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8章 可以为路遥作证-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038章 可以为路遥作证

    都不知道他到底还在不在里面,是进去过还是出来了。裴诗语也不能确定,但是门是关着的,里面的灯也是亮着的,或许他就是在里面呢?

    难道这家伙今天不喜欢冲澡,改成了泡澡了?所以就一点声音都没有吗?

    小白不知道什么也从沙发上面跳了下来,跟着裴诗语的味道就找了过来了。在她的脚边瞎转悠着。

    “呜……”小小的声音吓得裴诗语赶紧底下头看自己的脚边,抱起了小白,她此时正在听墙角呢。小白出现差点就让她暴露了。

    抱着小白赶紧向大门的方向走去,裴诗语再左顾右盼了一下,确定自己没有被人给发现开了门就向外走去。

    外面的夜色虽然有些暗,可是月色也正浓,能够清楚的照耀出一条路来。裴诗语顺着路一直走到了大门,再回头看了一眼,没有发现身后有人跟踪,一直紧提着的心也就放了下来一点。

    在门卫室开了门,裴诗语大摇大摆的走出了封擎苍家的大门。

    凭着记忆找到了迟浩月的家,给路遥打了一个电话,迟浩月家的大门就缓缓从左右各自拉开了。裴诗语也快步进了迟浩月的家中。

    到了别墅那边也浪费了不少时间,裴诗语现在就特别的讨厌这种大房子。走路都要走到腿抽筋了。

    她偷偷跑出来可不想因为路程过远而被裴封擎苍给发现呢。

    “裴小姐,你怎么这么晚回来了?迟先生呢?他没有跟着你一起回来吗?”路遥和胡珊珊见裴诗语这么晚回来,都觉得很高兴,但是双眼却不断的在她的身后张望。

    “他没有和你们说过去哪里了吗?”裴诗语紧张的问道。

    其实她真的不是故意要过来的,而是实在没有忍住,她太担心迟浩月的安危了。但是她又不敢打迟浩月的电话,她害怕迟浩月现在的情况不妙,自己再打电话过去被人接起却不是迟浩月本人接的。

    同时她也说过要和迟浩月取消婚约,不想再连累他的。可她越是这么想,就越觉得对不起迟浩月。

    他对她付出了最珍贵的东西,她怎么能在这个时候和他划清界限呢?这样到底是她不想连累迟浩月,还是她过于自私了。

    迟浩月要的根本就不多,不过是想要和她在一起这么简单。可是有些事情想得很明白,做起来却很困难。

    在这个困难危险的时期,裴诗语每每想通一件事之后,又会被另外一个问题给绊住脚。

    “迟先生去了哪里我们不知道,自从那天和小姐一起出去了,就没见过迟先生了。是发生了什么事了吗?在电话里您也不和我们说明白一点,我和姗姗他们都要担心死了。”路遥表现得很真切。

    看到裴诗语也是真的很高兴,也同时担心迟浩月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了。

    “路遥,你是不是骗我了?”裴诗语忽然板起脸有些冰冷的横了路遥一眼。

    瞪大眼睛,路遥有些懵懂的看着裴诗语,一脸无知的样子,完全不明白裴诗语为什么这么问。而胡珊珊也看向了路遥,好像也是想要知道她和裴诗语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如果没有的话,裴诗语为什么会忽然这么问路遥话。

    “裴小姐?您怎么忽然这么问,我从来没有骗过您啊。我不知道您现在是在说什么。”

    “你还想说谎吗?”裴诗语眯着眼,却勾起了一抹笑意。

    这个笑看起来有些危险,路遥害怕的退后了一步。可是她依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骗了裴诗语什么。摇摇头,她不解的问道:“裴小姐,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来这里工作我一直都是本本分分的,从来都没有对您和先生撒谎过的!请您相信我。”

    “是啊。裴小姐,路遥怎么会骗您呢?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才会让您产生了什么误会?”

    “呵呵,我都亲自来问了,你还不愿意说实话吗??如果没有骗我,那迟浩月又是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号码的?我新的手机号码可是只给你一个人说过的!”

    裴诗语冷笑两声,眸光深沉的看着路遥,一眼都没有错过她脸上的表情变化。

    “裴小姐,您真的是误会我了。您给了我您的手机号码之后,我觉得需要告诉迟先生一声,然后我就给他打了一个电话,可是电话却没有接通。之后我又给迟先生发了一条短信,顺便把您的手机号码发给他了。”

    “你怎么知道我和他没有联系呢?为什么会主动的把我的手机号码发短信给迟浩月?我虽然有问你关于迟浩月的消息,可是我记得我好像从来没有和你说过,我和他没有联系吧!”

    裴诗语的咄咄逼问,让路遥有些扛不住了。

    可是她依然目光直视着裴诗语,脚步虽然是退后了,切不是胆怯于裴诗语浑身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势。

    “我真的没有骗您。因为我也联系过迟先生,实在是联系不上,您又说过不能随便打您的电话,所以我觉得您和迟先生可能是出了什么问题,就主动把您的手机号码发给了迟先生,我一点恶意都没有,也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如果您觉得这是路遥做得不对,骗了您的话,那我也无话可说。”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路遥也算是给自己找了一个看似很合理的解释。

    裴诗语听了却不会这么容易就相信她的话。在今天接到迟浩月发的短信来的时候,她就觉得有一些怪。她真的不相信别墅里面的所有人都不知道迟浩月的下落,或者是不知道迟浩月打算做什么。

    他说过会回来找她的,可是他现在受了这么重的伤,又该怎么来找她呢?这么重的伤,就算马虎一点修养,怎么也要短短一个月才能够恢复吧?

    “小姐,我可以为路遥作证,她真的和迟先生没有联系的。当时给迟先生打电话的时候,我也是在边上看着的,电话确实是没有打通,而且我们都不知道迟先生到底去了哪里。”

    胡珊珊见两个人久久对视,裴诗语像是忽然变了另外一个人一样,对她们露出了冰冷的一面。这还是她们第一次见,也是让两个人瞬间就明白了,裴诗语并不是如外表看起来的那般无害,她是一只蛰伏着的猛兽,只要不是她看中的猎物,就不会有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