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6章 背锅侠-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996章 背锅侠

    “那好,到里面去谈吧。先让她在这里休息一下。”封擎苍的办公室还有一个隔间,比较**,是便于平时在公司加班的时候太晚了不方便回家,在这里休息用的,或者是白天太累了休息一下。

    里面是有床,有卫生间,有洗浴间,还有一个衣柜。空间不是太大,五十平米左右。

    饶有兴味的看了封擎苍一眼。顾墨也觉得封擎苍有一些显而易见的变化。他什么时候学会考虑其他人的感受了?

    跟在封擎苍的身后,与他一起进了里间。封擎苍率先在靠椅上坐下,顾墨却还一脸非常感兴趣的盯着封擎苍看,眼神怪异,让封擎苍有些不舒服,感觉有小蚂蚁爬到了自己的身上的那种感觉。

    “别这样看着我,有话直说。”

    “直说可以,就怕你会动手。”

    “我没你想的那么蛮横。”

    “我们大名鼎鼎的冷血无情的大封总什么时候不蛮横过?铁血手腕,从来都不会去考虑他人的感受,不管做什么都是我行我素的,今天这样,还让我以为我看错人了。现在坐在我前面的这位先生,你还是我认识的封擎苍吗?”

    边说话还边围绕着封擎苍走了好几圈。看完了之后还啧啧啧的称奇,不知道的人估计会以为他看到了什么奇趣的事物了呢。

    顾墨调侃的意味十足,目的就是要让封擎苍觉得不舒服,让他全身都起鸡皮疙瘩才达到他想要达到的目的。

    封擎苍勾唇笑笑,依然是那个邪魅的笑。

    “你不要把你自己的标签贴在我的头上。”换了一个舒适一点的坐姿,封擎苍满不在乎的道。不吃顾墨的这一套。

    在人前两人的都是冰冷的形象,若是让外人见了他们私底下的时候竟然是这样的顾墨和封擎苍的话,还不得吓掉大牙。

    “我可不敢和你抢。是裴诗语把你调i教得不错啊。明明没有太久不见,整个人都像是脱胎换骨一样。是调i教的,还是受挫了?”

    “从哪里道听途说?怎的现在说话还像个女人一样阴阳怪气的。”封擎苍也不恼,两个人私底下见面的时候,有时候也免不了互掐,开始并不习惯。

    可是就是那么的奇怪,两位同样优秀的人,有时候就是会互看不顺眼,又会互相欣赏对方身上的那种自己所没有的优点。

    欣赏却不会去学习,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都有自己的个性和习性。

    “看你这神情,看来是遇到棘手的事情了。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干嘛把自己弄得那么丧?有什么解决不了的,就找兄弟好了。”也在封擎苍身边的空位坐下,右上还重重的搭上了封擎苍的肩膀。

    才搭上却就被封擎苍无情的拍走了,吃疼的倒抽一口气。

    “那么用力干嘛。我都还没有找你算账呢。把我老婆叫到你这里来做什么?不会是你家的那朵解语花不理你,你又想找我老婆取经了吧?”

    “恰恰相反。”

    “什么?我没听错吧?相反是什么意思?”

    封擎苍的一个白眼看瞪过去,好像是在对顾墨说一句:“你猪脑子吗?这么简单的问题还要问我,这需要解释吗?”

    “你找到小语了吗?”顾墨被看的奇怪,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嗯,前天刚找到。”

    “她还好吧。”

    “好或者不好,这个没有办法判断。看起来并不好。”

    “不好是什么意思?难道是你惹她生气了??”顾墨不解的问道。封擎苍这答非所问的回答,让他很是费解。

    又是一个白眼飞过去。这果然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顾墨和叶沛灵两个都这么默契的吗?就连指控他的话都是一模一样的。可是,什么叫他对小语不好,什么叫他惹她生气了?压根就不存在的好吗!

    “难道是我猜错了?那你说说我老婆来找你何事,你还把她气累了。”

    “别把这些莫须有的罪名都堆在我的头上。是你老婆自己找上门的。今天她在餐厅的时候碰到了小语了,因为小语失忆并不记得她,所以没有理会你老婆。所以你老婆委屈了,就来找我算账了。”

    “那说来说去不还是你的错吗?要不是你,小语能失忆吗。如果她不失忆就不会忘记我老婆,我老婆也不会白跑这一趟,她现在可是孕妇。不能随便动怒,不能乱跑的。一不小心就会累坏了。”

    “需要到我这里秀恩爱吗?”封擎苍受到了一万点打击。

    不就是大个肚子吗?至于吗?况且现在肚子不是还没有长大么。还是扁扁的就这么操心。也不怕他这颗易碎的玻璃心一不小心就碎得一片一片的。

    “有那么明显吗?”

    “有!如果你来是为了秀恩爱的,现在马上出去把你对象带走,我这里不欢迎你们!”

    “这么无情,难怪小语会生你的气不理你,你活该。”

    “……”

    为什么说来说话,错又扯到他的头上来了?难道他就是传说中的背锅侠吗?

    “你就没有想过她为什么不理你吗?我可都是听说过了,你们两人之间的关系非常的差劲。你也是时候该好好的检讨一下你自己了。女人嘛,都是要宠着的。不是我吹的,你真的该像我学习学习,自从和灵儿在一起之后,我真是变了不少。两个人之间相处每天都是不一样的,吵吵闹闹,就不该分对错,不管是你错还是她错,最后低头的就一定是你。”

    “你了解的这么深刻,是睡过地板,跪过榴莲?”像是看一个白痴一样看着顾墨。

    他说的这些好像谁不知道似的!这些他不都做过了吗?裴诗语生气的时候,他不都是想方设法的惯着她吗?

    就连她不想看着迟浩月死,他明明就知道迟浩月不是好东西,接近她都是有目的的。可是他最后还不是因为不想看到她伤心难过,最后忍住了没对迟浩月下狠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