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9章 没有说过大话,扯过谎-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999章 没有说过大话,扯过谎

    “是,我知道。你一直都让着我,那你现在能否坐下来,听我好好和你说呢?事情真的不像你想的那样糟糕的。你听我和你说了,就知道了。”

    施怡也不愿意和凌非岩这样站着谈,一高一低的,她坐在床上抬着头看着他,就像是被凌非岩俯视一样,她的心里有些不舒服,总感觉有一些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

    “你觉得你现在说的,能够给你的行为一个合理的解释吗?”

    “我可以。咱们坐下好好谈,并不需要把气氛弄得那么紧张,这对我们没有好处不是吗?”

    在施怡的坚持劝说这下,凌非岩还是不情不愿的坐了下来。不过却不是坐在床沿边上,而是坐在了稍微远一点的地方,和施怡之间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这个距离正好可以让凌非岩清楚的看到施怡的表情变化,也能够让他不被她的楚楚可怜给弄得慌了手脚。一定的距离,让他克制住了自己想要冲过去拥抱她的冲动。

    “那就说说吧。事情的经过。”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不高兴,或许是因为我忽略了咱们的语儿。可是我也不是故意的,你根本就没有看到现场是有多么的可怕。悦儿一身是血的躺在血泊里,我怎么可能会不担心害怕?我那个时候冲过去第一时间心里想到的就是,要是悦儿死了怎么办?这么多血,她要是没气了怎么办。我当时吓到了,真的。”

    “第一反应确实会如此,那之后呢?你又该怎么解释?”

    “我后来送悦儿去了医院,她在手术。我有在想语儿,我也想过回去找语儿。我也害怕语儿一个人在家里会出事,可是我也不是医生,我什么都帮不上忙。所以在悦儿做手术的时候,我就在病房里面等候,我希望她能够早点出来。”

    “什么都帮不了吗?不是可以为她联系好的医生去看看她吗?这样做应该也不难。”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

    施怡始终还是没有意识到她自己的粗心大意,是刻意的逃避,还是没有意识到她错的有多严重呢?

    “我和封擎苍说过,等明天我就会联系权威的医生去给咱们的女儿治疗的。而且我怀疑语儿的病根本就没有那么严重,是封擎苍请的医生不够好,所以没能早点医治好咱们的女儿。不然就是封擎苍故意把语儿的病情夸张大,好让语儿留在他的身边,不让女儿跟我们一起回来。”

    “你就是这样认为的?这就是你的解释?”

    双手紧紧的抓在了一起,凌非岩不知道为何会升起一股的怒气。但是他很快就压制下去了。

    她是他爱了一辈子的女人,不能因为一些事情而与施怡产生不愉快。

    “悦儿伤的很严重,她的腿也伤到了。医生说可能会难以康复,以后有可能会变成一个身患残疾的残疾人。”

    当凌非岩听到施怡说到这个的时候,他的心还是颤动了一下。毕竟是自己养育了那么多年的女儿,感情有多深,他自己最清楚。

    “是语儿推的悦儿,也是语儿把悦儿弄得受了这么重的伤的。如果语儿身体不好的话,怎么会有那么大的气力能把一个身体健身,四肢健全的人给推成重伤。这一点你是否有想过呢?”

    施怡的话再次让凌非岩集中了精神去想。

    可是他却只是听听并不说话,也没有妄自下定论。他今天去过裴诗语的家中,去看过她。当他到的时候,看到的是一个病弱的女孩孤独的躺在床上。

    她的脸很红。他用手轻轻的触碰过她的额头,她的眼,确实是烫得厉害。如果说她没有生病的话,那身体的真实情况又是怎么回事?这是骗不了人的。

    “我知道你在责怪我没有关心语儿,可是我也知道谁重谁轻。若真的是语儿推的悦儿,让悦儿受了这么重的伤,我又怎么能放着悦儿一个人在医院里不管不顾呢?这个时候最该守在她身边的就是我。我是她们姐妹两的妈妈啊。或许谁都会觉得我有一些偏心,可是我并没有。我对她们的爱是同等的。”

    “那你可知凌悦为什么会推语儿吗?”冷漠的开口。凌非岩不确定施怡是否知道事实的真相。

    她只告诉了他,她想说的。真正该重视的问题,她却没有说出来。

    “因为语儿不开心,两个人起了小小的争执,所以语儿情急之下才会动手的。这一点悦儿醒来的时候都已经告诉我了,但是她也说了,这些都是她的问题,和语儿也没有关系。她认错的态度很好,我又怎么忍心去责怪悦儿呢?”

    “小的争执吗?你相信她说的话吗。”情绪再次没忍住,凌非岩反问施怡。从她的眸光中,他看到了一丝丝犹豫。

    最后她还是点了点头,坚定的回答了凌非岩问的问题。

    “悦儿从小就乖巧懂事,从来没有说过大话,扯过谎,她的话我怎么会信不过呢?还是你不相信我说的话,还是不愿意相信我是没有偏向悦儿的?非岩,你告诉我,你还是责怪我吗?”

    “我并没有任何怪你的意思。你别想太多了,早点休息吧。”凌非岩不愿意再谈下去。

    他想,施怡现在压根就听不进他说的话。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受了重伤的凌悦,在她的心里凌悦才是比较可怜的那个孩子。那他再谈下去又有什么意义呢。

    “非岩,你到底是怎么了,有话咱们就都说开了。不要这样藏着掖着的,你觉得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就直接点告诉我。我会真诚的看待问题的好吗?”看到凌非岩要找,施怡觉得今晚的凌非岩可能会去住在书房也不会和她同床共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