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3章 答案-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993章 答案

    “你今天见了小语了,她对你这个最好的朋友也很冷漠吧。”

    “是啊。”

    “不仅是对你这样,对她的父母,对我,对任何曾经和她熟识的人,她皆是如此。这两天我会让林深来给她看看。到时候可能会需要麻烦到你们。”

    “有什么事情随叫随到,只要是能帮助小语的。我都会义不容辞的。”

    微微叹息一声,封擎苍倒是想现在能有一个可以帮助到裴诗语的人可以出现。可是却是奢望。

    “我还有一件事就是。上次顾墨说过,他在外留学的时候,曾听说过迟浩月的消息。我已经让手下的人去查过了。他的身份被藏得非常的深,根本就没有办法查到有用的消息。我也分析过,自己和他是否有仇怨,答案是没有。和迟氏,一没有生意上的往来,而没有私交,更没有深仇。这些都没有,他目前的动机虽然不纯,却没有太大的动作,所以他到底想要做什么,我却想不透。”

    撑着自己的下巴,若有所思的样子,最后叶沛灵纳闷的问道:“就连你也想不通的事情,你告诉我,我能帮你想得出个所以然吗?”

    她也不知道封擎苍这么聪明谨慎的人都想不明白的事情,干嘛还要告诉她。

    “他会不会是你的情敌?因为喜欢小语,所以故意接近小语?”

    这会到封擎苍哑口无言了,如果迟浩月真的敢和他抢女人的话!他会让迟浩月后悔他出现了这样的想法,并且把他赶回他老家去。

    “你觉得可能?”

    男人的敏锐度非常高。听叶沛灵这么说了之后,封擎苍也立即就想到了这一点。上次他在雨中看到迟浩月的时候,并没有从他的眼中看出有太多的喜欢裴诗语的样子。

    更多的是出于对他的挑衅。在他想要接裴诗语回家的时候,他竟敢给他的女人撑伞,还让他的女人搀扶他,这些行为对于封擎苍而言都属于赤果果的挑衅。

    也想起了裴诗语对迟浩月的关心多于对他的在乎,这更让封擎苍觉得愤怒。就是此时再想起来都觉得很气,很难忍受。

    裴诗语对迟浩月的好,是暖的,对他是冷得让他不敢大声说话的那种,随时随地都可以扎他心的那种。

    “你干嘛忽然这样?把气压弄得那么低干嘛?难道是我说错话了?不该吧?”

    都要被周围忽然降低的冷气压给冻坏了,叶沛灵的屁股往后挪了一挪,也是有些担心封擎苍这位暴君会忽然发威。

    “你不会是没有想到这个问题吧?小语这么优秀的女孩子,是个男人见了都会动心的好吧?这一点意识你都没有?”

    看封擎苍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叶沛灵也明白自己算是猜对了。封擎苍果真是没有往这个方面去想。

    “她是我一个人的,不会喜欢上别人。你的这个设想并不存在。”深呼一口气,封擎苍还是将自己的怒火给压制下了。

    对面坐着的是裴诗语最好的姐妹,他不会当着她的面发火。眼神不经意的飘过叶沛灵的小肚子,在她坐下来的时候,小腹才有些微微隆起。

    上次看到的时候还并不明显,先去已然有一些样子了。是真的有一个小生命在里面孕育了吧?

    他和裴诗语也曾经有过自己的孩子,只是一个意外让他们还未谋面的孩子胎死腹中。心里莫名的觉得很烦躁。

    不再看着叶沛灵的肚子,这会让封擎苍想得更多更乱的事情。干脆的闭上眼,静静的听着空间里一些细微的声音。这会让他得到一丝安静,也可以尽快平复自己不安的思绪。

    封擎苍并不想承认,自己被叶沛灵问的这个问题问得非常的心烦意乱。他无法想象,裴诗语会喜欢上别的男人是个什么样的事情。

    她不能喜欢上别人,除了他。这辈子都不能再喜欢别的男人。这就是封擎苍心中的肯定的答案。

    “我觉得这个问题非常的严重。”

    “继续往下说。”

    “你是不是自信得有一些过头了?”

    “嗯?”眼神骤冷,封擎苍凌厉的目光射向叶沛灵,四目相对,火花四溅。封擎苍不想这样对叶沛灵,最后还是出于本能的这样做了。

    被封擎苍恐怖的眼神看了之后,叶沛灵打了个冷颤。屁股又往后挪了一点。

    “你别这样看着我。我现在非常的冷静,你也要冷静一点。千万别激动,我来这里就是想要解决问题的,我们最在乎的人是同一个,所以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找到破绽。我想小语不会无缘无故的跟着迟浩月走的。”

    “她当然不会。”

    “那就是了,既然小语不认识这个人,那肯定就不会跟着她走了。我们都以为小语不认识这个人,可是如果她在我们不知道的情况下结交了这位迟先生的话。那我们想问题的方向是不是该转变一下,从好的方向去想呢?”

    “小语说迟浩月是她非常要好的朋友。我并不相信她说的。我们都了解小语,她不会认识迟浩月的。”

    “万事都有算漏的时候,谁还没有一点小秘密了?我现在就觉得小语说的可能是真的。换个方位思考一下问题,如果小语不认识迟浩月的话,又怎么会心甘情愿的跟着迟浩月走了,而且还不与你这位最重要的未婚夫联系呢?好吧!如果是她在和你生气的话,再怎么着,也该和我们这些朋友家人联系吧?”

    “她失忆了,不承认我是她的未婚夫。这其中还存在一些误会。”

    “如果是误会的话,那会不会可能是,正因为她认识迟浩月,又因为和你赌气,所以一气之下就跑了出去,并让迟浩月来找她,带她到一个安静的地方好让她自己冷静一段时间呢?”

    封擎苍陷入了沉思,他在细致的思考叶沛灵的这个问题。他之前也曾这么想过。最后也都被自己给否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