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心底的壁垒裂开了一道缝隙-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02章 心底的壁垒裂开了一道缝隙

    “什么?”裴施语还没从那句话里走出来,听到叶沛灵说这话,心底一紧。

    “封少竟然让我跟他的秘书换位置!让我去商务仓坐!你不知道我当时直接傻了,你不知道原来我经理跟我说话的时候,都是鼻孔朝天的,现在啊,那叫个殷勤!这都是因为封少的缘故!妈的,这次我不怕辛辛苦苦奔波,又给人做嫁衣了!”

    裴施语听到这话完全愣住了,她很清楚男人并不是这么热情的人。

    “他……他跟你说什么了?”

    “倒是没有说几句话,我哪好意思丢下经理坐过去啊。封少果然跟传言的一样冷淡,我也不好意思上前凑。更何况我这么狗腿,这不是丢你的脸吗!”叶沛灵洋洋得意道。

    “今天我出门的时候没敢跟你说,我之所以生气,不仅仅是临时要外出,最关键是我这么辛苦很可能成果还要被人夺走。可现在不同了,我只要能拿下这个项目,谁都不敢夺走我的成果!”

    叶沛灵兴奋极了,她不怕多花力气,不怕辛苦,就怕最后被人采摘胜利的果实。

    偏偏,这种事在职场上并不罕见。

    尤其她一个孤女,更是艰难。

    现在无意中抱上了一条大腿,至少能让那些人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占她的便宜,凡事留点余地。

    “小语,你真的是我的幸运星!”

    “我又没做什么。”

    “你就别谦虚了,要不是封少知道我是你的好朋友,压根理都懒得理会!你不知道我经理多想搭上线,他根本一个眼神都不给。他跟我说的话,多半也是绕着你的。”

    裴施语有些急切道:“说我什么了?”

    “倒也没说什么,就是谢谢我这段时间照顾你。”

    叶沛灵冷静下来,突然想起之前裴施语一夜情的事,顿时变得忐忑起来。

    “我不会让你不好做吧?我真没刻意套近乎……”

    “给我打住,你什么样子我还不知道啊!况且这又没什么,他主动示好,你接着就是。”裴施语怕她愧疚,表现得特别豁达。

    “真没事?”

    “你又没干什么,没必要紧张。”

    叶沛灵这才舒了一口气:“那就好,我刚才得意忘形了,就记得自己扬眉吐气,都忘了你这边了。”

    “你别多想,我跟他又没什么。”裴施语连忙辩解,说这话的时候,完全没有底气。

    叶沛灵听到她这言不由衷的一句话,心里总觉得不是滋味。

    “其实我觉得他人还不错,虽然看冷了点,但是看着很靠得住。他比远远看着帅多了,你不知道空姐多想献殷勤,那空姐美得啊,跟天仙似的,他却连眼皮都没抬。”

    “嗯,他是个好人。”裴施语真心实意道。

    叶沛灵听到这话,就觉得更没戏了。

    她很清楚裴施语在害怕什么,虽然已经抚平了心中的伤口,可是疤痕依然还在,那种痛感的记忆依然还在。

    这个男人很优秀,甚至因为太优秀,反而不敢亲近。

    别说裴施语,就连自己不也没法过这个坎?

    “小语,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在你的身边。”叶沛灵突然道。

    这句话很突兀,可裴施语却听懂了。

    “灵灵,有你真好。”

    “得了,少给我在这肉麻了,我挂电话了哈,今晚还得加班准备资料。这些狗犊子突然拉着我当壮丁,真把我当超人了!”

    “好,你自己在外面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别太晚睡。”

    两个人挂了电话,裴施语盯着手机发呆。

    男人是因为她才会主动跟灵灵说话吗?

    这是不是意味着,他并没有因为今天的事生气?是不是意味着,他们还像从前一样,而不是真正的上下级关系?

    裴施语苦笑,她还真是贪心啊,世界上怎么有这么便宜的事。

    她拿着手机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最终忍不住发了信息过去,感谢男人对自己好友的照顾。

    男人回复信息的速度依旧很快,内容一如既往的简洁:举手之劳,应该的。

    裴施语紧紧的盯着这几个字,尤其是‘应该的’三个字,尤为的显眼,心底的壁垒出现了裂缝。

    第二天,裴施语一大早来到办公室,才刚坐下,王姐就凑了过来。

    “小裴,你离过婚的事是真的啊?”

    裴施语简直无语,要不是她很确定这是封氏,她肯定以为是菜市场了,这里的人也太八卦了吧!

    “是的。”

    “现在离婚的女人不好找对象啊!”王姐的语气那叫个惋惜。

    裴施语直接道:“王姐,我现在也不想找。”

    “你现在不找以后就更找不到了,女人啊,最重要就是有个依靠。有啥事,有人帮你顶着,也没那么辛苦不是?”王姐一副掏心窝为你着想的样子。

    裴施语吃软不吃硬,看到这种就难以硬气回复,只能想着法子讲道理。

    偏偏,王姐根本不听她那套。不管她怎么拒绝,王姐都跟没听见似的,在那自说自话。

    她被堵在办公桌前,想走都没办法。而且都是一个办公室的,王姐又是个打杂的,比陶悦都还清闲,根本躲不过。

    “现在好男人稀缺得很,大龄剩女一堆,我是和你关系好,才把这个男人介绍给你。”

    裴施语简直想要翻个白眼,原本觉得王姐这个人很热情,在这个关系冷如冰的办公室里,也称得上一缕阳光。现在,简直烦不胜烦。

    昨天还没这么夸张,今天是因为知道她离婚了,所以才会这样?

    “对我来说事业更重要,抱歉,我现在要开始工作了。”裴施语冷下脸道。

    可她的脸长得太过温婉,又有人是那种听不懂人话的,所以毫无震慑力。

    “女人事业好有什么用,你看看那些女强人,事业太强了连嫁都嫁不出去!年纪大了,孤零零一个人甭提多可怜了,还被人嘲讽老处女。赚这么多前有什么用,都不如有个知冷暖的人在身边来得实在。”

    裴施语简直无力吐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幸福并没有统一的标准,自己觉得好就好。”

    “这些都是哄你们这些小姑娘的,家里有个男人,才是真的圆满。成了家,生个孩子,平平静静的过一辈子,这才是真正过日子的样儿。”

    这是她的报应吗,她刚跟别人说想要过平静的生活,就有人上赶着给她送‘平静平淡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