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2.第2032章 险些出车祸-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2032.第2032章 险些出车祸

    “嚓咝”

    因为急刹车,车子急停了下来。裴诗语的身子也重重的向前倾斜。还好是因为她紧紧的抓牢了扶手还有安全带,所以才没有那么严重的反应。

    倒吸了一口气,裴诗语的整个身体都还在害怕之颤抖得厉害。

    “你神经病吧?你自己想死也用不着拉我陪葬!我都说了我失忆了,什么都记不得了所以才会这样对你的!如果我恢复了记忆你现在这样对待我,我也不会觉得你是爱我的!简直是有病!你喜欢谁,才是谁的倒霉!”

    还没有缓和过来,裴诗语冲着封擎苍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而且说的话语甚是难听,封擎苍不过是看了她一眼之后,什么话都没有说。

    麻利的解开安全带,下了车。

    裴诗语以为封擎苍是生气了,或者是不服气她刚才这么骂他,更是因为他小心眼,所以才会停下车去想要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

    确实,车里很是压抑。车子停在了通往前面那条危险的悬崖公路之前,还差几十米要进入最危险的地带了。

    裴诗语一个人在车生着闷气,眼睛却是一点都没有离开过封擎苍的身影。

    夜幕已经降临,又是在这个人烟稀少,过往的车辆都不多的地带。她这么和封擎苍较劲,真的是过于冲动了一些。

    人都会有一个冲动点,是在要发怒的那七秒钟的时候,是最危险最容易做下冲动无法后悔的事情的。裴诗语刚才是因为没有克制住自己的那个点,所以才会张口骂了封擎苍。

    看着封擎苍在车前弯下身躯,裴诗语也不知道他是在干嘛。气呼呼的又呼吸了好几口气,想要尽量平复自己的怒火,心里却还是不断的咒骂着封擎苍简直是一个不可理喻的疯子。

    不过一分钟的时间,封擎苍从车外进入了车内,裴诗语留意了一眼,他的手已经多了一个白色的毛茸茸的东西。

    见裴诗语看了他,封擎苍将手里的东西递到裴诗语的眼前,夜里黑,裴诗语见封擎苍忽然有动作吓得急忙侧过脸。

    “汪汪”小奶狗的叫声,还有一些害怕,叫得有一些凶,但是又是软绵绵的声音,听了反而会让人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小东西。

    “是一只小白狗,刚才忽然从路边窜出来,停车较快,还好没有撞到。不过受到了大惊吓,现在还有一些凶。”封擎苍见裴诗语没有看他手里的这只小奶狗。

    却还是很干脆的直接把小奶狗放在了裴诗语的双腿。

    刚才借车车灯,他是仔细看过了,这是一只品种不明确的犬类。不过全身的毛很柔顺,虽然是从路边跑出来的,但是白绒绒的也很干净。

    黑鼻头大圆眼睛时刻都是水汪汪的,封擎苍本是想下车去查看一下,如果它死了的话那算了。

    如果是活着那也算了,放它走了,自生自灭也好。最后会拿车是因为他放开小白狗的时候,小白狗主动咬住了他的裤管用可怜兮兮又像是哀求的目光看着他,所以他才会心软的把它带车。

    反正苗嫂一个人在家里也无事可做,拿回去给苗嫂养了当一个看门狗好像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汪汪汪!汪!呜”

    小奶狗被放在裴诗语的腿的时候,它有一些着急,冲着封擎苍叫了几声,封擎苍也只是多看了它两眼。它可能是以为封擎苍是不想要它了,所以站在裴诗语的腿一直叫个不停。

    裴诗语看到这只小奶狗好端端的在自己的腿还那么有精神的叫的很欢,才知道自己刚才是误会了封擎苍了。

    他没有发神经,更不是故意踩的刹车的。都是为了这只小白狗,所以他才会忽然踩下刹车。好在是小奶狗一点事儿都没有,如果封擎苍没有踩下刹车的话,可能现在见到的是一团血糊糊了。

    车子重新启动之后,小奶狗显得更加不安了,不断的在裴诗语的腿转着圈,冲着封擎苍乱叫,宛如是在对封擎苍做的,更像是对他的控诉,好像是在说:“你再不过来抱抱我,我要生气了,我会叫个不停,我吵死你!看你要不要过来抱我。”

    “你再吵,把你扔出去。”可能是它的叫声实在是太让人心烦了,封擎苍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小奶狗。

    小奶狗哪里懂,那么小的狗崽子,被封擎苍瞪了一眼还以为封擎苍是打算和他玩呢,叫得那叫一个大声,用更加响亮的声音来回复封擎苍。

    “闭嘴!”封擎苍实在是忍不住了,这会儿开始后悔自己刚才的冲动,捡了这个小东西是给自己制造麻烦的。

    裴诗语知道自己误会了封擎苍之后一直默不作声的,小奶狗在她的身乱动,她也没有阻止。

    而且它一直叫个不停,让裴诗语觉得它好凶。自己若是碰它的话,可能会反被它咬一口,不过看在它敢和封擎苍叫嚣的份,又觉得它分外的可爱,很招惹人喜欢啊。

    小心的试探,芊芊细手慢慢的抚摸它的小脑袋。

    好像是被惊扰到一样,小奶狗猛抬头和裴诗语的眼神撞在了一起。裴诗语看一眼被它给惊到了。

    小家伙的眼都是泪水,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才会盈满眼眶的。真的超级可怜的样子,让裴诗语在对视的那么一瞬间觉得很心疼这个小家伙。

    “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这么晚了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你可知道忽然从路边跑出来是非常危险的事情呢?要是没有刹住车的话,你的小命可没了哦。”裴诗语轻声细语的捧着小奶狗的脸,认真的对它说道。

    而它只有在裴诗语碰它的第一下表现出了惊恐,当裴诗语小声的和它说话的时候,它歪着毛茸茸的小脑袋好像是在认真的听裴诗语的话那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