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0章 外出被抓-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040章 外出被抓

    来的时候怀里抱着小白,回去的时候手里依然是抱着它的。

    以为自己出来的时候并没有被人发现,当她怎么都打不开封擎苍家的大门的时候,她才知道,她应该是已经被人盯上了。

    “鬼鬼祟祟的躲在暗处算什么,都已经跟我走了那么远了,这个时候还躲着有意思吗?”裴诗语身也不回的冷声说道。

    她今天来这里,也就是封擎苍和她一起来的,她出去之后,应该不会有别的人比封擎苍更加着急了吧。当然,还有一个苗嫂。不过裴诗语想,苗嫂应该不会为了封擎苍做这样的事情。

    裴诗语真是这样想,那就大错特错了,想之前,封擎苍为了找到裴诗语,还是让苗嫂亲自出马,最后才断定了裴诗语的和迟浩月的藏身之所。能够找到裴诗语,苗嫂是功不可没的。

    “是变机灵了一点,还知道被人跟上了。”裴诗语冷,封擎苍更冷。他的声音在这个深夜如天寒动地一样冷得人全身都发颤了。

    裴诗语寻声望去,就看到了封擎苍从守卫室的大门里面走了出来。而他的下半身竟只包着一条浴巾,上半身是为着寸缕的。

    完美的身材在月光下散发着诱人的光泽,而裴诗语看到如此大胆的封擎苍有些口渴的吞了下口水,很快就将双眼的目光移到了封擎苍的脸上,不再看那迷人的身躯。

    “这么晚了裹个浴巾就出来了,你这次耍流氓耍得可真是够远的。你觉得这么晚了会有女人跑来看你吗?不老实在家里呆着鬼鬼祟祟的跟踪别人可真是有意思得紧。”

    裴诗语贼喊捉贼先把封擎苍往坏处说去,不想让封擎苍先开口说她的不是。她也不知道封擎苍是否有发现她这么晚是去了迟浩月的家中。

    但是依着封擎苍的那份聪颖,裴诗语觉得封擎苍一定是知道的。或许他连脑袋都不用想,就已经知道了自己去了哪里又见了什么人说了些什么话。

    他的手随时都可以伸得很长,她在他的眼皮底下做一点小动作,又怎么可能轻易的瞒得住他。

    “很好,我都还没有问你,这么晚了跑出去何故,你倒是先说起我来了。那现在我们好好聊聊,你这么晚了去了何处,又是因为什么原因要出去的?”封擎苍走到门边的时候,大门也被缓缓打开了。

    封擎苍如天神一般从门内走出来,一步一步不紧不慢的走到了裴诗语的身边。身高的差距让个子不算太矮的裴诗语,还是需要仰着头看封擎苍。

    对裴诗语而言,封擎苍的身体是健硕的。而他靠的越近给人施加的威压也就越大,心中有鬼的裴诗语被封擎苍这么质问,当下就有些紧张起来。

    抱着小白的手,也毫无意识的用了一些气力,本是睡得香甜的小白也就被裴诗语给掐醒了。

    在裴诗语的怀中乱动一下,睁着迷蒙的双眼看着裴诗语,好像是在问,“怎么了?为什么要弄醒宝宝,人家还好累累。想睡觉,不要再掐人家了哦。”

    低头看一眼小白,裴诗语也如能够听得懂它眼里想要表达的意思那般明了。抱歉的一笑,裴诗语又像是哄小孩一样轻轻拍打着它的背部。

    这个温暖有爱的动作入了封擎苍的眼,却是那般的刺眼。

    如果她怀中的小狗变成小孩的话,那以后她也一定会是一个非常合格的好妈妈吧。想到身边的兄弟都即将要当爸爸了,他的孩儿却不小心流掉了。这是封擎苍一直忘不掉的痛。

    不时就会因为一个不经意的动作,不小心看到的扎心的一幕就会让他想起那段沉痛的过往。

    “小白要往外跑,所以我就追出来了,谁知道它看着小小的跑得却很快。不知不觉就跟着它到了外面了。所以现在就是你所看到的了,谁像你一样,总是这样喜欢跟踪别人,一点**都不给别人。难道我以后去哪里都需要先和你报备一声才能去吗?”裴诗语超级不满的反问封擎苍。

    大声说话,也能把她的虚心给盖了过去。更能让她在气势上不输给封擎苍。

    虽然每一次面对封擎苍的时候,她总是会觉得很害怕。可是时间久了,她也学会了狐假虎威,先发制人就不会被他抓到小把柄。

    就算是被抓到了,她也咬紧牙关不承认他说的就对了。他也不会过多的为难她的,这么想着,裴诗语的胆子又变大了一些,竟敢和封擎苍直勾勾的对视在一起。

    目光炯炯的看着封擎苍,她的眼中的那一点点心虚早就在看上他的时候就消失不见了。封擎苍深邃幽暗的眸光也同样审视着裴诗语,两者都不说话,封擎苍像是在分析裴诗语话中的虚实。

    “这么晚了,又要入秋,夜里还是有点凉。下次出去的时候记得披件衣服,省得我担心。”封擎苍最后大手将她直接揽入怀中。

    而她手中抱着小白,也格挡住了他们之间最亲密的接触。

    裴诗语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封擎苍给忽然吃了豆腐!她自己都还处于懵的状态之中,不知作何反应,呆呆傻傻的站在远处,任由封擎苍抱着她,任由他不断的呼吸着属于她的香甜。

    裴诗语在这一刻忽然有些搞不懂封擎苍这个人了。她这么蹩脚的借口,都没有想过封擎苍会相信。

    他也一定不会相信她说的话的,那现在是不想追究她独自偷跑出去了吗?还是一切都尽在他的掌控之中,所以他才会如此放过她的呢?

    为自己的这一次鲁莽行事,裴诗语现在还是有一些后怕。好在是封擎苍现在不追究了,如果他真的认真起来追根问底的话,她自己也不知道能否能够招架得住他的强势攻略。

    “看你浑身冰冷的,都颤了,可是记得我说的话?”封擎苍布满青胡渣的下巴抵在裴诗语的头顶上,他双手更加用力的环抱住裴诗语,用的气力却不会让她被勒得难受,只会把自己的体温传递到她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