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7章 听墙角-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037章 听墙角

    “封擎苍??”小声的在他的耳边叫一声,裴诗语也不确定他是不是睡着了。她这样盯着他看,如果他没有睡着又被他忽然睁开眼发现的话岂不是很尴尬吗?

    “让我休息一会儿,有些倦了。”

    “你果然是没有睡着。我在问你话呢,你别睡了。”裴诗语可不关心封擎苍是不是困了累了,她对他真的一点都不关心!

    疲惫的睁开满是红血丝的双眼,封擎苍尽量打起精神来看裴诗语,怎奈吃饱了也就犯困,这是每个人都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你说。”尽管很累,也没有精神,他还是用力的按揉一下自己的太阳穴,这样做可以减少他的一点点头痛的感觉。

    “小白是你捡到的小狗,你总该给它起个名字,不能这么不负责捡了就不管它了对吧?”裴诗语相当认真的问道。

    小奶狗也像是听懂了裴诗语的话那般呜咽了两声表示赞同她说的。

    “你不是给它起名叫小白了吗?叫了一整晚了,它该听习惯了。就叫小白好了。”

    “这怎么能行呢?它这么可爱这么乖巧,给它起一个好听一点的名字呗。”裴诗语不依不挠的缠着封擎苍必须要给小奶狗想一个高大上的名字。

    “你是不是故意的想和我说话的?无聊了?”封擎苍算是看出来了,自己已经这么累了,裴诗语还不关心他的身体非得要他给那只蠢狗起个名字才罢休,看来是想要折磨自己吧。

    “你觉得可能吗?不就是让你给起个名字吗?这你都不愿意!真是差劲!小白对不对,这个家伙捡了你,却对你一点都不好,真的很差劲吧??你咬他一口,我给你吃肉肉好吧。”低头拿起小奶狗的两只前爪,裴诗语还把小奶狗弄成了一幅凶神恶煞的样子作势要去咬上封擎苍。

    等放到了封擎苍的手上的时候,小奶狗也非常的配合的舔了两口他的手背。

    挑挑眉,封擎苍觉得有一些意外。这小狗好像还挺通人性的,比他的小女人还要知道心疼他。

    并没有因为它是一只公狗而被裴诗语的美色给迷倒。

    “你这家伙!我是让你咬他,不是讨好他好吧?你怎么这么不给我长脸啊!这么不听话,我可不要你了哦”裴诗语瞬间就炸毛了,感觉白疼小白这么久了,到头来它还去讨好的去舔了封擎苍,气死她了!

    “呵……”封擎苍忍不住发出笑声。

    “还算是识相,知道谁才是真正的救命恩人。以后你就叫小白了。”洗干净之后的小白特别的讨喜,封擎苍也是见了它这么乖觉的样子,对它刚才一直粘着他老婆的事情也没有过多的计较了,暂且先原谅它。

    毕竟他之前威胁过它,它好像也明白一点点人性。所以就让它跟着裴诗语也没有多大关系,只要裴诗语喜欢就行。

    “说来说去,你还是得当一只小白。好吧,这也不能怪我了,谁叫你全身白绒绒的呢?也挺好的啦。”

    低头看了一眼腕表,已经是十点多。封擎苍站起身,低头看了一眼裴诗语道:“时间不早了,该洗洗睡了。”

    “你想睡你就自己去呗,和我说干嘛。我还想和小白再玩一会儿。”

    “嗯。那我先去,你也早点休息,别玩太晚知道吗?”见裴诗语虽然是和他斗嘴了,却不向之前那么强势,多多少少对他的态度还是有所改变的。比起之前确实是好了不少了。

    很是难得,封擎苍也没有再强迫裴诗语必须做什么。潇洒的转身,几个拐角就不见了他那挺拔的身影。

    裴诗语也就放下了手里的小白,任由它一只在长沙发上走来走去的。也没有了和小白玩的兴致了。

    苗嫂此时也过来了,她给小白收拾了一个小狗窝,先暂时用着。封擎苍给了她一张卡,每个月的消费都可以用卡内的款额支付。等明天得空了,她再出去给买一个狗舍回来,这个也是她和裴诗语商量之后决定的。

    “小姐,您的房间我已经帮您给准备好了。少爷之前也给您准备过一些换洗的衣物,都放在了您的睡房的衣物间里面呢。需要我去帮您拿到浴室吗?”苗嫂一脸关心的问道。

    “不用了,我看时间也不挺晚了。你也早点去休息吧。我在这里再休息一会儿,晚上吃得太饱了还不太想动,晚点消化一些了我再去洗睡。”

    “您一个人在这里,时间也不算太晚,如果您想有人陪着说话的话,我可以的。”见裴诗语要自己在这里看电视,苗嫂还是有些不放心她。

    “不需要了,谢谢苗嫂哈。你人真人,我知道你也累了,快去休息吧。我年轻人不会休息那么早的。”裴诗语笑笑的回道,一脸的天真烂漫。

    “那就行,我就住在楼下的尽头的那间房,您要是有什么需要的随时都可以叫我。我等少爷沐浴完了再问问他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吩咐的。”

    “不用了吧,他刚刚和我说洗完澡就会去睡觉了。你别忙活了,怪累人的,去休息吧。”裴诗语汗颜,感觉这位苗嫂也是太尽责了。

    不管是大小事务她都能过处理得好好的,还能去有闲心思等封擎苍洗完澡。她也无语得很。

    “这样啊。那我也去休息吧,小姐早点休息。”苗嫂平时一个人在家里,有时候睡得也挺早的。这十点多的时间,往时没事可做她也是早早就上床躺下了。

    “去吧去吧。别管我了。”像急着撵人那样,裴诗语显得有些迫不急待的让苗嫂早点回房休息。

    苗嫂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就觉得这位美丽的女主人特别的容易让人亲近,而且很照顾她这个打工的。让苗嫂对裴诗语的好感又是直线上升了好几个点。

    等苗嫂也走了之后,裴诗语的耳朵就竖起来了。

    夜好像重归平静,黑暗笼罩住了整栋大别墅。只有房子里面是有光亮的。

    轻手轻脚的走到浴室里,裴诗语贴在门边小心翼翼的听里面的声响。很奇怪的是,封擎苍这次洗澡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