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9章 没有谁能够伤得了他-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009章 没有谁能够伤得了他

    “你做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就不怕报应会落到在乎的人身上吗?”

    封擎苍什么话都没有说,看了一眼华医生。

    很多事情不是他能够解释得了的。就像是病房里面的这个男人,他是怎么受伤的,他也知道。虽然不是他亲自动的手,可是他也没有阻止凌非岩。因为他和凌非岩一样的愤怒,这个人是迟浩月的手下,迟浩月都不想他活,而他最后不还是救了他吗?

    “你这么有经商头脑,就不能走一点正道去赚钱吗?用一些非正常的手段去获取不义之财,你用起来难道就不会觉得心慌吗?”华医生见封擎苍不答话,更加觉得痛心。

    他不希望封擎苍一直走一些他无法理解的路。这会让他心惊胆战的,害怕他最好的兄弟有一天会招天谴。

    “我所赚的每一分钱都是干干净净的。”华医生的苦口婆心的误解,还是触碰到了封擎苍的底线。

    很多时候他不愿意解释太多,是没有办法解释清楚,事情过于复杂。但是不代表他就是一个手脚不干净的人。

    虽然不会在乎是不是被人误会了,可是这些不该有的误会,他现在在,而且也亲耳听到了,他还是要为自己说一句话的。

    封擎苍看着华医生的双眸,非常认真的道:“这个人和生意没有关系,很多事情我没有办法与你解释。你只要按照我说的做就不会出错。”

    这是上位者的不怒自威的气势,虽然华医生没有看到封擎苍有任何的表情变化,也看不出封擎苍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可是当封擎苍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下意识的就选择相信了他的话。

    因为这是封擎苍第一次愿意和他说关于他生意的事情,以前他们不联系,他知道的不多。现在他和他终于见面了,也难得的站在一起说说话,那他也不是一个能憋住心里话的人,当面说出来会爽快一些。

    他也这样做了,也得到了封擎苍的一个肯定答案。他的心也就定了下来。

    “那就好,我信你。但是这个人,还有这样的事情以后最好不要再发生了。仅此一次,以后还出现这样的问题,把这种麻烦事送到我这里来让我替你解决的话,我不会答应的。”

    “好。”点点头,封擎苍也不想再有这么恶心的事情发生。

    “把门打开,我有话要问他。”

    病房好像变成了一个小小的监狱一样,华医生就是典狱长,封擎苍就是最高的执行官。只要他一声令下,想要看囚犯就要看到。

    拿出钥匙,华医生没有多说什么走到门边快速的将门打开了。“进来吧。他醒着的。而且也动不了,伤不了人。”

    封擎苍进来之后就被病房里面难闻的味道给弄得皱起眉头,环顾了一下病房里面的结构。和上次来的时候还是有一些变化的,再看到里面的一个小桶。封擎苍终于明白了他闻到的一股子骚味是什么。

    感情这家伙的吃喝拉撒都在这间小病房里面了。

    “你在外面等着吧。”封擎苍见华医生还没有出去就主动开口让华医生先在外面等着,而他还有一些话是不能当着华医生的面问的。

    然并不是不相信华医生这个人,而是因为太相信他了,所以才不想他知道得太多招惹上不必要的麻烦。所以还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为好。

    若有所思的看了封擎苍一眼,华医生还是乖觉的走了出去,顺手关上了门,他也在病房外面的不远处守着。

    封擎苍在这里还和一个病人说话,不能被有心人发现。这里没有封擎苍别的手下在,而他也需要做好看守工作。

    “你什么都不用问,就算是问了,我告诉你的也只有一句话,我什么都不知道。”华医生走出去之后,病床上面的人才开口仇视着封擎苍。

    “确实,如果你想说的话,早就在要没命的时候就说了。我来也不是非要从你口中问出点什么的,就是想要告诉你一件事你可能会感兴趣的事情。”

    “你来这里肯定没安好心,别以为把我关在这里,我就会服软。根本就不可能,就算你一直关着我,关到我死那天为止,我都不会被你套路。”

    “信你是条硬汉。但是我来告诉你的就一件事,你的老板已经被我弄成了重伤,现在是死是活还未知。不过他活着也离死不远了,只要他敢再到我的眼睛前面晃荡的话,那就是自寻死路。”封擎苍勾着唇冰冷的对病床上的人说道。

    “不可能!没有谁能够伤得了他,就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蝼蚁,怎么可能伤得了他!”病床上的人一口否认,断定了封擎苍不可能有这个本事能够伤得了迟浩月的。

    或许不是封擎苍不能,而是他太相信迟浩月了。

    封擎苍也不高看自己,如果不是迟浩月还有什么没有完成的事情要留在国内不走的话,他或许还真的没有这个本事能够那么快就找到迟浩月,也真的不能伤到迟浩月。

    “郊区的豪华别墅区他就藏身在20号,前天下着大雨,加着来杀你那晚的时候中了一枪,他连中我两枪。一枪打在心脏上,虽然没有亲眼看到他断气。现在人也不见了踪影,我始终还是放了他和你一马。但是你想想,此时受了重伤的他,又能去到何处呢?”

    不可置信的瞪着封擎苍看,床上的那个男人,在前一刻都还不愿意相信封擎苍说的话。可是当他说出详细的迟浩月的地址之后,他却不得不选择相信他说的都是真的。

    迟总真的受了重伤?如果受了重伤的话,那封擎苍还来找他有什么事?就是为了单纯的和他说这些吗?

    他可不相信封擎苍会吃饱了撑着没事干了跑来那么远的地方,就为了和他说这两句他想听的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