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有未婚夫了?-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04章 有未婚夫了?

    王姐连忙上前拉住她:“你这是做什么!就你这样的,能有人看上都不错了,拿什么乔!王强这样的能要你,你就该烧高香了!妹子,差不多就得了,再矫情下去,就真的得黄了!”

    “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一个二手货别把自己当回事。要不是看在王姐的份上,我压根不会丢着小姑娘不要,来找你这样的。”王强沉着脸摆出一副高高在上,勉为其难的样子。

    “这就是你给我介绍的人?”

    裴施语失笑,还真是委屈你了呢!亏她之前还觉得王姐这个人还不错呢,就冲这件事,分明就是无利不起早。

    王姐完全没有觉得哪里不对:“王强说得对啊,你一个二婚的还挑什么,有得人嫁就赶紧抓住。女人要是嫁不出去,这辈子就完了!”

    三观不合,完全没得聊。

    “这是你们的想法,和我没有关系,你们还是去找符合你们三观的人吧!”

    说完再不管他们什么反应,直接转身离开。

    王强直接上前抓住她的胳膊:“你这不是耍我玩吗,我专门抽出时间过来,还买了花,我这损失怎么算!我已经够给你面子了,还真把自个当回事了啊!”

    “不是我约你出来的,谁找了你,你就找谁去。”裴施语想要挣脱,那种油腻的触感让她恶心急了。可对方的手紧紧嵌住她,根本没法挣开。

    他们就在公司大门口,现在正是下班时期人来人往,看到两个人在那拉拉扯扯,视线都投了过来,好奇是怎么回事。

    王姐也不乐意了:“妹子,你这就不地道了,答应得好好的把人忽悠过来,现在就反悔了!你当我不知道你心里想什么,是不是觉得玫瑰不够值钱,不是钻戒跑车的心里就不痛快了啊?你也不想想你一个二婚,还在这做白日梦呢!”

    被王姐这么一嚷嚷,吃瓜路人看裴施语的眼神都不太对劲了。

    果然漂亮妹子都靠不住啊,都心大着呢,还是个二婚。

    “放手!否则我就不客气了!”裴施语怒极了,她招谁惹谁了,真是祸从天降。

    王姐看她真生气了,使了个眼色让王强松手,苦口婆心的劝道:

    “妹子,听姐姐说一句。别老是攀高枝,找个知冷暖的男人,踏踏实实、平平静静的过日子,这才是最实在的。那些豪门大户是好进的吗?多少年轻女孩子都死在这里头,还是咱们普通老百姓最靠谱。”

    裴施语简直觉得王姐是封擎苍派来的了,她这边刚说想过平静的日子,就有人在她面前糟蹋这个词。

    “王姐,这事给我打住,我对他没兴趣!绝不可能和他有什么发展的!”裴施语斩钉截铁道。

    “哎呀,我又没说你们见一面就结婚。可以先接触接触,很快你就会明白姐的用心了。”

    “不必了,我是个成年人,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不需要别人给我指手画脚。你要是觉得他这么好,你自个留着吧。”

    说着直接快步离开,迅速往人群里走,让他们没法拉住她。

    晚上的时候,裴施语和卫小萌通了电话,把这事告诉她,卫小萌笑得仰倒。

    “没想到这个世界真的有这种奇葩啊!我还以为是论坛那种极品帖子造谣呢!”

    “我哦度快郁闷死了,我才来秘书处几天啊,简直了!那个男人都能当我爹了,还一副我嫁过去,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那个男人直男癌就算了,我那个同事还一直跪舔!不停想要给我洗脑。”

    “你别说有的女人比男人对女人要求还苛刻,简直觉得男人长那根玩意,就能成神一样!”卫小萌对那些人非常鄙夷。

    “跟你说完我心里好受些,你不知道把我郁闷的啊!我没差到想要家人还要死乞白赖吧?”

    “噗,你说这话也不怕出门被人打死。有的欧巴桑就是这样,做媒就喜欢把女方变得一文不值,然后一个歪瓜裂枣的男人愣是被吹得天上有地上无的,完全不理解什么脑回路。”

    “我现在头痛的是以后还要和那个人共事,对方还是有后台的。”裴施语郁闷道。

    “你的后台可是封少!谁能大过他去啊!”卫小萌完全不以为然,封擎苍对她的好友多紧张,她可是清楚得很。

    提起那个男人,裴施语心底有些别扭。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以后又该怎么相处?

    裴施语想起男人,注意力被彻底带走,把这哭笑不得的事暂时抛到了脑后。

    第二天,裴施语一到办公室,汪莉就笑着走过来道喜。

    “裴施语,恭喜啊,什么时候发喜糖?”

    “什么意思?”裴施语简直莫名其妙。

    “你就别瞒着了,公司上下谁不知道你昨天找到了真命天子。以前是我错怪你了,没想到你的品位这么特别。”汪莉抿嘴笑道,话语里满满都是嘲笑。

    裴施语微微皱眉:“这话谁跟你说的?”

    “看看,还给我装!以前加班还挺担心的,现在有你就不用担心了。”汪莉笑得特别灿烂,说完非常满足的回到自己的位置,不再理会她。

    “有病。”裴施语莫名其妙也就懒得理会她,她到茶水室打水时,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你听说了吗,秘书处的那个新来的,竟然看上了王姐的那个当保安的亲戚!”

    “不是吧,我记得新来的那个叫什么裴施语,长得挺漂亮,多想不开才找那个人啊。我记得那个男的又老又丑还穷不说,还有个十几岁的女儿。”

    “人家当事人亲自承认,总不能作假吧?她估计是因为二婚,所以有人要就屁颠屁颠上了。”

    “那也太随便了吧!王姐这个亲戚我知道,她都给多少人介绍了,全被吓跑了。听说之前那个老婆就是因为家暴忍不住跑了的!那个裴施语看着也不傻啊,干嘛要跳进火坑了!”

    “兴许天生受虐狂吧,这种事谁说得清楚。再说了那个人虽然是保安,可好歹在本地有房子的,又有王姐这个靠山,她兴许就贪图上了。我听说她还收了人家不少礼呢!”

    裴施语站在门口听了一会,再也忍不住,直接走了进去:“你们是听谁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