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4章 我很好,你呢?-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014章 我很好,你呢?

    再转过身,裴诗语拿出了手机。

    上面有一个陌生的号码,给她发了一条短信。短信的内容是这样的:“我很好,你还好吗。”

    裴诗语完全都不用想就知道,这条短信是迟浩月给她发过来的。她才刚刚办的新的手机号码,除了路遥一个人知道,就没有其他人再知道她的手机号码了。

    除了路遥会把她的手机号码给她一直担心的那个人之外,还能是谁?能发来这样的短信的人除了是那个人,还能是谁?

    颤抖着手,裴诗语小心的环顾了一眼四周,这个地方一点人烟都没有,而且华医生也离得她足够远了。如果在这个地方给迟浩月回一个电话,应该不会被封擎苍给发现吧。

    害怕多余心安,就算是在确定了这个地方是暂时安全不被人监视着的,裴诗语还是保持着警惕。

    看着这个号码,裴诗语一眼就将这连串的号码记在了脑海里。就一通电话,打完了这个电话,她就会把所有记录都给清除掉,谁都不会发现他们会依然保持联系的。

    “嘟嘟嘟”一声声嘟声,让裴诗语觉得这是一个极为漫长的等待。内心已然很焦急了,迟浩月却迟迟都没有把电话接下来。

    以为不会有人接的时候,电话终于被迟浩月给接了起来。

    “小语。”低沉沙哑的声音听着有些难受,和迟浩月平时温润的声音差别很大。但是裴诗语还是能够听到这两个字就判别出,这就是迟浩月的声音。

    “是我,我很好。你呢?”

    不知道为何,当听到他这么嘶哑的声音叫起她的名字的时候,裴诗语的泪腺就开始变得发达了起来。

    眼泪像是不要钱一样全部迷上了眼眶,一颗一颗的掉了下拉,滴到了脚边上,碰到泥沙就干掉了。

    “我没事,别担心我。他有没有为难你?对不起”

    “没有,他没有想象的那么坏,我回来两天都没有为难过我。你也别太担心我了。我会保护好自己的。”

    “傻瓜,你的脾气那么冲动,不知道隐忍,所有的情绪都表现在脸上,让人一眼就看透你在想什么了。怎么能保护好得了自己?咳咳”

    一长串的咳嗽声传来,裴诗语听着迟浩月咳得那么厉害就觉得心隐隐的作痛。

    “你还说你没事,都这样了还能是没事的样子吗?总会说好听的话来骗我,想让我心安,你知道不知道,你越是这样装出一副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我才越担心你会出现什么意外。你能不能和我说一些实话,不要总是觉得是在为我好就把那些该告诉我的话,该是我承担的事情不说出来,故意瞒着我。”

    “我真的没事,这不是好好的吗?还能和你打电话不是吗?只要还活着就是好的。”

    “封擎苍太可恶了,他简直就是无恶不作!居然想杀了你!我这一辈子都会记着他的,你放心,我在他的身边,会想办法为你报仇,讨回一个公道的!”

    “不可,你只要保护好自己就好了。咳咳、什么都不要做,你一个人不是他们的对手。等我好了,我自会去找你。咳咳。”

    “可是你这样什么时候才能好?你知道不知道我在封擎苍的身边一刻都待不下去,我多想直接杀了他让后逃走,可是想到凌家的人还在逍遥法外,我就没有办法这样做!我是不是很懦弱,很渺什么事都做不了?!”

    裴诗语说着说着哭得更加厉害了,连她自己都相信自己能够做得到,她一点都不相信自己,凭借她一个人的力量能够撼动得了谁。封擎苍抑或是凌非岩,这些人对她而言都是强大的存在。

    “不会太久。现在方便说说你这两天都发生了什么事吗?咳、咳咳。”迟浩月每当说一句话的时候都好像是忍受了极大的痛苦一样,他不断的咳嗽,一声一声的,听得裴诗语的心都要碎了。

    若不是封擎苍这个坏家伙伤了迟浩月的话,他怎么会那么痛苦呢??这一切都怪封擎苍!他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

    再看了一眼四周,特别是身后,华医生依然还在原地站着不动,裴诗语转过头又向前走了几步,对着电话那头的迟浩月小声的说了这两天所发生的事情。

    迟浩月在那边听着一句话都没有再说,就是认认真真的听裴诗语说,若不是他时不时的会发出几声刺耳的咳嗽声的话,裴诗语都觉得迟浩月已经躺下了。

    “这两天发生的事情有些多。但是大概就是我和你说的这些了,现在凌悦还是医院里面躺着,她想杀我没杀成,我想她肯定会和她的父母告状的。现在他们都还没有找上我,我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找上门来。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说实话,我现在心有一些慌。”

    毕竟凌非岩是一国总统,她又联合封擎苍一切对凌悦做出了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若是凌悦真的豁出去了告诉凌非岩,那她就危险了。

    那边陷入了沉默,听了裴诗语说了那么多之后,他一句话都没有话。

    长时间的等待,裴诗语有些着急,紧紧的握着手机,说话之前她再看了周围一眼,她颤着声问道:“你还在听我说话吗?迟浩月,你是不是难受?还是不方便说话了?”

    “噗”

    “咳咳咳”

    “迟总,您不能再继续接电话了!您的枪伤太严重了,又淋了雨,之前的伤口都感染了。现在还咳出血来了,您要是再继续多说下去,您的身体一定吃不消的!没有说完的话下次再说吧!”

    “”无声的落下了泪水。裴诗语捂着自己的嘴,狠狠的咬着了自己的下唇。

    她一直都知道迟浩月的伤很重,她也担心他会因为她的原因而不小心死掉,用他自己的命来换她的安全,这是她最最不想迟浩月为她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