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9章 不要主动与我联系-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039章 不要主动与我联系

    “哈哈,看把你们吓的。真是的,有那么害怕的吗。我不过是逗逗你们而已。”裴诗语忽然大笑出声,抬手重重的拍了一下路遥和胡珊珊的肩膀。

    这一笑有些忽然,而且在胡珊珊的眼中看起来还有一些诡异。这么晚跑回来表情还那么严肃,就是为了和她们开一个玩笑吗?而且这玩笑开得像是真的一样,她们想不害怕都很难的吧?

    “裴小姐,您是怎么了??”路遥松了一口气,全身都放松了下来。她或许是真的害怕被裴诗语给误会了。

    “没什么,我回来是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和你们交代的。”

    紧张的看着裴诗语,两人都屏住了呼吸,就等着裴诗语继续往下说,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是不能在电话里面说的呢?她们都很想知道,可是又有些害怕知道裴诗语口中严重的事情。

    “什么事?”小声的问出口,胡珊珊的大眼睛看着裴诗语,睫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自己错过了重要的消息。

    “首先我要和路遥说一声抱歉,抱歉刚才这样质问你。我其实是想要试探一下你们。现在看来你们真的不知道迟浩月的下落那我也就放心了。”裴诗语也松了一口气。

    “到底是什么事啊?裴小姐,您这个样子怪吓人的。是迟先生真的出什么事了吗?是被坏人给盯上了还是怎么了?难道是做生意犯法了吗?”

    胡珊珊毕竟年纪还小,心思也很单纯,能想到的这些也是脑子的第一反应。

    苦涩的一笑,胡珊珊的胡乱猜测,却是猜对了一大半。迟浩月可不就被黑帮的大佬封擎苍给盯上了吗?可不就是被国家的总统凌非岩给惦记上了吗?

    “他现在遇到了一点问题。我来这里就是想要交代你们,不管之后谁来问你们知道不知道迟浩月的下落的,或者是关于他的任何消息的,你们都需要守口如**。不能透露出一点点信息,包括他的联系方式也不能提供。你们必须对外人说,迟浩月出去了之后就没有回来过,而且谁都联系不上,再联系的时候,手机号码已经换掉了。知道吗?”

    裴诗语郑重的和这两个小丫头交代这件事,正是因为她太关心迟浩月了,害怕他会出现一点点的闪失。

    两个人互看了一眼,冲着裴诗语重重的点下头。

    “嗯!知道了!我们一定会这样做的,请您放心。”

    “那就好。我先在此和你们说一声谢谢。希望你们可以记住对我的承诺,不要做出与今天说的相反的事情。”

    裴诗语非常诚恳的对她们两个人说了一声谢谢,这一句谢谢已经多过千言万语。

    路遥和胡珊珊都觉得她们承受不起裴诗语的这句谢字。毕竟她们是拿了迟浩月发的工钱的,这个钱也从最初来的翻了几倍,所以她们会全心全意的向着迟浩月和裴诗语两人。

    这是她们的老板。为了老板的安危,她们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裴小姐,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请您别说这么重的话。只要您相信我们就够。”

    “是啊!裴小姐,您对我们那么好,我们一定会听您的话,不会对外人乱说一个字的,请您放心好了!”胡珊珊也跟着路遥一起承诺。

    “我知道你们会做到的。其实不是不相信你们,而是有些事情我不方便和你们说,而且太过危险了,我能和你们说的只有让你们守住关于迟浩月的任何消息,就是为了迟浩月好。或许会有更加有钱有势的人找来,也可能会有人想要用钱收买你们。我希望你们不要被金钱给迷惑了,做到今天答应我的事情。只要迟浩月能够平安无事的归来,我们也不会亏待你们今天的守口如**的。”

    “能跟着裴小姐和迟先生,我们已经很开心了。打过那么多份工,也就只有您和先生对我们是最好的,我们也不是恩将仇报的人,这点事理还是懂的。也谢谢小姐对我们的信任。”

    路遥看起来比胡珊珊更懂事一些。她说的话,胡珊珊也非常赞同的在一旁跟着点头。裴诗语得到了两个人的保证,也感觉放心了一些。

    “今天我回来过,也不能让别人知道。”

    “裴小姐是要走吗?”

    “嗯。”

    “这么晚了您要去哪里??而且您回来的时候车都没有。这么晚了你能去哪里?还是在这里住上一晚明天再出去吧?”虽然路遥不知道裴诗语为什么忽然回来又想要马上离开,可是她总觉得裴诗语是在做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这就不需要你们多问了。只要记住我今晚说的话就好了。我相信你们,也希望你们别让我失望,因为我能够相信的人在这个世界上真的寥寥无几。更希望你们以后都能够为我说相信,不要让我后悔。”

    裴诗语虽然是什么都没有说,可是她说的这些对于路遥和胡珊珊而言却已经是非常严重的问题了。

    只能不断的点着头,双眸含i着晶莹的泪水。她们不知道这有钱人家到底发生了什么,虽然很害怕会有暴风雨来临,可是她们也答应了裴诗语,会承受住诱i惑的。

    “裴小姐,我们送您到门口,看着您走吧。这么晚了,不放心您一个人外出啊。”胡珊珊已经走到了别墅的大门了,看着裴诗语她非常的不舍。

    “不需要了,记住我说的就好了。谢谢你们,我走了。记住,不要主动与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