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0章 太脏-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010章 太脏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双手狠狠的抓成了拳头,病床上的人收起了仇视封擎苍的眸光,敛下了眸子最后看向锁着自己的脚链上。

    就算知道了又有什么用?他什么也帮不了迟浩月。这个时候的他,就是一个弃子,他知道的。跟着迟浩月的第一天起,就已经做好了这个心理打算。迟浩月是什么样的人,他手底下的任何一个人都一清二楚的。

    可是他们选择了开始就没有想过会主动去断。只要迟浩月还有一天用得到他们,一声令下,他们这些兄弟都会为他赴汤蹈火。

    只可惜,他是这么兄弟里面最倒霉的一个。最不够谨慎的一个。不曾想过,封擎苍的手下也是那么得力。所以他大意了。成为别人的阶下囚,被迟浩月放弃,他也怨不得谁。

    “你从被抓到起就一直向着他,没有说过一句关于他的,我就想知道,他到底有什么魅力能够让你为他出生入死的。那天晚上来,你早就预感到了吧,他不是来救你的。所以你才会有了赴死的决心。”

    “还是不愿意开口说一句有关于他的?可是忘了生不如死的感觉?”封擎苍和病床上的人就距离了一米之远,饶有兴味的看着他,封擎苍不忘了提醒他。

    “别吓唬我,我要是害怕的话,怎么可能会躺在这里任由你们摆布?!”

    “不怕就好。那我们就继续耗着,伤口是会好也可以再把好不容易缝合好的线给拆开。那种感觉却不会忘。我相信你会很喜欢那种感觉。好了,既然你也不愿意背叛你的老板,那我也不需要浪费口舌,来就是告诉你一声。还想见他最后一面,就该想想怎么做。”

    说完之后封擎苍不用看也知道那家伙是咬牙切齿的。

    心里不知道有多恨他吧。虽然一直都在隐忍着他的冲动,没有和他发火。封擎苍还是能感受到这个病房内的气氛有多么的紧张。

    迟浩月的手下果然是个不错的,到了这个时刻了都还没有背叛他。就不知道他这样的硬汉到底能不能挺到底了。

    走出病房,连门把手都懒得碰。

    就这么大大咧咧的走出来了。华医生见封擎苍出来了,这次谈话结束得太快了。

    “好歹也关上门吧!你把这么一号危险的人物秘密囚禁在我这里,总是要做得隐蔽一些,来来往往的人那么多被人看到了那还了得!”华医生那叫一个无奈哦,和封擎苍他又不能怎么样。

    封擎苍不想做的事情,他也就只能耍耍嘴皮,封擎苍是不会照着他说的做的。他只会做他自己想做的,他不想做的谁都不会左右得了他的想法试图改变他。

    “太脏。”丢下这么一句话,封擎苍就走了。

    想要去裴诗语的病房看看,可是转念一想又折回了头。

    “你去哪里啊?这不都要傍晚了,你不带着裴小姐一起走吗?”华医生见封擎苍上了他的超跑要走,不由得开口问一句。

    “去去就回。你忙你的去吧,让她安静一下。”封擎苍交代一声就发动引擎驱车离去。

    不解的挠挠头,华医生觉得封擎苍怪怪的。却还是没有再想太多。他确实还有一些杂碎的事情还没有忙完呢,都要到下班时间了,他也游手好闲一天了。

    他这个地方地处偏僻,来看病的人也不多。就是一些附近的人会过来,平时人也很少。没有病人的时候他都是无所事事的坐着等下班。

    路过裴诗语的房间的时候,他还是停下了脚步在窗子那里向内探了一眼。裴诗语在病房里面站着,也没有在休息。

    看了一眼之后,也没做他想忙自己的去了。

    病房里面的消毒水味道很不好闻,在加上华医生的这家医院医疗条件方面也不是特别的好。裴诗语看着简陋的病房,也呆不了多久。

    开了门走了出去想要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也该走了。在医院这种地方多呆一分钟都是一种折磨。

    出去之后,她以为会一眼就看到封擎苍的。可是她却没有在走廊或者别的地方看到封擎苍的身影。她是和封擎苍一起到这个地方的,如果封擎苍不在的话,她一个人也没有办法离开。因为刚刚从窗户向外看过了,外面都是一片田野。

    只有一条很窄的小马路是水泥的,看起来比较现代化。其他一切能映入眼帘的都是绿色的。

    找不到封擎苍,裴诗语就挨着并不多的房间一个个的找,她觉得封擎苍应该会在这里。也没有见着华医生和医院的护士或者其他的工作人员。

    这个地方除了鸟啼虫鸣的声音再无其他。有些头疼的走到了尽头的最后一间房子,如果封擎苍还是不在的话,那她就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了。

    去了哪里也不提前和她说一声,让他好找。

    渐渐走进那间封擎苍刚刚离开的病房。裴诗语闻到了更浓重的消毒水的味道,虽然不喜,可是也已经是最后一个地方了。

    靠近的时候,呛鼻的味道就让裴诗语受不了的捂住了口鼻子。

    可惜的是,这间病房的门是锁着的,窗户也是关着的。并不像是有人在的样子。但是却又与其他的病房不同,其他的病房都是开着门的,因为没有病人住在里面。这就让裴诗语觉得这间病房有一些特别。

    “叩叩。”敲响了门。

    裴诗语冲里面不大不小声的问道:“封擎苍,你在里面吗?该回去了。”

    “不在里面吗?去了哪里了。”见没人开门,裴诗语嘀咕了两声。就打算去别处找找。可是大多数的地方她都已经找过了,也没见人。

    才转身离开的时候,里面发出了一声东西碰撞到会发出的响声。

    止住了脚步,裴诗语迟疑着没有马上离开,又折回了门边。再敲响门。“你到底在不在里面啊?时间不早了,我不喜欢这里,要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