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我离过婚又怎么了?-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00章 我离过婚又怎么了?

    “早啊!”裴施语走进办公室,礼貌性的跟早到的同事打招呼。

    “早啊。”

    和之前的冷淡不同,在座的都回应了,甚至还有人主动上来跟她搭话。

    “小裴,昨天你真是厉害,把汪莉她们怼得没话。你不知道,汪莉这个人最阴了。大方向不敢弄你,可最喜欢做些小动作,虽然不会伤筋动骨可就是让人恶心。”专门负责打杂的王大姐道。

    王姐就是闲人一个,之前也跟她说几句话。

    “我只是想要证明我的清白而已。”裴施语平静道。

    “哎哟,你就别谦虚了,我们的眼睛都不是瞎的。”王姐笑着拍她的肩膀,一副亲昵的样子。

    “你长得又漂亮,性格又好还有能力,不知道什么男人才能配上你哟。”

    裴施语笑笑,并未回应。

    “你有男朋友了吗?”王姐八卦道。

    裴施语不太喜欢和不怎么熟悉的人说起自己的私事,正想敷衍过去,王姐插口道:“看你这样子肯定没有!”

    裴施语不置可否,依然只是礼貌的笑笑。

    王姐一副我早就知道的模样,道:

    “你们现在这些小年轻啊,就是太不知道规划了!女人啊最重要的就是有个好归宿,你看你现在年纪也不小了吧?必须得找个对象了,我认识特多条件不错的,我给你介绍介绍呗!”

    “王姐,谢谢你的好意,我现在不想找男朋友。”

    “你看看你,这个态度就不对啦。女人比男人老得快,你现在不赶紧找个好对象,过了二十五岁之后就贬值了!连个二婚的都找不到了。”

    裴施语简直无语,她很少应付这种七大姑八大姨类型的人物,还真不知道怎么应付。

    “我现在只想把工作做好。”

    “你又不是男人,差不多就行了!女人啊,做得好不如嫁得好。我以前给一个比你还漂亮的女孩子介绍,她现在做了阔太太,班都不用上,想买买想玩玩,日子过得不知道有多潇洒哦。”

    “王姐,你又在胡扯什么呢。”向晓月走了进来。

    王姐看到她撇了撇嘴,嘟囔道:“我这是实话实说,怎么就胡扯了!你自己嫁不出去,还想拉着别人一起,心咋这么坏呢。”

    说完朝着裴施语道:“我们下次再说哈。”

    说完,就直接离开了。

    向晓月直接翻了个白眼。

    “别理她,她就是喜欢瞎做媒,介绍的人全都很一言难尽,突破自己的想象力那种。”向晓月朝着裴施语眨巴眼道。

    裴施语噗嗤笑了起来:“谢谢你给我解围。”

    向晓月摆了摆手:“这算什么啊。不过话说回来,咱们公司最乱的地方就数我们秘书处。尤其是上次大调整之后,搭建台子都能唱戏了。你要是想要学东西,就去找尤毅和云姐,其他人你就当不存在吧。”

    裴施语点了点头,十分感激。

    “听说你昨天怼了汪莉?”向晓月低声道。

    裴施语无语,这秘书处真是一点消息都藏不住啊!向晓月昨天都没有在公司,结果也知道了。

    就这么鸡毛蒜皮的事也被传来传去,大家也真是够闲的。

    “干得漂亮!”向晓月对她举起大拇指:“不过你要小心,这两个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很快,裴施语就体会到向晓月这话的含义。

    裴施语吃完午饭回到办公室,路过其他部门的办公室,就发现哪里不对劲。

    好像很多人都在盯着她看,窃窃私语着什么。

    原本她还以为是自己多疑,来到办公室,就发现很多人对她都投以意味深长的目光。

    她心底莫名,却没有兴趣去打探。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就开始进行工作。

    这时,周安安的微信过来了。

    “裴姐姐,公司里流传你离过婚。”

    裴施语看到这条信息,终于明白大家看她的眼神为什么不对劲了。

    这年头,离个婚至于这么大惊小怪吗?

    “我确实离过婚。”裴施语坦然道。

    这段婚姻虽然非常失败,但是毕竟经历过,就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啊!真的啊,一点都看不出!我还以为有人造谣呢。”

    裴施语往周安安的方向扫去,看到她露出震惊的表情。

    至于吗?

    “裴施语,你竟然隐瞒自己离过婚,也太无耻了吧!”陶悦走过来,故意拔高声音道。

    这让大家伙的目光都投了过来,里面充满了窥探。

    “格格,大清已经亡了。”裴施语送上一个白眼。

    陶悦怔了怔:“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现在是新社会,不讲究一个女人嫁出去生生世世都是那家的人。你乐意回到封建社会,别拉上我。”裴施语一副嫌弃的模样,好像碰上就会沾染晦气似的。

    陶悦被堵个正着,气恼道:“你别偷换概念!我明明说的是你故意隐瞒自己离婚的事。”

    “原来公司里有谁离婚就要在胸前挂个牌子的传统?抱歉,这个规矩我还真不知道。”

    “我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分明是你故意隐瞒,还在这甩锅!”

    “我的入职档案里写着离异,你们也是从那知道的吧。”裴施语顿了顿:“每一个员工的入职资料都是机密的,你是从哪里得的消息?不会是偷偷的去翻了资料吧?”

    “你才偷偷去看资料呢!”陶悦急忙辩解,完全没有想到裴施语在入职上光明正大的写了离异。

    她也是无意中知道裴施语离异的事,她有个闺蜜是乔家人。她昨天跟闺蜜抱怨办公室里有个讨厌鬼,闺蜜听到她说到裴施语的名字直接愣住了。

    也就无意中跟她吐出,这个裴施语曾经跟自家堂哥结过婚的事。不过他们是隐婚,所以没人知道,还叮嘱她千万不能传出去。

    她一听到隐婚两个字,眼睛都亮了,就想着今天过来怼裴施语,竟然敢故意隐瞒婚史!不知道心底在打什么小九九呢。

    等她戳穿了她,看到怎么办!

    没想到裴施语竟然没有隐瞒,在入职资料里写了这个信息!

    “你管我从哪里知道的!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所以,我离婚碍着你什么了?”裴施语冷哼,“你自己想要近水楼台攀龙附凤,别把别人也给带上,你稀罕的我没有半点兴趣!”

    “我——封总!”陶悦正想反驳,就被出现在门口的人给打断了。

    裴施语心底一凉,艰难的转过身,发现封擎苍一脸暗沉的站在门口。

    她刚才的话,被男人听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