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8章 最讨厌被别人威胁-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018章 最讨厌被别人威胁

    “你再看我就要把你的眼睛给戳瞎!不许看!你这个流氓!色狼!大坏蛋!快放开我!放开我!”裴诗语见手动不了之后,只能大声的呼喊。

    可是封擎苍就像是被裴诗语给下了降头一样,双眼只看到了她的美好。

    她一张一合的小嘴都是那么的可爱动人,她的双眼就算是在不断的冒火,却又像是想要把他吃了那样可怕。可是他现在又何尝不是想要将她吃掉呢?

    嘴唇干燥得再次吞了吞口水。两张脸的距离也逐渐放大,裴诗语害怕的瞪大眼。

    看着这张放大的俊脸,她也想起来了,她刚刚是怎么会迷失的自我的。就因为这个男人的吻。他的吻技是该死的太好了,所以她才会没了心智被他带着走的。

    现在竟然还被他给弄上车来了。

    不得不庆幸,封擎苍今天开的是兰博基尼,只有两个车位。如果开的是林肯加长的话,他们现在极其有可能已经在车上开始尝试各种不同的姿势了。

    想到那些羞人的一幕幕,裴诗语惊恐的摇摇头,想要摇掉那些不存在的龌龊想法。也成功的躲了封擎苍的这一个吻。

    “如果你再乱动,我不确定你是不是在变相的邀请我吻你,或者我不敢保证是否会将你就地正罚。”

    “你休想!我才没有你这么的龌龊!我已经让你放开我了!难道你听不懂吗?”害怕的反驳封擎苍的话。她才不会承认,她刚才脑子里想到了什么。

    “那就别动,乖乖的。让我消停一下。”

    裴诗语在这个时候哪里能够听得出封擎苍想要说的是什么意思。他叫她不动,就会让她认为,封擎苍是想要再继续刚才没有完的那些事情。

    当然是要挣扎才能够打断他的想法啊!

    再次扭动起来,这件衣服的扣子也彻底脱落了。肚皮上传来的凉意也让裴诗语瞪大着双眼,一脸的惊慌失措还有无辜。

    “小语,你的身体可比你的思想诚实。如果你真的想的话,我也不介意在这个地方满足你。还不知道你是那么狂野的小野猫呢。”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我才没有呢!你滚开!”裴诗语也是气到了一定的程度了。

    真是后悔今天会传这套衣服出来,太不给她争气了。眼泪都快急出来了,她却拿封擎苍一点办法都没有。

    完全失去自由的被他控制着,鬼知道她现在是有多么的憋屈啊!

    “我们的关系就不需要说这些欲擒故纵的话了,想要就是想要,你要我自然会给。难得你愿意对我发出邀请,作为绅士,我确实是该满足你的需求的,毕竟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做过了。”

    封擎苍带着一脸的笑意,眼里闪动着光亮。双眸还不断的在裴诗语的身上游移。

    虽然他隐忍得很难受,可是他也知道,裴诗语确实不是故意的。她不会欲擒故纵的游戏,喜欢就是喜欢,爱就是爱,现在她表现的就是厌恶,是恨意。

    所以他不会为难她,前提是她要乖乖的听话,不要再挑起他那一方面的**就好。

    “你不要脸!说出这种话你一点羞耻心都没有吗?!是你害得我这样的,还赖在我的头上,算什么男人?”

    “不试试怎么知道我算什么男人?或许是让你承受不了,是会让你先求饶的那种呢?小语,我们试试好吗?”再次埋头到她的颈项边,下颚微抬,一阵热气又一次吹到她的耳后。

    阵阵的暖意让裴诗语的整个身体都不好了,强烈的身体反应,让她又羞又躁的。耳根也因为封擎苍这暧昧的动作而变得粉红粉红的。

    红热的耳朵就像是充血了那般,只需要指甲盖或者锋利的东西轻轻一碰就会滴出血来。

    封擎苍最喜欢的也是她圆润的耳朵,每次都是有那么强烈的反应。让他得到了极大心理满足感。

    不过他可不想在这个地方和她发生关系,这是非常**的事情,只要她不愿意的话,现在他都不会去为难她。

    不过却是可以逗弄逗弄她的呢。或许这样的方式会让她收起她锋利的爪子,让她乖乖的听一会儿话,不总是和他对着干的话,也能够让他的烦躁稍微消停一会儿。

    “试你的头!鬼才要和你试呢!你别再碰我了,不然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此时的裴诗语是又恨又怕的。

    恨自己的身体竟然那么的不争气,被封擎苍逗弄得受不了。还被他言语调戏。更是怕封擎苍会不顾她的反抗会来硬的强迫她和他发生关系。

    这才是她现在最害怕的事情。

    “怎么办呢?我这个人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威胁我。如果被人威胁了之后,越是威胁我不去做什么,我就越想去做。”在她的耳边勾起一笑。

    封擎苍此时的心情却很好,比起裴诗语的不安来,他更平静一些。

    自控能力一直都很强,所以他现在虽然也忍得很难受,可是也不会用强的。他封擎苍就算是得不到心爱的女人,也不会那么卑劣就对了。

    再次在她的耳后轻呼一口气,像是故意惹的裴诗语,她的身体确实是比她人实诚多了,发生的反应让封擎苍一百个满意。

    “你别这样可以吗?你知道不知道这样真的很让人讨厌!我会恨死你的!”晶莹的泪水从她的眼眶流了下来,最后裴诗语还是急哭了。

    因为自己的身体根本就抗拒不了封擎苍,可是她的内心却是不愿意的。不愿意再和封擎苍纠缠不休下去,这会让她觉得自己是非常肮脏的一个女人。

    她不能和封擎苍再有一点身体的关系了,真的不行。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无法挽回的事情,她这辈子都不会原谅她的。

    更别说什么原谅封擎苍去了,她会杀了他的!

    这个不顾女性意愿的流氓!死不足惜!

    封擎苍怎么会不知道裴诗语在想什么,当她的泪急急的往外一颗接着一颗的冒出来,他所有的玩心也被瞬间给打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