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你本来就很美-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2章 你本来就很美

    “干什么……”

    裴施语内心有些崩溃。

    才一回家,刚把不多的行李放下,叶沛灵就把她拽了出来。

    “今天咱们要庆祝你的新人生,改头换面当然是第一项了。好歹今天咱们要去吃大餐诶!先给你拾掇拾掇!”

    a市,最有名的造型会所stk前,叶沛灵两手一抱,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你进去当然最好,不进去……我可就不客气了!”

    说着,她直接出人意料地把裴施语往前一推,她一个踉跄,便一头撞了进去。

    傻眼了。

    富丽堂皇,灯光明亮,就连那光滑的地板都像是镶嵌着金子。

    一看就是普通老百姓去不起的地方。

    才一进门,就有一群人哗啦啦就涌上来,围了上来,面带微笑,开始叽叽喳喳地说着什么。

    “小姐,您的发型……”

    “小姐,您的皮肤好像……”

    ……

    “林经理,麻烦带她做个全套,我买单啊!”

    叶沛灵显然对这里很熟,直接打了个响指,帮裴施语做了安排。

    “喂!”

    裴施语只来得及抗议了一声,却压根儿就没有拒绝和反应的机会,直接被被热情的服务人员们拉着,从整套spa开始,剪发、烫发……一应俱全!

    从下午到晚上……

    天都黑了!

    在裴施语快要饿得两眼发黑的时候,一切终于结束了。

    她踩着高跟鞋,摇摇晃晃地从试衣间里走出来,声音恍惚:“我这样子还行吗?”

    店内不少人都在等待,包括叶沛灵。

    在她走出来的那一瞬间,所有人都惊呆了——

    这还是刚才那个蔫蔫的女人吗?

    白色的细跟高跟鞋,勾勒出她脚踝最精致的线条;

    款式过时的浅紫色长裙,换了粉色的短裙,露出的两条长腿简直又白又直;

    原本上身死板的白衬衫,换了一件很清新的雪纺衬衫,露出了两条雪白的胳膊,简直谋杀人的眼球!

    原本不长不短的头发,经过了造型师的精心修剪,电烫的圆弧,更将那一张明艳的脸给括了起来。

    精致的妆容,一下将她的五官点亮。

    她整个人如同滴着露珠的百合花,清雅又带些俏皮。偏又带着淡淡的忧郁,更显得与众不同。

    之前的憔悴和黯然全都不见,整个人焕然一新。

    明眸顾盼之间,简直熠熠生辉!

    那是一种让人舒服的清新味道,在店中这些时尚嗅觉发达的女人眼中,简直就像是……

    从村妇到女神的大变身!

    “我的天哪……”

    叶沛灵都要惊呆了。

    前面就是一面巨大的镜子,裴施语看着镜中的自己,只觉得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

    是自己,却又不是那个陪在乔祁身边的自己。

    她不知道这妆容到底是好是坏,被他们这样直勾勾地看着,只觉得毛骨悚然。

    “是不是不太合适啊……我、我还是回去换掉吧。”

    她毕竟已经是结过婚的女人了啊。

    在乔祁身边的日子,她简直算得上是深居简出,哪里有这样打扮过?

    说不准……

    已经不适合了。

    念头这样一闪过,裴施语便转身就要回到试衣间,将自己那一身古板的行头重新拾掇起来。

    没想到,叶沛灵一把将她拽住,连忙道:“你疯了?换什么换!”

    “啊?”

    裴施语始终觉得不自在,一时有些没明白叶沛灵的意思。

    叶沛灵一看她这浑身拘束的样子,就忍不住有一种磨牙的冲动:乔家是个传统的家族,规矩特多,不喜欢女性太花枝招展。

    裴施语嫁进去那么多年,那保守,那死板,简直像是深居简出的老太太一样!

    如今好不容易打扮回来,叶沛灵哪里能让她再回到过去那日子里?

    这几年,她过的是什么日子,叶沛灵比谁都清楚。

    她果断地拉住裴施语,十分严肃地告诉她:“裴施语,你给我听清楚了,那个渣男你已经抛弃掉了。现在这个你才是最真实的你。你给我好好想清楚了,你以前是什么样子,在他身边又是什么鬼样?”

    “……”

    裴施语忽然没有说话,那一双清亮的眸子里,闪过一分黯然。

    叶沛灵心里疼得厉害:“你是离开了,可他们还看着你。他们越是不希望你好,你就越要活给他们看。女人嘛,总要知道打扮自己。”

    “你看看你,美人胚子一个,却不好好打扮,明明还没二十四,之前看上去比四十二还老,像什么?你这样是辜负老天爷给你的身材给你的脸,是会遭天谴的!”

    “把自己收拾好不一定是为了讨好别人,也可以是取悦自己啊,美美的自己心情也好啊。”

    叶沛灵叽里呱啦地说了一堆。

    裴施语听着,却是有些恍惚。

    不可否认,叶沛灵很对。

    她为了乔祁,为了迎合乔家的喜欢,摒弃了自己的爱好,年纪轻轻就以一副老古板的形象示人。

    她甚至知道,有人背后嘲讽地叫她“教导主任”。

    刻板,保守,土气。

    其实没有人知道,她每天穿上那些衣服的时候,都要在心里安慰一遍自己:没事,乔祁会喜欢的。

    可她错了。

    男人都是视觉性动物,谁不爱妖艳贱货?

    他们嘴里说的,和心里想的,完全不是一回事。

    裴绵绵的美丽和张扬,不就轻易的吸引了乔祁的注意吗?

    她忽然嘲讽地勾了唇角。

    叶沛灵说得对,以后要为自己而活,她也不过是才二十出头,哪里会不喜欢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她看着镜中的自己,打量了一下,忽然就露出笑容来:“你这样说,我忽然也觉得不错起来……”

    “这就对了!”

    叶沛灵见她想通了,很豪爽的在衣帽区挑走好几套衣裳。

    “还有这几套,你穿着都好看,通通都给我包起来。”

    裴施语无语了片刻,想要上前阻止:“不用这么多……”

    “这叫什么多啊,你以前那些衣服丑不说还沾了晦气,全都得换掉。”

    叶沛灵见裴施语还要说什么,又道:“况且你什么都没有带出来吧,多几套这几天也有换洗的。”

    “那你先帮我垫付,过一段时间我再还你。”她现在虽然不至于身无分文,却也好不到哪去,只能先记下。

    叶沛灵潇洒的摆摆手:“就当我送你的,为了庆祝新生活。”

    “你要这样我就不收了,别以为我没看到价格。”

    这些地方的衣服都非常贵,加在一起不是一笔小数目。

    “真是的,我们好姐妹一场送你几件衣服怎么了,姐姐我不差钱!”叶沛灵皱眉,有些不高兴。

    裴施语亲昵的拉住她的手:“我知道你是土豪,我以后还要仰仗你呢,不急这一次。”

    叶沛灵知道她自尊心强,要是坚持反而双方不自在,也就不再勉强:“那说好了,你今天全得听我的安排。”

    “好!我今天就把自己交给你了。”

    可等裴施语跟着叶沛灵来到预定的地方,整个人都愣住了。

    “你带我来这啊?”裴施语弱弱开口。

    叶沛灵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你这是什么表情,待家里待傻了,真以为所有酒吧都是那种乌烟瘴气的地方啊,我有那么不靠谱吗。”

    裴施语讨好的干笑:“哪能啊,只是没想到而已。”

    “反正不管你怎么想,你答应我今天都听我的安排,不管乐不乐意都得去。”

    说着,叶沛灵直接把她拉了进去。

    是酒吧,名字叫“白夜”。

    这个名字,只让裴施语想到了rb作家东野圭吾的《白夜行》。

    一个很有味道的名字。

    里面并没有裴施语想的那么混乱吵嚷,更像是极具格调的咖啡厅,让人看着很安心。

    “怎么样,这里还不错吧?”叶沛灵得意挑眉。

    “确实挺好,跟我想象的不一样。”

    “这是封少的地盘,谁都不敢在这惹事。所以今晚我们就算在这烂醉如泥,也不用担心被人占便宜。”

    封少。

    裴施语有些诧异起来:“这一位竟然还开酒吧?”

    这是一个对寻常人而言,遥不可及的名字,姓封的富豪有很多,权贵之家也不少,可整个a市能被称为封少的,只有一个人。

    封擎苍。

    别说是a市了,就是在国内也是风云人物。

    他年纪轻轻,却已经可以在商界叱咤风云。

    裴施语在乔家蝇营狗苟的时候,这一位已经登上过时代杂志的人物盘点,只是照片上只有一个背影。

    不过,就那一次,已经引得所有人震惊不已。

    封擎苍很年轻,很有手腕,吃遍黑白两道,可同时,他也是媒体的禁忌。

    从来没有人敢发布有关于他的负面消息,也从来没有人敢对他有更深入的报道,一切只是纸面上的文字。

    甚至,连一张照片都没有。

    那次国外媒体竟然发了一张背影,险些引发了一场地震。

    只是国内的媒体也就只能干看着:人家国外媒体天高皇帝远,逼格也高,他们还在国内,甚至还在a市,封擎苍动动手指就能碾死他们,哪里敢胡乱报道?

    所以,外界对他知之甚少。

    但这一点也不妨碍女人们每年对着财富榜上的排名发花痴。

    钻石级的单身汉,无数女人的梦中情人!

    对这个人,裴施语有着极为深刻的印象。

    乔家和封家也有合作,这一位封少的作风,一直为乔祁所欣赏。只是以乔祁的地位,怎么也搭不上封少,只能和底下的人接触。

    那个时候,乔祁时常在她耳边抱怨封少的高傲和神秘,眼里充满掩盖不住的羡慕。

    他是个很骄傲的人,极少会服谁,她因此记下了这个男人。

    只是没有想到……

    封少竟然也有一家酒吧?

    那样的人也会进出这种场所吧?还是单纯的家族产业?

    裴施语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比较高。

    叶沛灵也思考了一下,最后道:“大明星也开饭店嘛,哈哈,说不准封少也会来这里跟他的朋友们小聚一下呢?”

    裴施语知道她是开玩笑,只笑着摇了摇头。

    反正既然这是封少的地盘,自然不需要担心安全的问题了。

    她跟上了叶沛灵的脚步,走入了酒吧。

    那一瞬间,整个酒吧都安静了一刹那。

    端酒的侍者正好从她们身侧走过,直接一头撞上了前面的吧台……

    “哗啦……”

    酒杯酒盏碎了一地。