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6章 取名小白-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036章 取名小白

    封擎苍已经在饭桌上专心的吃自己的晚餐,没有去理会裴诗语是不是想要请苗嫂过来一起用餐。

    他早就已经饿得双眼有些发昏了,吃上一口香味浓郁的优质大米饭都已经觉得很满足。不过也是在尝到了美食之后,胃口也大增。

    好在他平时不管是饿得有多么离谱,用餐的时候依然是优雅无比的。

    在裴诗语的软磨硬泡下,苗嫂最终是坐下来了,裴诗语亲自去厨房那边给苗嫂拿了一套干净的碗筷过来。

    “苗嫂,你平时都是一个人住在这里吗?”席间裴诗语不时的发出声音问苗嫂一些简单的问题,相当于唠家常那样。

    对待苗嫂她也很有礼貌。

    “好几年了,少爷都没有来过这里。平时除了我也没有别人,都是我一个人在这里看着宅子。时间久了,我都以为少爷已经忘记有这一处宅子了呢。”

    “是吗,那你一个人在这里应该是挺无聊的。”

    “习惯就好了,也不会有什么无聊的。这里环境优美,虽然是在这里工作的,平时也可以欣赏到这里的美景。”苗嫂一直扒拉着碗里的白米饭,裴诗语问一句她就答一句。回答的时候还是有一些放不开的。

    毕竟裴诗语是这个家里的女主人,她也是第一次与裴诗语接触。也没有想过裴诗语会是一个如此平易近人的人,和她聊的这些都是生活中很平常的话题。

    “那就好。我们这次出去买了不少东西,多数是给你买的,等我们走之后,你也别有什么心理负担,尽管吃尽管用就好了。”

    反正不是她的钱买的,而且封擎苍也说了她就是这个家里的女主人,虽然她一点都不想当这个女主人,可是她也可以利用这个女主人的身份来多关照这里唯一的工作人员。

    而且从和苗嫂的这些谈话之中,裴诗语就能够听得出她话语里的孤独寂寞。一个人在这里守了那么多年,那得多强大的意志力才行啊。

    和外界应该算是完全脱轨了吧,像一个守望者,就等着这个家的主人能够回来。这一点让裴诗语不得不佩服苗嫂的坚持。

    “封擎苍捡了一只小奶狗,既然你一个人在这里就让它留下来陪你吧。也算是有一个能够玩乐的小玩意了。”小奶狗一直都在裴诗语的脚边转悠。

    虽然她也想给它喂一些吃的,但是封擎苍不允许她也没有办法。只能等他们这些人吃饱了再喂这个小家伙了。

    “那敢情真是太好了,我之前还说这小狗子怎么从外面跑到别墅里来了。原来是少爷捡回来的,往后我一定会好好喂养它,给养的干干净净白白胖胖的。”苗嫂有些欢喜,看得出她是比较喜欢这只小奶狗的。

    也算是给小奶狗找了一个归属,裴诗语也不担心它跟着苗嫂会过的不好了。

    女孩子对这些软萌的小动物都很难抗拒得了,特别是它还这么乖巧,又这么粘人,裴诗语更是喜欢它得紧。

    吃饱喝足之后,苗嫂就听了裴诗语的话去给小奶狗洗了一个澡,当它的毛发吹干了之后都蓬松的,而且它还是香喷喷,裴诗语对小奶狗更是爱不释手了。

    去到哪里它都跟着,她要上楼梯,它自己上不去,还会跟在裴诗语的身后叫唤,像是被抛弃了那般可怜兮兮的。

    “你啊,就是缠上我了呗。不过看你这个样子很的好可爱哦。若是我有时间的话真的不介意把你养在身边呢。”裴诗语和它再相处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就觉得自己已经彻底喜欢上了这只小狗狗了。

    “封擎苍,这只小奶狗是你捡到的,你怎么也得给它起个名字吧?”

    裴诗语的精神很好,封擎苍的却不行了,实在熬不住的他靠着舒服的沙发就闭上了双眼,呼吸均匀的像是睡着了那般,裴诗语见她问话了,封擎苍也没有答复奇怪的侧头看了他一眼。

    这一眼才是整个晚上裴诗语真正的用正眼去看封擎苍,因为他是闭着眼的,裴诗语也就大胆的打量他。

    一层暗影打在了他的睫毛底下,黑眼圈也有一些重。裴诗语不知道封擎苍已经多久没有睡好觉了。在她最开始的时候也认真的看过封擎苍,那个时候,他的黑眼圈还没有重到这个程度。

    难道他最近都很忙吗?为什么她感觉他一点不忙呢?还没事就陪她逛逛超市,她去哪里他都跟着。

    这样悠哉的,哪里像是忙得睡不好觉的样子?若不是如此,那就是他失眠了呗?

    裴诗语完全不知道封擎苍在她不在的这段时间,以及在找到她之后的这段时间里都是怎么度过的。没找到她,他没日没夜的都在等消息,或者是自己去亲力亲为的打探消息,还有压得他喘不上气的忙不完的工作,都需要他去做。

    找到她了之后,她又是生病,他更是要彻夜在她的身边守着,害怕他一个分神她再出什么意外了。他这个当未婚夫的,真的是比当妈i的都体贴裴诗语了。

    裴诗语要是知道这些的话,或许会有一丝感动吧。可惜,他从来不和裴诗语说起。做什么都是自己默不吭声的,就算是被误会了,他也独自承担不愿意过多的解释。因为就算是解释了她也不会认真的听他说的话。

    一点点的靠近封擎苍,裴诗语近距离的看他的颜,真的是一个长得极为妖孽的男人了,这样的男人何愁没有女人呢?怎么就盯上了她?

    不知道为何,裴诗语这么看着封擎苍,忽然觉得这张脸非常的熟悉,好像自己曾经无数次这样细致的看过过这张脸一样。

    有一些深刻,可是她用力去回忆去想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见过他的时候,怎么都想不出来。

    唯有那些梦境之中,他对她的残忍,他联合凌家人对她的虐待,每每想起都觉得是真实发生过的让她感到全身都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