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4章 是宠溺,是爱-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004章 是宠溺,是爱

    “好吧!那就一天!一天也可以!只要你答应我,我就能帮你把她弄醒,很快的好吗?如果你不答应我的话,那她什么时候醒来都还不知道呢。”

    华医生无赖一般的靠近封擎苍,在他的耳后方放出了话。

    再走了一步,封擎苍依然没有点头答应。

    “好吧!别再讨价还价了,你也说了是人命关天的时候了!就两个小时!我就想试试这辆车的手感而已,这么小小的愿望你都不能满足我的话,那我也不要帮你救人了。你还是把人带走吧,不过我可是要先反提醒你一句,外面天气那么热,病人要是折腾来折腾去的,还不知道会不会再严重了。你也别忘了,昨天她还是一个高烧不退的病人,今天可折腾不来了。”

    当兰博基尼的车钥匙递到华医生的眼前的时候,他的双眼都冒出了绿光。一点迟疑都没有抢过了钥匙就往外走去。

    “你去哪里?”

    “试车啊。”

    “答应我的事情还没有办!该死的!”封擎苍想要追出去把这头狡诈的狼崽子给拉回来,去传来了他哈哈大笑的声音。

    “封擎苍你能不能再弱智一点。她之前是中暑了才会忽然晕倒的,你抱她上车开了冷气,就已经给她物理降温了。要想让她马上醒过来的话,只要掐掐她的人中就会马上醒了,还至于被我骗了吗!”

    “该死!”又被这小子戏耍了一次,看着小子最近可是嚣张得不行了。下次再让她逮到非得要让他好好尝尝他的拳头,让他知道不是什么玩笑都能开的了的。

    竟敢损他,气炸。

    “轰!我先走了啊!我的车在外面停着呢,钥匙在我的办公室!你要回去的话可以开走,我到时候会去和你换回来的。当然如果你不愿意开我的破车的话,我也可以让黑子过来接你的。不过我想,我的车和你的没有办法比,你应该不会开的吧!”

    车子都已经发动好了,华医生竟然又折回头和封擎苍说了这些话。若不是离得太远的距离,封擎苍真想给他一拳头,不,是两拳头,一个眼睛捶一下让他变成熊猫眼,就算是开了豪车出门也让他撩不了妹。

    华医生走了之后,病房内也安静了。封擎苍关上了病房的门。

    这是他和裴诗语难得的独处的时间,虽然她没有醒过来,虽然他也已经知道可以快速让裴诗语醒过来的方法。可是现在坐在一旁细细的看着的她姣好的面容,安静的睡颜的时候,他却不忍心这么快就吵醒她了。

    此时他也就理解了,顾墨为什么在他的办公室看到叶沛灵的时候,却没有第一时间叫醒她。

    是宠溺,是爱。

    因为不想让自己爱的人感到疲惫。所以可以用宝贵的时间在一边静静的等待,即便什么都不做,就坐在把最美好的时光消磨掉,也会觉得很幸福。因为有最爱的人在身边,不管做什么都会很心安。

    轻轻的抚摸她的脸,已经忘记自己有多久没有这么认真的看过她的脸了,她肌肤的每一寸在此时都散发出微光,很耀眼。

    难怪会在逛街的时候被人当成大明星给围观了,想到这里,封擎苍忍不住低笑出声。他所珍爱的宝贝,就是这么的招人喜欢吗。

    虽然很优秀,可是却又不想她这么耀眼,走在外面被别人多看一眼,都会让他心生不爽,并不是他是个小气的男人,并不是他爱吃醋。

    就是无法容忍别的男人盯着他的专属移不开眼,会让他莫名的觉得心烦意乱的。

    不知道这样看了多久,裴诗语的长而卷翘的睫毛微微颤动了一下,像是蝴蝶振翅那般轻盈。

    封擎苍知道裴诗语就要醒来,他一直盯着裴诗语看了这么久,却怎么都看不够一样,希望守护她的时间可以变得缓慢一些。

    想这样一直下去,身边什么吵杂的声音都没有。

    已经醒来的裴诗语没有第一时间睁开眼睛。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鼻腔嗅到的是消毒水的味道,有些刺鼻。刚刚醒来眼皮也还有一些沉重。

    可是她觉得自己好像一直被一道非常炙热的目光注视着,让她的心莫名的跳动的很快。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身边浅浅呼吸的又是谁发出的。裴诗语眨了几次睫毛,慢慢的睁开眼。

    才睁眼就看到一张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最讨厌的人脸。除了封擎苍真的没有其他人的了!为什么她每次心情不好的时候,这家伙都会在?

    “你怎么在这里?”不耐烦的问出口,裴诗语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有多冲。好像是吃了火药一样。

    “你中暑了,现在好点了吗?要不要喝一点水。”封擎苍虽然是这样问,手里却已经拿起了早就已经准备好的纯净水递给裴诗语。

    答非所问!

    裴诗语最讨厌的就是封擎苍的这一点,没次她问他问题的时候,他总是会避重就轻的转移话题。她压根就不想喝水,只希望能够不要看见他好吗!

    可是他明明就懂,却总是假装出一副什么都不懂的样子,这样的封擎苍让她觉得虚伪极了。明明就可以回答她的问题,正面的回答的。

    “要喝你自己喝。”不开心的扭过头看向窗外。感觉她很多时候都是在生病或者是在睡觉。

    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是个头,她想出去走走,是一个人去。

    想去一个没有封擎苍的地方,想去一个没有凌家人控制得了的地方。任何地方都好,只能去,她随时都准备好了。

    “你的身体有些缺水,还是喝一点吧。现在离傍晚的时间还早,如果没有休息够的话就再休息一下。”

    封擎苍见裴诗语不愿意搭理自己,悄然的帮她把**盖给拧开了之后,再次凑到她眼前。

    并非他喜欢强迫裴诗语做她不喜欢做的事情。而是现在他不管做什么都讨不了裴诗语的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