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2章 一孕傻三年-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992章 一孕傻三年

    “小姐,您没有提前预约真的没有办法见我们封总的。”

    “本小姐告诉你,我现在火气正大着呢!你要是再拦着我,小心我等下连你都打!”亮出自己的小粉拳,满脸的怒火,确实是如此。

    封擎苍的小秘书都拦不了叶沛灵本人。只能苦哈哈的挡在门外。他想,封擎苍也早就该听到声音了,不过他没有出来就是不愿意见这个女人。

    也是这个女人太无赖了。也不知道是什么身份,和他们封总又是什么关系,找人都找到这里来了。如此的泼辣,谁都不敢拦着她捶门。

    无奈的走到办公室门口,才刚开门,叶沛灵就推门而入。

    “封总,这位叶小姐说认识您。我没拦住,所以……”

    揉揉有些胀痛的太阳穴,封擎苍靠在门边对小秘书说了一声:“没事,去忙你的吧。”

    “我敲门半天了,你才来开门!是想故意躲着我吗?别以为你不想见我,就能躲得了我!”封擎苍的脸都还没有看到,叶沛灵就劈头一堆话。

    “已经是要当妈i的人了,怎么还这么暴躁?”顺手将门关上,为了不让外面围观的职员们有八卦可以讨论。

    “天都要塌下来了。我还能不急?你告诉我,我怎么才能做到不急?不是你的好姐妹不认识你了,所以你就觉得没所谓是吗?”

    叶沛灵激动的质问着封擎苍,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封擎苍的脸色已经越来越难看。

    自己说了那么多话,口水都要说干了,封擎苍却一个字都没有应她,让她更加觉得烦闷,认为是封擎苍不重视她的这些问题。

    双手插着腰,她又对着封擎苍一顿怒气冲冲的道:“我告诉你!现在是我的好姐妹与我见面不相识了!我没有办法做到不激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所以你必须要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不然老娘在这里就不走了!”

    “先去那边坐下,别太激动。有什么问题,可以慢慢聊。”

    封擎苍也是头痛不已,本来睡眠不足,已经让他足够疲惫了,这会儿又要应付叶沛灵这尊大佛,让他深感力不从心。

    “你现在让我坐下??我能坐得住吗?我来找你就是为了让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的。你别想找其他的借口打发我!我才不会像别的女人一样那么容易被你糊弄过关!”

    “好,就算你不累,你肚子里面的孩子总会累吧?你要是在我这里出了什么闪失,你老公不会杀过来把我公司弄得鸡飞狗跳的吗?”

    说完之后,封擎苍率先去沙发那边坐下来了。叶沛灵看封擎苍竟然如此不在乎她说的事情,更是生气。

    不过也因为她现在确实是一个孕妇,情绪很容易失控,遇到一些小事情就会很情绪化。

    最后还是考虑到她这样对宝宝的影响确实不好。还是不情不愿的坐到了封擎苍的对面,和他大眼瞪着小眼的互相对视。

    说是对视,倒不如说是仇视。叶沛灵觉得裴诗语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封擎苍占了一大部分的原因,可能就是封擎苍把裴诗语弄成这样的,或者是在裴诗语的耳边说了是什么不中听的话。

    “水,咖啡,牛奶?”封擎苍随意的问问。也知道叶沛灵不会喝。

    她火急火燎的来了,可不是为了来他这里喝一杯咖啡的。

    “说正事!”

    “可以。那直接切入正题,你为难她了吗?”封擎苍问道。

    “你觉得我会吗?她没有为难我就算好的了!现在哪里敢惹得起她?出门还有四个保镖贴身保护着,就连我想和她说两句体己的话都没有办法了。而且她根本就不愿意和我说话,好像我是她的仇人一样。你就老实说吧,是不是你在她的耳边嚼我舌根了。”

    “这是女人做的事情。”封擎苍强调自己是个男人,不会像女人一样婆婆妈妈i的。

    “不是我。我猜测是迟浩月。在没有离家之前,她并不是你今天见的这样。”封擎苍有些低哑的道。

    头也埋进了自己的双手里,将他的无力感都隐藏住。

    “迟浩月?那个恶魔?怎么可能是他,他根本就不认识小语。怎么能让她听他的话?”叶沛灵看不出封擎苍的态度,但是他却不像是敷衍她。

    却又无法相信封擎苍说的话,她想不透一个陌生人是怎么对裴诗语的。

    “她是怎么回来的?找了那么多天,又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你怎么不通知我们一声!若不是我今天恰巧去店里吃东西碰到她的话,你是不是打算一辈子都不告诉我们她回来的事情了?”

    “前天她才回来情绪和你一样非常的不稳定。而且这期间还发生了很多无法预料的事情,也耽搁了不少时间。我本想等她心情好一点了,再让你来家里陪陪她。”

    “陪不了,她现在都不理我。我觉得她变了,变得不像是我认识的裴诗语了。我有一些害怕。她今天看我的眼神也特别的不对劲。”

    “之前和你说过,她已经失忆的事情,你是忘了么?”封擎苍头疼的问道。

    在叶沛灵回国的时候就来他们家里找过,当时不是已经告诉叶沛灵这件事了吗?

    “额……”

    半天没有反应过来,叶沛灵陷入了自己的回忆之中。然后似是想起了什么,冲着封擎苍尴尬的一笑,有些非常不好意思的看向了别处。

    “一孕傻三年,这话不是没有道理。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让你坐下来冷静冷静再谈了?”

    “那个确实是,我这不是怀孕了,本来记性就不好。记个事情总是三两天就忘光了,而且我也不是故意忘记的。”尴尬的低头把玩自己的手指头,像是做错事情的小孩子一样,被封擎苍看得非常的不自在。

    “正好你来了,那我现在要和你说的也是这个事情,你现在要注意听,并且要记下来回去告诉顾墨。”

    “什么事?你说,我一定会一个字不漏的记下来的。”为了表现出她不是一个傻孕妇,叶沛灵也拿出了自己职业女性的姿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