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7章 热吻-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017章 热吻

    “唔……”

    “放开、放开我、你这个流氓!”

    裴诗语当着封擎苍的面都还有很多狠话没有说出来呢!他竟然上前直接抱住了她,而且还粗鲁的吻上她的唇。

    毫无预兆都没有的侵犯,让裴诗语吓得直打他,不管是手还是腿都给用上了,最后是他将她制服了。

    双手被封擎苍单手握住放在了背后,想要踢封擎苍的右腿也被他给夹住了,让她只能一只脚着地的站着。能够站稳全部多亏了封擎苍还有一只手抱着她的后脑勺。

    可是这样的姿势是非常羞人的,她的头要仰的高高配合他的粗暴的索取,大腿还因为被他双腿夹着而碰到了不该碰到的部位。

    让她又羞又愤的是,她一点都没有办法动弹了,后脑勺也被封擎苍给控制得死死的。紧闭着的唇也被他灵活的舌头给撬开了。

    男人霸道的倾占了她柔软的樱唇,裴诗语迫不得的去配合封擎苍做了让她觉得难堪的事情。可是她却在这个过程中该死的觉得封擎苍的吻技娴熟得让她心砰砰乱跳的。

    被吻得大脑逐渐缺氧,裴诗语也慢慢的被封擎苍热情的吻给带进了他想要的境界之中。裴诗语在不没有意识的情况下,身体也发生了很自然的反应,拙劣的回应着封擎苍的吻。

    两个人一时之间吻得难舍难分,裴诗语也暂时的忘记了她现在正在干嘛。

    像是身体内有一种隐藏已久的渴望她想要得到更多,一个吻从浅到深,她觉得很熟悉,封擎苍的味道也让她觉得很熟悉,好像是很久很久之前,他们曾这样亲密的相处过几十次,上百次那么的让人着迷。

    得到了裴诗语的主动回应,封擎苍的眉眼也变得无限柔和。两个人的相拥在这份绿的环境里,是那么的甜腻,腻得让人发慌。

    华医生落寞的转身离去,不再看这两个一言不合就撒狗粮的人。

    是他错了,原来两个人的感情不和都是假的。若真的是感情不好的人,怎么可能配合得那么的默契?怎么能旁若无人的热吻起来呢?

    都是骗人的吧。是他的眼睛欺骗了他,才会让他看出来封擎苍和裴诗语的感情不和。亲眼目睹的这一个吻,彻底的打破了他的幻想。

    这两个人只不过是小打小闹,或许这就是他们的**方式吧。不一样的,让人很容易产生误会的方式。

    深呼一下,清爽的空气一如既往的那么让人心旷神怡。果然,在绿植多一点的郊外空气就是比市区里面的好,压抑的心情也能够因为呼吸到带着青草香的绿色空气而变得好了那么一丢丢。

    华医生完全都没有意识到他脚上的步子越走越快,到了最后竟然是用跑的了。他完全不知道他是想要逃离这个地方,想要逃离他看到的那一幕。

    或许在他没有发现为什么的时候,他觉得那一幕过于的刺眼、刺心了。他没有觉得嫉妒得发慌,他知是想要回医院里,想要去办公室里面找点事情做做,好让他这颗蠢蠢不安的心而得到转移。

    从车下吻到车上,两个人都被晒得热汗淋漓的。

    封擎苍也因为裴诗语回应了他的吻而变得热情高涨,刚开始他只是想用自己的嘴堵住她不断是说出不好听的话的小嘴,现在却已经变了。

    他想要更多,她的馨甜,让他沉迷其中无法自拔。也忘记了他们现在还是在小路边上。

    什么时候把她抱起放到副驾驶上的,封擎苍自己都没有映像了吧。

    修长炙热的双手不断的在她的肌肤上游移,惹得裴诗语阵阵娇喘,不时的发出引人犯罪的低吟声。

    封擎苍的吻也逐渐从她的唇上游移到了她的颈项上,在她的耳边坏坏的呼出热气。他还记得她身体最敏感的地方,就是她的耳后,一阵暖暖的呼气,就能够让她蜷缩起身子。

    身体发生的明显的变化,让裴诗语毫无意识的享受着他带给她的美妙感。每多一秒,她都觉得舒服且难耐。

    耳后的瘙痒是她身体反应最真实的写照。

    “嗯啊……”再一次忍不住发出羞人的声音的时候,已经是在车内。

    封擎苍湿润的吻已经到了她的脖子上,裴诗语受不了这种快i感而睁开了眼。当她一睁眼就发现自己在车上,封擎苍还倾身覆着她的时候,她才明白此时此刻她正在做些什么!

    气愤的一把推开他的脸。

    “啪!”

    “混蛋!”

    又羞又怒的裴诗语,就好像是被这个世界上最讨厌的人给侵犯了一样,狠狠的给了封擎苍一巴掌,还骂了她曾经最爱的人。

    这一切转变得太快。封擎苍也开始醒悟,自己刚刚差点做了什么。

    见封擎苍没有反应,裴诗语再举起手想要打封擎苍一巴掌,却被他眼疾手快的抓住了她的手,被制服住,她动惮不得,却不代表她不会再反抗了。

    双眼仇视着封擎苍,眼珠里冒着熊熊的烈火,似在指控封擎苍做了她无法原谅的事情。

    她越挣扎,动作也就越大,本来就已经被解开了的扣子也因为她的乱动而自己解开了一颗,这下倒好,那一片春光在薄薄的内衣下是如此的惹眼。

    封擎苍看着眼前的福利,喉头忽然一紧,难受的吞了一口口水。

    裴诗语又怎么可能错过他的喉结上下的动,他的双眼发光一样黏在了她的胸前。自己解开的扣子好像也变得有色了,像是她故意要勾引封擎苍,要让封擎苍继续刚才没有完成的一样。这让裴诗语更加的羞愤,好想要找一个地缝钻下去。

    被一个色狼给眼睛眨都不眨的死死的盯着看,是一种多么让人难以忍受的事情,可是她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双手已经被封擎苍给紧紧的抓住了,她压根就没有办法把自己的衣服给重新扣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