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4.第2034章 吃醋的男人-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2034.第2034章 吃醋的男人

    “现在撤回已经来不及了,我已经听到了。我所有的房产都是我们的家,你和我的。以后我都想和你一起回家,或者是我回家了你在家里等着我,这样也不错。”

    说完之后还点了下头,似是非常的赞同自己的这个建议。

    “鬼才会在家里等着你。我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自己说的是司和下属的关系,而且我现在都已经不在你公司班了,更加是一点点关系都没有了。”

    “如果没有关系的话,你现在怎么会在我的车?小语,别急着否定我们之间曾经存在过的。很多事情即便是忘了,却不能证明它们不曾发生,发生的那些又都是不好的。我们的曾经也很美好。”

    “那是你自己这样认为的。反正我是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全靠你一个人胡编乱造的都没有关系,你说的我也都不知道。所以随便你吧,我说也说不过你,无法反驳。到了,放我下去。”

    本该是温馨的闲聊,最后变成了不欢而散。

    不知道为何,当封擎苍说出这些的时候,裴诗语的心会有一点慌。特别是因为自己无法记起过去让她更加迷茫。

    总觉得封擎苍想要表达的那些特别的遥远,她和他怎么可能会有美好??除了是他自己的幻想,不存在的。

    时刻都在不断的提醒着自己,封擎苍是她最大的仇人之一!她这辈子都不可能会和他发生一点关系,如果可以她更愿意和他从来都不认识过。

    可是,没有如果啊。

    看着裴诗语仓乱下车,连捡到的小白都给弄掉了。

    封擎苍无奈的摇摇头,他知道现在不是强迫裴诗语面对过去的时候。一切都不能操之过急,他还指望着她有一天能想起过去,现在也算是明白了,那一天是遥遥无期。

    停好车,小奶狗也吓醒了。睁着一双黑眼珠圆圆的大眼睛看着四周。可能是因为之前已经熟悉了车里的环境,所以被吓醒了也没有太惊慌失措的。适应了一下又闭了眼睛趴在了还有裴诗语余温的座椅打鼾。

    “你倒是好,能够在她的腿小憩了一会儿。她是一点都不给我碰的。”停下车,封擎苍也顺便将这个小白狗给拎了下来。

    忽然被提起来被封擎苍训斥,它当然是不高兴了,不过不高兴又能怎么样?它的狗命提在封擎苍的手里呢,而且封擎苍不像裴诗语那般会对它温柔的抚摸,对它老是凶巴巴的。这一点足够让它怕怕了。

    “看什么看,难道我还说错了不成?我警告你,以后我的女人你少接触一点!特别是你不能再睡在她的腿,还有你的前爪刚才是不是趁我不注意袭她胸了?我看你一定是一只公狗,年纪小小学会泡妞了!”

    封擎苍看这小家伙难得乖巧没有叫他,所以他也起了玩心。更多的是爆发出他对它碰了他的女人的不满。

    “果然是只公狗,该死的!我不该把你捡回来!给自己找了个麻烦。以后你不许跟着我的女人,跟着苗嫂好,只要你不碰我的女人,我会让苗嫂好好养着你的。”

    封擎苍警告完了之后,小家伙也一脸的不满,像是听懂了封擎苍话里的意思了那般,冲着封擎苍汪汪汪的乱吠了起来。

    “还敢凶我!”封擎苍恼了,随手将它一扔,小奶狗圆鼓鼓的身子摔在了软软的草地。

    “汪汪汪!汪汪!汪!”小奶狗见自己被封擎苍那么粗暴的对待,也生气了,对封擎苍即刻升起了强大的怨气。远远的对着封擎苍叫个不停。

    封擎苍哪里还会理它。从车拿下今晚去超市的收获之后大步一跨要往别墅楼里而去。小奶狗见封擎苍走了,也屁颠屁颠的跟着他后面,激烈的狂吠也变成了呜咽呜咽的哀求声。

    在小奶狗要进门之前,封擎苍相当无情的把门给关了,让它一个人在外面冷静冷静,也好好思考一下它的狗生,让它自己待着想清楚,他的女人,它是否该亲近。

    裴诗语也是饿了,回来之后坐在了沙发面。全身软绵绵的没有什么气力,等着封擎苍给她做晚餐。

    她知道,封擎苍会为她准备好丰盛的晚餐,还会为她摆好碗筷,并亲自过来叫她去用餐。

    可是现在她有些等不及了,实在是太晚了。午吃过那一顿之后,连水都喝得少了,夏天又热,出一点汗吃的那点东西消化光了,也是她太傻了,车之前应该吃点东西垫垫肚子的。

    见封擎苍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进来,一点怨言都没有。

    虽然刚刚他们不欢而散,可是她现在又有些于心不忍了。这样对待封擎苍是不是真的太过分了一点呢?

    看着他进来之后在厨房里面忙碌的身影,她又有一些心软了。这个男人,她的记忆里有他的不好,更多的确也是他对她的好。对她无微不至的照料,总会有几秒钟会让她产生误会。

    特别是她去了医院找凌悦的时候,他竟然会因为自己的想法而想要完成她没有完成的事情。

    想想都觉得是一件极其可怕又不可能会发生的事情,最终却是真实的发生了。封擎苍怎么会因为自己而如此对待凌悦呢??他不怕凌非岩来找他的麻烦吗?

    是的,凌非岩是这个国家最有权势的人。封擎苍能耐也不她多多少少也了解到了不少。

    可是封擎苍和凌非岩起来,他确实还算是弱势了一些吧?生意人怎么能够与政界的人相抗衡呢?

    难道是因为自己的身还有一些自己不知道的,可以让封擎苍能够利用到的吗?

    这样想的时候,裴诗语已经开始觉得自己得了被害妄想症了。她时刻都在担心封擎苍是不是想要暗害她,总觉得封擎苍离她近一步都是不怀好意的。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