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9章 再到迟浩月家门-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019章 再到迟浩月家门

    或许刚才还还觉得非常的好玩,看到她急急的反应觉得很可爱,现在却没有了。她的眼泪就是让他最难受的武器。

    “如果不想我碰你,以后就别再用那样的眼神盯着我看,也别再用那样的语气和我说话。若是以后再那样的话,我依然会像今天的做法一样惩罚你。当然,下次再犯的话,会让我理所当然的觉得你是故意的,故意想要让我这样做。”

    “你简直就是一个神经病!我讨厌你,一点都不喜欢你!难道我还不能和你说吗?不能用我最想表达的眼神看你吗?你要是真的受不了的话。完全可以不需要接近我的不是吗?!”

    哪怕已经是到这个时候了,裴诗语依然不愿意屈服!她最后也就只剩下这一丁点的可怜的权利了,就这样还不行的话,那她活着还有什么乐趣可言?

    “那就试试。”说着,封擎苍再次低下头用嘴堵住了她的。

    裴诗语这次瞪大了眼睛。看着封擎苍闭上的双眼,一脸享受的样子,才让她彻底害怕了。

    也明白了,封擎苍不是说说而已,他刚才说的话,是真的说到就会做到的,比他说过的任何一句话都要。

    “唔唔。”

    被吃了十几秒的豆腐,裴诗语才开始不断挣扎。也正是因为她的坚持不懈,才在费劲了好多气力之后挣脱了封擎苍的魔嘴。

    每一次和他接吻都会感觉空气变得很稀薄,大脑缺氧。

    封擎苍也没想和她耗下去太久,见她自己挣扎开了,痞痞的一笑之后才在她的脸上印上一吻。

    若不是他有意放开她的话,任凭她怎么动都挣不脱的。

    在裴诗语的怒目相对之下,封擎苍不急不缓的帮裴诗语的注视下温柔的帮她扣好了衣服的纽扣。

    “我现在对你也没有兴趣,下次别再用这样的方法勾引我了。只要你好好的,没有你的允许,我不会拿你怎样。”封擎苍解释道。

    这也是他能够做到的,才会说出口。性是快乐的,而不是单纯的为了泄欲,他只会和她才会做想做的事情。

    “我从来就没有见过你这么爱睁眼说瞎话的人!要不是你,我能弄得那么不堪入目吗??”

    “乖乖坐好。要回去了,现在再问你,要不要回去,你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吗?”封擎苍邪魅的冲着裴诗语眨了一下睫毛。卷翘的睫毛闭上的时候也遮住了他的眼,不过很快的,他带着笑意的双眼依然看着她。

    现在还不知道该听话,那她就真的如封擎苍说的那样故意勾引他了。

    就算是百般不情愿,她还是微微的点了点头。神情非常不自在的看向窗外。

    刚才和封擎苍近距离的对视那一秒,他唇角的微笑正好。俊美得苍天都嫉妒的脸,黑曜石般的双眸深邃明亮。她不会承认,有那么短短的三秒时间,她有沉沦在他好看的星眸之中。

    细心的帮裴诗语系好了安全带,再确认过之后封擎苍才转到自己的主驾驶位置上。

    车子开到了华医生的小医院里调头,封擎苍也没有下车和华医生打一声招呼直接就走了。转弯的那一刻,裴诗语的目光再停留在那个住着重病的患者病房外。

    不知道为何,她总有一种怪怪的感觉。觉得这个人看起来并没有华医生解释的那么简单。

    可是不管怎样,以后她都不会来这里了吧。所以那个人到底是不是如华医生说的那般,都与她没有一丁点的关系。

    有裴诗语坐的车,封擎苍一般都不会开得过快。保护裴诗语的安全为首要。况且现在他们也不赶时间,车上的冷气也正好,不会让人觉得这个夏末是那么的炎热。

    车速很慢,裴诗语也很无聊。和封擎苍在一起的时候,窗外的景色也变得不那么的好看了。因为身边有一个讨厌的人,导致她觉得身边的东西怎么看都非常的不顺眼。

    “你刚才去了哪里。”

    “不过是在这附近逛了一圈。”

    “哦。”

    “怎么忽然开始关心起我的行程了,不过是离开一会儿,确定是想我了吧。”裴诗语主动找话题和他聊天。当然会让封擎苍觉得喜出望外的了。

    而他说的话在裴诗语听来却是十分欠揍的。她感觉自己就不能和他说话了,才说一句就和她上杆子。真是够了。

    闭上了嘴巴,也顺便闭上了眼。

    最怕空气忽然的安静。

    封擎苍却没有因为裴诗语的冷落而觉得有什么,她不说话,他也就不说了。这一路上回去的时候,却在路过市区的时候转了一个大弯,改变了回去的方向。

    裴诗语闭上眼也是睡不着,不过是假寐,目的就是为了不再和封擎苍说话。

    可是等她再睁开眼的时候,就已经达到了封擎苍带她来的地方。

    “这是什么地方?你不回去,带我来这里干嘛?”紧张却好奇的问道,裴诗语觉得有些不安。

    来到一个新的地方,眼前的一切都是陌生的。

    “你不是想要来看看迟浩月吗?都已经到了他家的家门口了,你却还问我这是什么地方?难道你也是被他关着一直没有出来过,连着他家的大门都忘了长什么样了吗?”封擎苍好笑又好气的回答了裴诗语的话。

    带她到这里真的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的。

    就在路过市区的时候,看到她的一脸愁容,再想起她在等他的时候转身的那个落寞。她哭得通红的眼睛,都让他觉得心疼。

    也明白,此时的裴诗语会哭泣,应该就是冲着迟浩月了。如果不带她亲自来看看,或许她根本就放不下吧。

    看了一眼窗外,记忆也慢慢浮上了脑海之中,她除了来这里的第一天和离开的那一天有出过门,之后都没有再出去过,哪里还记得迟浩月家里的大门长什么样。

    还记得第一次来这个地方的时候,就被这一片别墅区的豪华给震撼到了,每一家的大门都是同样的大气却又雷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