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7章 有何不敢-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987章 有何不敢

    正是因为她四处张望了之后,她发现了一个长相英俊的男人,冷冷的站在角落里。离她却隔着两个人的距离。

    被这个女人看了许久,封擎苍忽然感觉到一阵恶寒,心中升起不妙的感觉。

    “我知道是谁摸我了。你也真是的,想怎么样直说好了,这里这么多人呢,干嘛要做这种小动作,让人多害臊啊!”

    那个女人忽然忸怩起来,娇羞的瞪了封擎苍一眼,嗲嗲的声音让人听了怪恶心的,一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沈喻清觉得有意思,封擎苍有没有摸这个女人,他是一清二楚的。这个女人却看着封擎苍说这话,不是摆明了说封擎苍就是无耻下流的咸猪手吗?

    就等着看封擎苍的笑话,沈喻清也不再说话。而封擎苍更加不可能说话了,这种人他从小到大见得太多太多了,他会理会才是傻子的行为。

    “哎呀,又摸我。真的是,太、太讨厌了拉!你这个死鬼!”那个女人见封擎苍不理会她,脸色爆红不说,此时她的屁股又被人打了一下,而且这一次的声音却还有一些大,动作也有一些大。

    却依然看不清楚是谁摸的她。

    封擎苍警告了沈喻清一眼,让他别做那么卑鄙的事情,不仅卑鄙还很无聊幼稚!

    “我说你够了吧,一直哎呀哎呀叫个不停的干嘛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被怎么了呢?!电梯里面的空间就这么丁点大,大家磕磕碰碰的难免会碰在一起,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一点见识都没有。快闭嘴吧。叫得难听死了!”

    “你才是呢!你这个没有礼貌的家伙!要不是你非要挤进来电梯也不会那么挤的,我也不好被人吃了豆腐!”显然这个女人被最后一个进来的女人给气得不轻,两个人马上就开启了激烈的嘴皮之战。

    “我可以为她作证,确实是有人摸了她的屁股。而且这个人是谁我也知道。”

    “不是吧?真的有啊?该不会是你摸的吧?”

    狭小的电梯,也因为沈喻清这一句话炸开了锅了。如果是不小心的碰到了的话,那可以理解,可是如果真的有咸猪手的话,那情况就不一样了。

    “是谁啊?到底谁那么无耻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做这么下流的事情,咱们一定要伸张正义抓住这个咸猪手!把他抓了让警察来处理。”

    这个人说了之后,沈喻清的眼神就开始不断的在人头之间游移,最后有意无意的看了封擎苍好几眼。众人也在他的有意指引之后找到了那个可能是真的咸猪手的人。

    “你?!真的是你吗?想不到是你!呜呜”

    被摸了的人表情夸张的捂着嘴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封擎苍,一脸的不可思议和伤心。封擎苍差点被这个女人做作的表情给恶心吐了。

    脚上微微用力,不小心就碰到了沈喻清的后脚窝上。沈喻清一时之间站不稳直接向前弯腰。

    而也正是因为他这一弯腰,他的脸就埋到了那个被摸了屁股的女人胸口上。

    “啊啊啊啊,疯子,流氓!你给我滚开了啦!太可恶了!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沈喻清被女人一巴掌给拍歪了脸。

    当他抬起头错愕的看着打她的女人的时候,其他的人的拳头都已经在源源不断的往他的身上招呼了。

    每个人的手上都不留情。当然电梯里面还有一个站如松,一动不动的人,那就是封擎苍。好像这个电梯里发生了什么都与他无关一样,他做的只有冷眼旁观,看别人疯疯癫癫,他一人清醒。

    “这个坏家伙,原来是他摸的你。还贼喊捉贼,差点就误会了好人了!”

    “可不是嘛!明明长得一表人才的样子,却做那么龌龊侵犯女性的事情!实在是太可恶了!打死他!”

    “对!打死他!往死里打!还有谁有空的赶紧报警,把这个人交给警察局的人来办理,好让他知道欺负女人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公共场合也敢那么嚣张,这小贼胆子也太大了!我看他不仅仅会猥亵妇女,估计手脚还不干净呢!大家赶紧看看自己身上的重要东西有没有丢的!”

    “对对对,赶紧看看,说的实在是太对了。要是丢了东西那可就惨了。”

    打也打了,骂也骂了,谁也不听沈喻清的喊冤。他见喊冤无人理会,根本就没有相信他,索性就只能承受这些人的狠手了,在他的身上招呼。为了不让自己的脸被打伤,沈喻清只能护住自己的脑袋,让他的脸不要被伤得太惨!

    “够了!都说了打人不打脸,我是被人推了一把才不小心碰到她的!真正摸她的人不是我!”沈喻清最终是忍无可忍的大喊了一声。

    “叮。”

    等所有人都打够了之后,一楼也到了。

    该走的人也都走了,还有几个人是没有太急的事情要去办的。

    封擎苍看到如此狼狈的沈喻清,不屑的笑了笑。留给他一个潇洒的背影也准备出了电梯离开。

    “封擎苍,你果然够狠!难过月儿不是你的对手,被你玩的团团转的也是她不够聪明!但是你别以为,我会就这样放过你!”

    沈喻清在封擎苍身后说出这些话的时候,也成功的让他停下了脚步。转过身,他蹲在沈喻清的身边。

    帮他拿下他头发上女人才会留下的纸巾,封擎苍恶心的在他的藏青色西装上擦了擦手。

    “你所做的事情,和沈水月做的如出一辙。让我不得不承认你们家族基因的强大。果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你敢不敢和我找一个地方好好谈谈,你和月儿之间的事情!如果你不敢的话,我不会相信你说的话!只要你不嫌麻烦,我就会一直找你,直到你愿意面对我,面对我们沈家为止!”

    “有何不敢?”

    “帅哥,你长得好帅啊。能不能给我签个名,或者摸我一下也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