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1章 悬崖上的公路-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021章 悬崖上的公路

    裴诗语被看得浑身的不自在。不过听到了这个妇人叫封擎苍少爷,她也就知道了,这个应该是封擎苍雇佣的佣人了。

    “小语,这位是苗嫂。帮我看宅院的,在这里已经好几年了。苗嫂,我身边的这位是裴诗语,以后小语就在这里的女主人,有什么不懂的,你就多问问她的意见就好。”封擎苍笑着对裴诗语说的时候,很快又收起了笑脸。面部毫无情绪的看着苗嫂介绍裴诗语。

    “好好好,真是金童玉女的一对,看着就般配。我刚才就想了,这么好看的女娃子就该是咱们少爷的媳妇儿了。”苗嫂倒是不介意封擎苍的变脸。

    反而是高兴的说道。

    看着裴诗语也是更加满意了,虽然裴诗语从头到尾都没有和她说过一句话。但是苗嫂也是从裴诗语的眼神中看出来了,裴诗语是一个好孩子。这样的女子配得起她的封少爷了。

    “少爷,小姐,咱们就别站在这里说话了吧。外面还热着呢,进去坐着吧。”

    “走吧。”封擎苍全程都牵着裴诗语的手,就算是进了别墅,他也一直紧紧的牵着她的手。封擎苍知道刚才他说裴诗语是这里的女主人的时候,她是不高兴的。

    可是她却没有反驳他的话,这一点就足够让他开心的了。也就更加珍惜裴诗语。

    才坐下不久,苗嫂就给他们端茶送水果的。不过茶是暖的,水果却不像是新鲜的。

    当削好的苹果摆在桌子上的时候,封擎苍眉头紧蹙着看了一眼苗嫂。像是在询问。除了苹果就没有别的水果了吗?

    苗嫂有些不好意思的用手擦在了自己的围裙上,讪笑着道:“少爷,因为不知道您今天要过来,我一个人在也就没有买什么。这苹果还是前天买的吃剩下的了,不过这家里现在也没有其他可以食用的了。您要是不喜欢,我再马上坐车出去买新鲜的来。”

    坐车出去?而不是开车?

    “是坐公车吗?”裴诗语忽然开口问道。

    “小姐怎知呢。这里远离市区。要买东西还是有一些不方便的。出去也就只有一路220路公车可以出去。”被裴诗语问了话,苗嫂显得有些不自在。

    可能是不想让主人们看到她一个人过的那么窘迫,连主人来了都不能拿出一些稍微好点的东西招待他们吧。

    “那是挺麻烦的,还是不用了,苹果是挺好的。就吃苹果就好了,谢谢苗嫂。辛苦你了。”裴诗语看出了苗嫂的尴尬。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她是封擎苍的人,可是就是让裴诗语觉得这位苗嫂好像很好相与,而且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会因为这一点点小事而觉得不好意思,应该是好人吧。

    裴诗语知道这样就下了定论,是有一点说不过去了。但是这位妇人看起来都已经将近四十岁了,她就算是要为难的话,也该为难封擎苍,而不是为难人家打工的。都不容易。

    女人又何苦因为一个苹果的问题而为难无辜的女人呢?

    “谢谢小姐体谅啊。小姐真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好女孩子呢。不过这会儿时间还早。晚上你们应该不走了吧。不走了,我就外出去采购一些食材回来好给你们做晚饭。”

    苗嫂得到了裴诗语的体谅,也就觉得开心了一些,脸上一直挂着柔和温婉的笑容。

    “不用了,我们就是路过,一会儿就走了。”裴诗语第一次来这里,根本就不会想要过夜的。看这位苗嫂那么热情,她反而怪不好意思的。

    因为她的脑子里面刚才又出现了不好的想法,她如果没有误会的话,苗嫂是说她和封擎苍一起在这里过夜的话里,其实是还有另外一层意思的。

    “嗯。”

    “那你们坐一下,我这就出去。呵呵。”苗嫂说完了之后忙着转身要摘下自己的围裙。

    裴诗语见封擎苍答应了,她就想要拒绝,但是她话都还没有说出口呢,封擎苍就拉着她站了起来道:“你在家里,我和小语出去。”

    不明所以的看着封擎苍,他这是什么意思?

    又不在这里过夜了吗?还是要出去买菜的意思?

    “少爷你们才回来,还是坐着歇一会儿吧。我去去也不会太久的。”

    “我有车,你在家里准备其它的就好。”封擎苍不容抗拒的口吻对着苗嫂说道。

    “好吧,那您和小姐一路上开车慢一些,最近老是下雨,路可不好走呢。特别是山路那一段很危险……”

    苗嫂一直跟在封擎苍和裴诗语的身后啰嗦的交代着封擎苍一些注意的事项。封擎苍是拉着一个有些抗拒的裴诗语出的门。

    再坐上了车,裴诗语都还是云里雾里的。这算什么回事儿?屁股都没有坐热呢,又回到车里吹冷气了。

    好吧,车子都已经到了苗嫂特别交代的这条山路,已经在山路上行驶了,她才知道有多么的危险。

    这路本来应该是要有围栏拦住外面那段靠悬崖的地方的。现在却没有了,车子就像是走在一点防护措施的悬崖边上,裴诗语刚才来的时候一路都是闭着眼的。

    现在她就坐在侧边,看着深不可测的悬崖,才知道她来的时候闭着眼是正确的做法。这压根就不敢去想,她身边就是悬崖,太可怕了!!!

    这一段路还挺长的,对面不时会有少许的车辆开过来,车子还需要稍微向右边让路。这让裴诗语更加提心吊胆的出现了错觉,总觉得再靠近一点点边上车子就会摔下悬崖去了。

    “封擎苍你别开得太靠边了,车速再放慢一点点,再慢一点点。”紧紧的握着扶手,裴诗语的双脚都微微打颤了。她现在是一百个不愿意坐在封擎苍的车子里的。

    “害怕就闭上,不要看。”封擎苍嘴上是这样说,却还是如裴诗语愿的放慢了车速。

    这对于常年开快车的他而言,就已经达到了龟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