变差了一点。

    看晨光正好,早上的空气又如此清新,裴诗语去了衣柜间找了一套运动衣给换上。随意的扎了一个高马尾,穿好跑步鞋之后就出门了。

    以为自己已经起得够早的裴诗语洗漱好下楼就看到了已经在厨房里面哼着小曲准备着早点的苗嫂了。

    除了大吃一惊,裴诗语真的没有太多的表情了。

    不由得想,难道苗嫂平时没事也起那么早的吗?真真是厉害了呢。若不是她被噩梦给吓醒了,她这一睡至少能够睡到日上三竿。

    “小姐,你怎么不多睡一会儿就起来了?我这边早点还在准备呢。正好,您想吃什么可以和我说,我今天熬了些粥。因为一不知道您喜欢吃什么,粥和生煎包饺子还有银耳汤一起都准备了一些。”

    “苗嫂早啊,真是辛苦你了。我们来这一趟,你竟然特意起个大早为我们准备了那么多早餐,真的谢谢你呢。”裴诗语闻到了香味,不由得多吸了两下小琼鼻。

    闻到浓郁的香味,裴诗语也能从这些味道之中分辨出好坏。看来苗嫂还是有一手非常好的厨艺的,就不知道和封擎苍的是否能够相比了。

    “呵呵,哪里的话。这不都是我应该做的嘛。你们难得回来,我自然是得准备一些你们爱吃的东西。小姐有没有特别想吃的,我给做。”苗嫂被裴诗语夸赞了一番还觉得有一些不好意思了。老脸还有一些泛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