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1章 不治之症-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011章 不治之症

    说完之后,裴诗语就把耳朵贴在门上听里面的声音。刚才的声音却没有再出现。有些纳闷的裴诗语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郁闷的踢了一下门就打算离开。可当她转头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个房间还有一扇窗户。虽然拉着帘子还是有一点点隙缝的。

    慢步走过去,裴诗语的眼睛就差贴在透明的玻璃上面向里面看了。看了好几眼,都没有看到里面有人。不过却是开了一盏很昏暗的灯的。

    “奇怪,这大白天的,拉着帘子开灯,里面到底是有人还没有人了?”

    “嘿!你在这里干嘛?怎么不在病房里面休息瞎跑出来被阿苍知道了是要教训我的。”

    “啊啊啊啊!”

    专注的看着里面的情况的裴诗语完全没有发现自己的身后出现了一个人,也就是华医生这个大白痴。

    “你干嘛啊?吓死我了!走路都没声的吗?干嘛要拍我的肩膀,害我吓得个半死!”裴诗语拍拍自己的胸脯转过身愤愤的瞪了华医生一眼。

    封擎苍说的一点都没错!这家伙幼稚极了!太幼稚了!这么幼稚活该没女朋友!

    “吓到你了?那么不惊吓,胆子也太小了吧!”

    “你试试,换了你我也这样对你就看你会不会和我一样被吓破胆吧!做错事了还不道歉,气死我了。”

    裴诗语的小拳头握在了一起亮在了华医生的眼前,好像是要用自己的拳头示威给华医生看。

    “真的吓到你了啊?抱歉啊。我不是故意的,就是看你一个人在这里鬼鬼鬼祟祟的,所以才来问你的。再说了这里也没什么好看的,你干嘛整个人脸都贴在玻璃上面?医院里病菌多着呢,你挨得那么近,小心被脏东西传染到。”

    “乌鸦嘴,你才会被传染。我身体好着呢,病菌都不会找上我的。”

    “是是是,你身体棒棒哒。那我们也不要在这里了。里面住着一个重病的病人,真的会传染的。你不走的话我先走了,你自己在这里看吧。”华医生装出一副自己都有些怕怕的模样退了一步就往后走。

    裴诗语也是被华医生的样子给吓到了,她是不知道这里面是不是住着人,但是她觉得华医生不会平白无故的对她说些没有的事情。

    自己刚才确实是挨得太近了,还是赶紧走吧。可是正当裴诗语也要离开的时候,里面又发出了声音。

    “砰砰、砰、砰砰。”

    这次发出的声音好像是有人故意敲打要引起外人的注意力一样,裴诗语听到了。感觉有一些怪怪的。传染病让她不想靠近这个地方。

    可是这个人敲打的声音又引起了她的好奇。或许她的好奇是来源于,如果这个病房里面真的住着病人,那为什么要被锁起来呢?又为什么要拉着窗帘开着灯,而不是直接拉起窗帘把灯关上呢?这样不会省电一些吗?

    强烈的探知的**,最后战胜了病毒的可怕性,裴诗语再次贴到窗户上大眼清明的往里面探究。

    只看了一眼,她就张大了嘴巴呆在了远处。

    “你怎么还不走啊?我跟你说了,真的是有传染病的!再不走你是要被传染的。这个病无药可医的,里面的人就是在等死呢!你别看了。看了也是救不了他的知道吗?”华医生没有走多远,很快又折回来拉着裴诗语的手要走。

    他不知道裴诗语知不知道封擎苍所做的一些在他认为是肮脏的事情。可是他就是不想让裴诗语知道里面住着的人是封擎苍送来的重要病人。

    她害怕裴诗语知道一些什么。没有太多的原因,就是害怕她会知道封擎苍的不好,然后就对封擎苍加深了一些误会。

    而且这个病房确实是需要保密的。不该被人发现里面住着的是谁。之前窗帘没有拉上也正是因为封擎苍刚好来,而华医生刚好进病房里面为这个病人复诊,就是问问他的身体情况是否有转好一些。

    房间昏暗,不便于他查看病情,所以他才会把窗帘给上开,好让足够的光线射进去。这样他就能看得清楚病人的伤口是否有愈合。如果出现了感染的症状也好及时发现了尽快处理。

    封擎苍来的突然,他的病还没有检查完,华医生就匆忙从病房里面出来,习惯的锁上了门却忘记拉上了窗帘。

    “哦。”呆呆的转过头看向华医生。

    裴诗语的脑子在看到那个病人的脸的时候,她整个人都要炸开了。她的脑子特别的乱,一下是这个男人的脸出现在脑子里,一下子又是华医生手机里面的那张恶心的照片。

    很快相片上面的男人的脸就和病房里面的这个人的脸重叠在了一起。

    是他!就是他!没错,身体里面长满了水蛭的人就是这个人不会错的。可是他为什么会在这里,是华医生的病人?

    “我看到了,里面的那个人到底得了什么病?你要锁住他?”

    裴诗语确实看到了,那一眼,里面的那个人也看到她了。短短是三秒时间,他们的视线是相对的。而他全身就穿了一条裤子,他的肚子上面如蜈蚣一样蜿蜒缝合好的长型的伤口在昏暗的灯光照射下却显得格外的刺眼。

    这么长一道口子,那得多疼啊。而且他的手上和脚上都被铁链禁锢着。是患了重病吗?可是看他的眼神很锋利,并不像是一个重症不治的人。反而给人一种有着很强烈的求生欲的感觉。

    “哦,他那个病有些奇怪,因为是传染病嘛,他平时又不听话,老想着从里面跑出来,我这是害怕他出来会把病传染给了其他健康的人,所以才出此下策将他给锁起来的。”

    “那他的家人知道你这样做吗?他们都同意吗?这样做限制了他的自由,一点人权都没有了。不管怎么样都不能因为他快要死了而剥夺属于他的最后一点点人生自由权的吧?”

    华医生说的话一点毛病都找不出。或许真是出于其他的人健康着想,可是这样做真的正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