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5章 解除婚约-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015章 解除婚约

    到现在为止,她都想不通,自己何德何能可以让这么优秀的男人为她如此到如此地步,连自己的命都快要没了,还想着她好不好,安不安全。

    值得吗?裴诗语给出的答案是值得。

    “下去、咳咳、别打扰我、咳咳咳”

    迟浩月说话的声音也开始变得断断续续的,一句话都不能连贯的说出来了。他咳嗽的声音也越来越让人觉得难受,特别是裴诗语。她每听到一声都觉得痛心极了。

    “迟浩月,有什么话我们下次再说吧。这一次就这样,你先好好看病,一定要把自己的伤给养好了,不能出任何的意外你知道吗?这个世界上我已经没有任何可以相信和想要守护的人了,只有你,所以你千万不能给我出事知道吗?我不允许你出现任何的意外!”

    电话这边的迟浩月这次是真的沉默了。连咳嗽都忘记怎么演了。

    裴诗语的真情流露,她的关怀备至,每说的一句话都戳中了他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这颗冰冷了二十几年的心,怎么还会出现一丝温暖的感觉。

    是因为迟浩月说的这些话吗?这些话听起来很霸道,却也很寻常,可是入了耳之后为什么能让人升起一种非常怪异的感觉?

    “你听到我说话了吗?我问你话呢!迟浩月!迟浩月!你有没有听到,你倒是应我一声好吗?不要什么都不说的,我害怕,你到底是怎么了?迟浩月!”

    声嘶力竭的她现在是如何的?她在什么地方,又怎么可以表达出她的情绪呢?身边是否有其他人在场?

    迟浩月不知,这是他从开始决定要对裴诗语下手之后第一次没有了她的踪迹。之前不管她去了哪里,他都能用自己的方法去跟着她,是真正的监视着她的一举一动。

    可是今天她去了哪里,他不知道,所以才会给她回了这么一条信息。

    其实今天还不是联系她的最佳时间,可是没有她的消息之后,他一时之间没有忍住,所以才会在冲动的时候就做了一件让他不后悔的事情。

    如果他没有发这个短信的话,就不会接到她回的电话,更不会听到她和他说的这些话。不管她这两天不在他的身边都发生了什么事在他看来其实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她那么霸道的对他说了这一句:“迟浩月,我不允许你出现任何的意外!”就是这一句话说出口之后,他就没有再做声。

    嘴角划起一个向上微勾的弧度,这一笑让周围的人看傻了眼。

    “我在听,傻瓜,别再哭了。好好的,我也答应你我会尽快养好伤,然后会尽快去找你的。”

    “真的吗?你不会骗我吧?”

    “当然不会,我从来没有骗过你不是吗?”站在迟浩月身边的人听到他说这一句话的时候,差点没憋住笑出了声。

    大哥,你说这句话的时候就不觉得亏心吗?这么骗人家小姑娘,都骗了这么久了,还说从来没有骗过别人?你不觉得羞臊,兄弟们都替你脸红了一把了!

    “不行,你不能来找我。还是别来了,我自己一个人就可以了。你以后都不要再找我了。”听到迟浩月给的承诺的时候,裴诗语是高兴的。

    可是高兴的时间不过短短的一秒钟而已,她就害怕了。

    她怎么能让迟浩月再来找她,再陷入她和凌家以及封擎苍的这些扯不清的复杂关系里来。这太危险了,不能再让迟浩月为了她以身涉险了。

    这次是侥幸,所以他还能够救治。若是下次呢?下次迟浩月再和封擎苍两个人对峙在一起的时候,封擎苍是否还会因为她的威胁而放过迟浩月呢?

    裴诗语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去想这个问题,答案是不肯定的。封擎苍这个人喜怒无常,到现在她都没有琢磨到他的心思,又怎么能再让了迟浩月来找她让他陷入危险之中。

    “不管你在哪里,我都会找到你的。”

    这句话听起来有一些耳熟,好像是谁对她说过?

    裴诗语却没有想太多,她好像已经听到了有跑车的引擎的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了。如果她听得没错的话,应该是封擎苍回来了。

    这个时候要是被封擎苍发现她在和迟浩月打电话的话,他一定会逼着她说出迟浩月的下落的。那她肯定不会说。

    当然她也不知道迟浩月现在人在哪里,就算是受到了封擎苍的刁难,她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你再来找我,我也不会理你的。迟浩月,我这次和你说的是非常认真的,你别再找我了。我现在要和你解除婚约,不管你同不同意,我都要和你解除婚约,从此以后我们就是天涯路人,若是有一天不小心在某个地方偶遇了也不要再打招呼了!”

    忍着心疼,裴诗语说出这些话。当她说出这些话的时候,虽然她的心好像很痛很痛,可是也有一丝的解脱的感觉。

    是那种再也不会连累自己在乎的人,想到在乎的人以后都会安全的活着的那种欣慰。

    “你说的不算,乖乖的等着我。”说完之后迟浩月就将电话给挂断了。

    电话被挂断,裴诗语看了手机发呆了数秒钟。怎么都没想到,自己会被迟浩月这样给挂断电话了!她的话不是还没有说完吗?

    发呆不了多久,跑车的轰鸣声已经离得越来越近了,赶紧将通话记录和手机短信给删除了掉。裴诗语擦干了脸上的泪水。

    可是红肿的眼睛很明显就有哭过的痕迹,这是她怎么想擦都擦不掉的。

    封擎苍的车开得很快,当他离着裴诗语越来越近的时候,她的身影也逐渐被放大映入了眼帘。

    远远的看去,好像是她刻意站在路边遥望着他回来的方向,是一个等待丈夫归家的贤妻。

    近了,更近了,裴诗语却转身背对着他,和他同一个方向走了回头。封擎苍本想就此减慢车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